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商报特约撰稿 金敏华 文/图

本报日前报道了“深企邀日本设计大师隈研吾设计‘知·美术馆’,开馆首展由原研哉策展‘设计:为了爱犬,引起本地创意设计界人士浓厚兴趣:为什么原研哉“为犬建筑”项目十余年来一直被认为是个笑话,没有人愿意为这个项目出钱,但是黄仪嫱(Julia Y. Huang)第一次听说就“眼前一亮”,当即决定投资?如果将展览作为“产品”的话,这样一个豪华阵容的设计展为什么仅仅四站就已经接近盈亏平衡?深圳是否可能成为“为犬建筑”展的新一站?

被忽略的投资人

新津知·美术馆“设计:为了爱犬”展开幕当天,几乎所有人的视线无一例外地被原研哉和隈研吾所吸引,忽略了那位笑容可掬的白衣女子作为展览重要人物的出现。直到“为犬建筑”的Instagram官方站账号贴出她和原先生在成都新津的照片,才印证了笔者的预感。于是赶紧发邮件给她,黄仪嫱的礼貌、认真、思想活跃令人印象深刻。

据黄仪嫱自我介绍,她在日本出生长大,在台湾念大学,在美国念研究所后定居工作。因为念的是传播和管理,工作几年后,有机会自己开业建立了一家广告公司(Intertrend Communications),目前是全美最大的亚裔独资广告公司。八年前,他们从广告公司分出一个文化企业,叫Imprint Culture Lab,每年邀请像原先生这样的大师来演讲。从参加的人身上,她看到很多创意的东西,因为不是不动产、高科技,虽然投资额不大还是无法得到投资业界的青睐,她就发起建立了小小的专门投资创意的投资公司—Imprint Venture Lab, 不只是给钱而已,而是以合伙人与创办人的身份,一起卷袖工作来建立公司,这个做法得到了很多的共鸣。

黄仪嫱与原研哉认识十年有余,事缘原先生在纽约出版一本著作,黄仪嫱去看他,结果两人一见如故,迅速成为朋友。在黄仪嫱主导的Imprint Venture Lab支持下,原研哉酝酿十多年的“为犬建筑”项目终于圆梦。事实上,黄仪嫱“很喜欢狗,也对建筑感兴趣”,尽管刚开始,“我们不知道该先从网络上展开,还是直接制作模型出来,我们也不清楚哪些建筑师会参加,甚至不知道有没有建筑师会认真对待这个项目。有时候我跟原研哉也会意见不合,因为作为投资方,我需要从商业角度看待这个项目,必须想着怎样从中获取收益。但项目还是渐渐地开展起来了,这都因为原研哉对项目的清晰理念以及极强的处理事情的能力。”很多参与项目的建筑师和设计师投入到作品中的用心程度令黄仪嫱吃惊,“他们遇到问题都会竭力寻求解决办法。”

展览有无限的拓展可能

最初,原先生计划在米兰开展,但最终决定了在美国开展,“这一方面是因为黄仪嫱提供了办展资金,她希望在美国开展,另一方面也因为我觉得在美国开展,在将项目推向全球上,可能比在米兰对我们更有利。”

放手一试的结果是,为犬建筑展很快声名鹊起。有了第二站、第三站……“不时会有人问及这个‘狗’的主题能不能变成‘猫’或者是‘蛇’。原研哉的回答是有无限的可能去拓展这个项目,主题可以是‘为游泳的建筑’、‘为睡眠的建筑’或者是‘为自行车的建筑’。我觉得确实是这样,是时候好好思考一下了,因为‘为……建筑’这个形式延伸出无限的可能。”黄仪嫱称。

说到展览,黄仪嫱认为,“所有的作品都非常棒,因为每个人都很用心构思他们的作品。隈研吾的作品是很漂亮的工艺品。也许对狗狗来说那看起来像个‘恶魔’,因为它们一开始看到的时候都会觉得害怕并对着那件作品狂吠。但是熟悉之后就会乐在其中,有些狗狗一旦走进去之后就不打算出来了。看到狗狗面对不同作品时的表现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觉得那些作品让建筑师和狗狗都活跃起来了。”

这个展览跟黄仪嫱熟悉的广告领域很不一样,“在广告领域,必须马上作出决定,因为物品需要通过15秒或30秒时长的展示推销出去。但在建筑领域,可以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适应来掌握,这是建筑的魅力之一。在这个项目里,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狗狗一开始不适应那些作品,但看到主人那么感兴趣,它们也会主动尝试接触作品。这是因为狗狗是那种会因为主人开心而开心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