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防晒霜重金属雷区:利润空间大、违法成本低

时至盛夏,不少女性都会选择防晒护肤品作为日常抗击紫外线损伤的利器。无论是高密度投放的品牌广告,还是销售人员不断强调的神奇功效,都让人产生了一种“只有用了防晒霜才能真正安然无虞过夏天”的感觉。

然而,在了解更多相关信息后,不禁让人生疑:防晒产品真的如此“强大”吗?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防晒产品都可以被信任,其中重金属超标的老大难问题就首当其冲。

2013年初,日本最大化妆品集团资生堂旗下一批出口至中国的防晒产品被检出重金属镉,随即引发全国消费者的震动。还有近两年来,不少消费者由于使用了重金属超标的伪劣防晒霜而过敏就医的情况,也一再上演。

为何防晒产品中的重金属会屡屡超出警戒线?又还有多少被忽视的产品弊端有待揭开?

对此,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业商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杨志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总的来说,目前企业内控和监管标准都是很严的,但仍无法杜绝小企业的无良产品。根本原因是这里面利润空间实在太大,尤其一些带有美白功能的防晒产品,必须通过体现效果才会带来销量,于是厂商就大量添加汞等这些重金属促功效。”

劣质防晒霜:店主自己都不会去用

在大型商场的大牌护肤品门店外,有数以百计的不知名护肤品品牌隐匿在中国各级城市的小店之中。相较于顾客如织的商超渠道,角落小店往往是劣质防晒霜产品滋生的所在。

7月上旬的一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入位于上海市郊的一家轻纺小商品市场,市场专门辟出二十余个摊位销售各类护肤产品。由于夏季已至的缘故,美白防晒产品被摆在了最为显著的位置。

记者在其中一家商铺看到,这家店的防晒产品名称几乎闻所未闻,产品成分含量也极为简要,只是说明能有效防晒、保护成人肌肤。一瓶50毫升的防晒霜售价只有二三十元,远低于市场上所售品牌防晒霜的平均价格。

当被问及这些产品是否存在重金属风险时,这位方姓店主坦言:“大多数前来批发购买的店主最关心的是能否防晒,重金属危害之类的问题基本没多少人关心,更别说向消费者警示了。杂牌防晒霜产品若要全面清查重金属,基本要全数中招。”

“我们虽然做这个防晒霜生意,但自己都不会用这些产品的。不过因为价格这么便宜,销量还是相当稳定的。”

该店主还向本报记者表示,如今杂牌防晒产品产地相当分散,相对较为集中的地方在于浙江与广东两省的加工作坊。以浙江台州等地为例,在过去五年中,当地生产商确实也因为生产没有批次的伪劣防晒霜而多番遭遇工商部门的打击。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工商部门周期性的整风行动,这些被打击的实体小店,如今纷纷觅得更为隐蔽好赚的去处。在淘宝等知名B2C电商网店上,价格奇低的防晒产品也大行其道。

记者在网商轻松就可查询到如下信息:“coppertone水宝宝30毫升装防晒霜SPF50仅售9元”、“正品水美肌100毫升清爽防晒霜仅售9.5元”等等内容令人咋舌。如此大容量的防晒产品却如此低价,成本几乎与矿泉水无异。

重金属隐患频发:大牌也中招

事实上,低价劣质防晒霜已经多次暴露出的质量隐患,并呈现井喷之势。2014年上半年,南京当地的一位女性消费者花108元购买某品牌防晒霜后,脸部及手臂上均出现了红肿、瘙痒等不良反应,险些毁容。早前,同样因消费者涂抹防晒霜致过敏,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查处了假冒宝洁“玉兰油”多效修复防晒霜的商家。

“一些中小企业的防晒霜就不是铬超标这么简单了,可能是大量添加汞这类有害元素,或者连批号都作假。”杨志刚称。

他进一步表示:“所有带美白效果的产品都有添加汞的可能性。重金属汞的添加,纯粹是人为添加,因为汞化合物会破坏皮肤表层的酵素活动,使黑色素无法形成,所以能产生美白的效果。相较其他被爆出的重金属,汞对身体的影响更大。”

过去十年间,防晒护肤品、美妆产品重金属超标集中爆发过三轮,每一年都会有零星散落的厂家因监管部门抽检和消费者投诉而关门歇业,但危险成分超标的情况却始终未曾绝迹。

其中,高比例的不合格率与大品牌超标预警,成为防晒产品最大的风险特征。重金属超标问题,在大牌防晒品或美妆品牌中也屡有曝光。

2007年,广东省化妆品评价性抽检中,知名日化集团雅芳夏日之恋防晒保湿乳和妮维雅防晒润肤霜先后被爆质量不合格,随即相关产品在各地的销量应声下滑。

2013年,法国护肤品牌欧舒丹因部分产品铅含量超标,集团通过中国子公司进口的该批次杏仁紧肤磨砂膏产品被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销毁。

同年1月,资生堂遭国家质检总局通报,某批次资生堂热销防晒霜“安耐晒(Anessa)”因被检出重金属镉而被全部销毁。

为何屡禁不止?违法成本太低

如今一些厂商在被查出重金属超标后,辩解称“重金属超标量并不多,且防晒霜主要是在皮肤表层起遮盖作用,并不会被皮肤吸收,所以影响很有限”。但在一位化妆品业内人士看来,重金属被刻意弱化影响是厂家的利润驱动,本身存在着消费认知的误区。

以多番被曝光添加的重金属汞为例,如果长期使用此类产品,汞及其化合物可以穿过皮肤的屏障进入机体所有的器官和组织,对肾脏、肝脏和脾脏的伤害尤其剧烈。最终在破坏酶系统的活性后,或会造成震颤、记忆减退、易怒、视觉和听觉变化等汞中毒症状。

“重金属的危害正被越来越多人知晓,事实上如铅、汞这样的重金属,无论含量多少,都对人体产生相应的损害。重金属铅本身不具有防晒功能,产品中的铅离子只是中和了皮肤中的黑色素反应,使黑色素暂时有所淡化,让皮肤看起来更为白皙。”上述业内人士直言。“一旦停止使用了这些带重金属的产品,效果就可能有所反弹,甚至会引发一些肤质的消费者起过敏反应并加速皮肤老化。

既然危害严重、效果也不明显,为何防晒霜重金属超标的现象仍然屡禁不止?

杨志刚向记者表示,由于防晒霜主要起到遮盖的作用,厂家在制作成品时通常会把一些矿物的成分添加在里面。而矿物或者说原料里,一般也会混合着一些重金属元素,就会导致某些元素的超标。

但是,这些表面功效显著的重金属添加,并非不能被工业化去除。只是不少企业在安全性与利润的抉择之中,往往选择后者。“防晒霜用到的这些矿物,重金属其实都是这些原料中的杂质,要避免技术上难度很高,因而需要企业投入的成本也很大。”杨志刚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寻购批发防晒霜的名义联系了上海地区多名护肤产品代理商。其中一名专营本土防晒美白产品的顾先生告诉记者,防晒产品原料成本低,相较而言生产更容易。本土中小杂牌为了和海外大牌竞争,往往会掺杂更大剂量的重金属以刺激表面效果。

“中小型防晒产品往往是作坊式的小规模生产,违法风险比起知名产品要低得多。而这类产品的销量实则不容小觑,在广大三四线城市,消费者对于50元以下的防晒产品依赖度相当之高。”顾先生透露。

杨志刚向记者表示:“目前消费者自己真的很难识别防晒产品的真假差别,更不用说了解重金属是否超标了。这些指标都必须通过科学实验才能检测出来,因而消费者在购买防晒霜时的确存有风险的。不过,选择一些比较有保障的品牌还是相对安全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