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立法能够拯救全民阅读“危机”吗?

“微信、手游大肆侵占了我们的阅读时间”“全民阅读还要立法要管谁?”“全民阅读关键在于转变教育方式”……

近两天,在贵阳举行的第24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全民阅读成为关注话题。

“全民微信”暗藏全民阅读“危机”?

“为一顿饭去点赞,为一条狗去点赞。很多年轻人每天为此花掉很多时间。”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在书博会上说,微信等社交工具大肆侵占了全民阅读时间。

龚曙光认为,从朋友圈里获得的资讯也许重要,但就独立思考而言,读书最能给人提供一个安静思考的入口和空间。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位负责人在与出版人士座谈时说,微信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他觉得很好,但是,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微信中标题党、段子、广告、谣言等内容变着花样出来,“往往同一个内容,过一段时间又转回来了”。

龚曙光认为,以“全民微信”为代表的碎片化、快餐式阅读流行的背后,暗藏着全民阅读的“危机”。“我们能用4个小时去逛朋友圈,何不用40分钟每天翻几页书?”“我们拥有5000年文明史和3000年出版史,却逐步成为世界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之一”。

全民阅读立法,要管谁?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贵阳召集了一次全民阅读立法调研会。据参与全民阅读立法起草的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介绍,早在2013年3月份,有相关部门就成立了立法工作小组,并在今年开展了多场立法调研。目前,起草稿已修改到第八稿,争取今年底完成起草并报国务院法制办。

调研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相关负责人还专门澄清部分人士对全民阅读立法的误解。这位负责人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国民阅读能力整体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全民阅读立法不是要强制谁要读多少书,读什么书,而是推动政府加强履行有利于全民阅读公共服务的职能,保障公民基本阅读权利。

云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刘水云认为,全民阅读立法应设立“强制性”条款,比如将推进全民阅读工作纳入各级政府考核,让各层面真正重视起来。

龚曙光认为,法律要肯定公民传承文明的个体责任,这也体现国家文明程度。“读书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而是作为国民应当接受的对文明传承的义务,就像履行纳税义务一样。”

“考生”式教育教不出“书生”

据了解,本届书博会主会场共设展位2395个,有800多家单位参展。但记者观察发现,以中高考、公务员考试及各类考试为主题的展位占据了不少空间。

不少受访人士表示,改善全民阅读,关键还是在于教育制度和教育方式。在幼升小、小升初、中高考“考生”式教育环境下培养不出“书生”。

刘水云认为,阅读在于习惯的养成,许多人“有钱有闲”后不一定会读书。他说,阅读能力的培养在义务教育阶段就必须发力,十六七岁是培养阅读习惯最重要的年纪。“倡导全民阅读关键是转变教育理念”。

日益更新和庞杂的游戏产业也给阅读带来冲击。记者采访了解,一些数字出版商在手游、电子阅读器上竞争激烈,对少儿市场早已“磨刀霍霍”。不少家长为孩子沉迷于手机游戏、网络游戏而着急。

龚曙光告诉记者,他的孩子高二时迷恋上网游,他甚至被逼拿菜刀威胁要剁掉孩子手指,还封存了家里电脑。龚曙光认为,孩子没有抵抗成瘾游戏的能力,家长未必有足够的可能性抵抗孩子成瘾。出版行业包括游戏出版要有一定规范,既合法又要合乎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