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城际铁路的筹资困难惹人关注

□本报记者 李欣忆

7月9日,自贡,川南城际铁路再次在聚光灯下登场。川南城际铁路有限责任公司宣告成立,川南城际铁路项目正式进入实质运作阶段。

根据预可研报告,川南城际铁路的投资估算为290亿元左右。这笔钱从哪儿来?

从一开始,这条铁路就被资金问题困扰。曾经提出由地方资金和民资组成“纯地方版铁路”的设想,一旦成真将是全国首创。但实施起来,路也未走通。现在,又有人想出沿线开发、打造风情小城镇的新招,这,是能招来投资的妙招吗?

设想:铁总入股铁总:或出资,但迟迟没有明确态度

这条路,一边说要做“纯地方版铁路”,实际并未放弃对铁总入股的积极争取。如果有铁总加盟,将减轻资金压力和运营压力。

城际铁路建设转交给地方后,筹资,就成了理想能否变为现实的关键。请中国铁路总公司入股,是最容易想到的筹资办法。

川南城际铁路公司成立现场,大股东四川铁路投资产业集团董事长孙云的手,与自贡、泸州、内江、宜宾四市的出资者代表,紧紧握在一起。但现场并没有铁总代表的身影。

川南城际铁路曾率先提出组建“纯地方铁路公司”,作为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的创新样本,向社会资本开放试验田,一时间受到广泛关注。然而,省发改委铁路建设综合处处长曾义平却透露真实想法,“城际铁路建设初期根本不赚钱,本应国家来建。交给了地方,西部地区本来就穷,没有那么多钱,当然希望铁总能参股。”

事实上,四川一直没有放弃争取铁总的支持。曾义平说,川南城际铁路公司原定今年3月挂牌,正是“等待”铁总才一再延期。

但最后,铁总的资金却没有来。川南城际铁路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亿元,出资比例为:省铁投集团30%、自贡市22%、泸州市16%、内江市15%、宜宾市12%、四川路桥集团5%。

7月15日,孙云再次向记者证实:“铁总答应会入股,具体什么时候入股还没有定。”

铁总方面却始终不肯向媒体确认是否将入股川南城际铁路。

如果铁总入股,将宣告“纯地方版铁路”的探索流产,重新开启部省合作共建铁路的模式。

为什么铁总的支持如此重要?孙云解释:“铁总来之后,两大压力减轻不少。”第一是资金压力,铁总注入资金,或多或少是“输血”。第二是运营压力,川南城际铁路是主干网的补充,最终要上主干网,离不开铁总的支持。按照规划,川南城际铁路将在内江连接成渝高铁,在宜宾与成贵高铁相连。与国家高铁网连接后,客流将更有保障。

设想:引入民资民企:几个亿砸进去,像在长江里打蛋花汤

这条路,敞开大门向社会资本开放,但民企完全“不来气”。国欲退,民不进,美好的设想陷入尴尬。

地方拿不出那么多钱修铁路,引进民间资本也是好办法。

川南城际铁路的筹资目光锁定民资。去年10月,省上提出初步方案,以省铁投集团为依托,吸引社会资本和各级政府投资者,组建项目业主。省发改委副主任、省铁路建设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代永波当时表示:“社会资本越多越好。对外资也开放,不限制比例。”

然而,这条路走得并不顺。目前,游说到的投资方清一色全部为国有资本,无一民资进入。“哪怕是有点意向的,表示出兴趣的,一家都没有。”孙云说。

地方铁路建设是希望民间资本加入的,实际情况却是几乎没有民资愿意参与。川南城际铁路从去年8月就开始引资,民资反应冷淡的原因何在?

根据预可研报告,川南城际铁路长240公里,投资估算290亿元左右。“民资几个亿砸进去,像在长江里打蛋花汤,蛋花儿都看不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企负责人对记者说,“民企投资铁路肯定会算账,算回报,目前来看绝对是亏,哪个会投嘛?”

孙云证实了民企的担忧。他告诉记者,川南城际铁路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达到收支平衡。

企业不敢投资建设铁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投了钱也根本没有什么发言权。”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直言。“只见门打开,不见客进来。国欲退,民不进。”代永波认为,铁路收益分配机制、运价机制、结算机制复杂而不透明,这在很大程度上挡住了民资。

川南城际铁路公司的相关方案明确,现有的各股东可以将所持股权依法转让,这为民资的进入提供了可能。

设想:沿线开发风情小镇突围:以副业弥补主业,探路新型城镇化

这条路,如果将沿线的火车站及周边地区,打造成风情小城镇,打捆进行房产、商贸、物流等开发。这样的设计,能否吸引民资进入?

铁总入股悬而未决,引进民资暂时无望。川南城际铁路公司新近又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将沿线的火车站及周边地区,打造为风情小城镇。

孙云向记者讲述了10多年前他在国外考察时记忆深刻的画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小城镇,每个小城镇的中心就是火车站,周围是购物广场。”他还去过意大利一个名叫玛莲尼的小镇,整个小镇只有一个工厂,但是有产业带动,小镇非常富饶。这给了他灵感。“我们的火车站总是给人脏乱差的印象,只有单一的进出站功能,人只是经过,留不下来。”孙云说,川南城际铁路连接富庶的川南四城,穿过众多几万人口以上的小城镇,如果能把这些人流、物流带动起来,将是一个富矿。将川南城际铁路沿线的火车站及周边地区,打造成风情小城镇,再通过房产开发、商贸物流等,可以提高铁路建设对民资的吸引力,“一句话,就是要让民资进来。”

举个例子,川南城际铁路将经过自贡沿滩区,这里有1400年历史的仙市古镇。沿滩火车站的打造,就可以以仙市古镇为亮点,主打古镇风情牌。以前建火车站只规划100亩地,现在可能会规划上千亩地,以火车站为中心再造一个城。

这将是川南城际铁路引入民资的突破口吗?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赞成这一想法,他认为,政府推出吸引民资的铁路项目时,不应该光就铁路建设运营立项,可以兼顾仓储、物流等配套项目的开发。同时,按照土地利用规划和城市规划,也可以让入股公司优先享有对规划中铁路车站和线路周边用地的综合开发权、矿产资源特许经营权等。东边不亮西边亮,主业亏损副业补的局面,将最终推动铁路建设持续健康发展。

土地问题怎么解决?孙云介绍说,初步设想是用土地流转的办法来解决土地指标紧张的问题。农民将土地流转出来,一方面可以享受到安置房,另一方面以土地入股,可参与铁路的分红,还将就地解决他们的就业。“这不光是地方铁路的探索,也是为新型城镇化探路。”孙云在和相关市州探讨时发现,市州都有很多城镇化的规划愿景,但是没有财力实施,“我们可以来投资,来帮助建设城镇,但是投资的钱,你拿什么还给我?”以铁路沿线为依托,打造风情小城镇,把房产、旅游、商业都带动起来,以此回报投资商,或将是一条双赢的新路。

这个设想已准备付诸实施。省铁投集团已委托相关单位规划设计在川南城际铁路沿线打造风情小城镇的方案。“一旦成功,这在全国又将是首创。”孙云为这个想法兴奋。但他也深知,这个设想要实现,难度不小。各地政府是否支持,规划能否落实,还有一个又一个坎需要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