车头破损处露出了黄色油灰,这是一种在补漆的工序中才会用到的材料。 受访者供图

上牌途中一场意外的车辆事故,让陈先生发现提车不到10天的江铃全顺牌轻型客车竟补过油漆,他因此怀疑这辆所谓的新车实际是并不全新,甚至可能是一辆事故车。经过调查,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及经销商上海雄威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均称车辆在出厂、运输至4S店及储存在4S店等环节均无异常情况,陈先生也坚称提车后不曾对车辆擅自补漆。

直至昨日,这辆车究竟是何时何地、被何人补过漆等问题仍未查清,好在经销商和陈先生就解决方法已达成一致。

维修厂查看后称实为旧车

经过签署汽车销售合同、付完车辆钱款(除牌照)等流程,陈先生于今年5月23日自上海雄威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提到了一辆江铃全顺牌轻型客车。车辆合格证显示,该车制造日期为2013年5月11日,发证日期为5月15日,“经过检验,准予出厂”。

陈先生妻子告诉记者,提车之时发现车辆已行驶800多公里,咨询销售人员后被告知车辆从江铃位于江西南昌总部行驶至4S店确实需要这些里程数。陈先生妻子还说感觉新车的油漆不够亮,但“想想也就算了”。

陈先生告诉记者,5月31日他驾驶新车去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上牌时,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事故,导致新车左车灯一块区域出现凹陷与破损、保险杠脱落。更令陈先生难受的是,当他将车辆驶进上牌地点旁的维修厂后,维修人员查看车辆损坏状况后说“这车以前碰过的,是旧车”。

“我当时听到这么一说,立马联系了雄威浦东店的吴站长和销售经理江先生。我曾要求4S店派人来看但他们不肯,所以我将照片拍好后发给他们了”,陈先生说,在花费3500元将这辆未上牌、未维修的车运回至4S店时,已是6月1日约21点。

据悉,6月3日陈先生与4S店销售经理江先生当面沟通过。陈先生说,对于他退款、换同型号车、公开赔礼道歉的要求,4S店无法做到,“当天他说他只管卖车,会将我的诉求跟领导汇报,6月4日下午他打电话给我说,领导的意见是,打折维修。对此我肯定不能接受。”

4S店称“很可能真补过油漆” 但验车时一切正常

记者在4S店看到,陈先生所购车辆的左车灯区域确实有破损,破损地方露出了白色的铁皮。陈先生指着破损处的黄色物质称:“这就是补过油漆的证据!”对此4S店展厅销售经理江先生说,这是黄颜色的油灰,该车确实可能补过油漆。此外记者看到,左前轮胎上方的“Turbo CL”的logo上有疑似喷漆时被接触到的油漆印,据江先生经验分析,“一般是等全车油漆干透了以后才上logo”。

虽然江先生告诉记者,接到陈先生投诉时,店内相关领导也做过判断,觉得车辆或许真的存在问题,但异常并非发生在车辆交接至4S店后。

江先生说,这款江铃全顺轻型客车5月15日下午从江铃南昌总部通过师傅人工运输配送后,于5月17日凌晨抵达4S店。车辆抵达当天,4S店验车师傅在车辆洗干净的前提下,对车的外观(含油漆、玻璃)、轮胎、底盘、是否漏机油、三油三水进行检验,在确认无问题的基础上让厂商师傅返回。

根据江先生的说法,在新车匀速行驶的条件下,车辆从江铃总部出发至抵达4S店的时间是正常的,而他5月17日上班后也第一时间联系车主,但车主直至5月23日才提车。“提车当天也让陈先生的妻子签署了‘新车交车确认单’。至于她说油漆不亮,因为是普通油漆,非金属漆,跟小轿车那种不好比。”

记者进一步获悉,5月31日发生事故后,江先生也收到了陈先生发来的事故照片。“公司讨论下来,或是工厂工艺存在问题,或是真的补过油漆。我作为消费者的话,认为很可能是补过漆。但即便真是这样,也不是4S店的行为。”

江先生的理由如下:“如我们店补漆的话,油灰是银灰色的,而非如今的淡黄色;运车配送单上的时间流程正常,未有延误抵达4S店;验车完毕后我就给客户打电话,如果真要补漆,半天是干不了的;客户签字了交车确认单,这是客户看一样,我们勾一样的。”

江先生称事发后还找过4S店验车师傅:“按道理如果车有问题,师傅看得出来,但师傅说验车情况是正常的,才会收车。”而车主陈先生则“用人格担保”称,5月23日提车后至5月31日发生事故前没有自行补过漆。

厂商称车辆出厂、运输无异常 消费者最终得换新车

根据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区域负责人张先生6月8日上午的说法,他看过4S店发来的车辆事故照片,能确认车辆补过油漆,“那么厚的(油)灰”。张先生说:“目前工厂的质量部门在调查,能确定的是车辆在出厂前没有做过钣金处理,也没有返修。我们跟雄威也沟通过,车辆的油漆不是专业水平补出来的,能看出连面漆都没处理掉。而且我们工厂的灰和雄威的灰都不是黄色的。”记者采访中,张先生认同问题或出现在车辆出厂前、运输途中、4S店内、客户提车后这4个环节中的某一个,“但查起来有一定难度”。

张先生6月8日下午致电记者:“从目前来看,工厂这边和运输环节没有出现异常情况,当然我们也没有凭据去怀疑客户,因此这事情到底问题在哪还是一头雾水。在未弄清楚哪个环节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客户退货或换车的要求比较麻烦,我们能提供的是免费维修。”

记者昨日截稿前从陈先生处获悉,他昨天下午与4S店进行沟通后达成一致——4S店为他调换了一款新的全顺牌轻型客车,而他则为旧车上的被撞伤痕支付1万元费用。

延伸:遇此类问题消费者维权难度大

记者咨询上海盛联律师事务所徐游律师后了解到,此案的关键在于油漆是何时补上去的,因此如果有第三方权威机构有技术去根据油漆的干燥程度、附着程度去推测补漆行为是在车辆交付给消费者前还是后,问题处理起来会更有依据。希望找到权威机构。但记者致电国家级机动车产品权威检测机构——国家机动车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上海)暨上海机动车检测中心得知,要想让该中心提供服务,必须有法院的通知才可以。

徐律师表示,这样一来,消费者的维权难度更大。“车辆从4S店交付给消费者后,消费者是认可车辆不存在问题且签了字,因此交付后的风险转移到了消费者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