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牌入驻网店后,假货去哪了

对唐青来说,买A货没什么可丢人的,虽然以她的收入水平,买真货绰绰有余。但她就是不愿意花上几万块去专卖店精挑细选,倒是常常开着她的mini cooper跑到日坛路的一家小店里扫货。

财务出身的她把账算得很清楚,“如果是一样的东西,正品溢价过高,那我肯定选那个更实惠的。”

在微信流行以后,她买起东西来更方便了,店主每天都会把新到货和可能要有什么货的照片放在朋友圈里,她看上哪款,只需要等待店主淘宝店铺更新后,直接下单付款,“现在连油钱都省了。”

唐青买的A货价格并不低,一只Chanel2.55经典款小号,价格差不多在3000元左右,当然,相对于专柜价格,这仅仅是1/10。她已经对一些这行业的专业术语有些了解,卖家们描述的“原版皮”,是和专柜质量相差无几的一等货,从皮质到五金都是照着正品做的,唐青说,这样的货闻起来的皮香都和专柜里的一模一样。

但这种货极少,她曾在淘宝上以“原单”为关键词搜索过Chanel,Dior等大牌,产品多到数不胜数,但她是挑剔的顾客,知道原单不过是个搞笑的词汇,即使存在中国工厂代工的情况,奢侈品对于原材料的控制也是出了名的严苛,大多数剩余边角料品牌是要回收的,即使真的有一些皮质与五金剩余,恐怕也不够制作几只包。

唐青信赖自己的这个卖家,因为对方会诚实告诉她,原版皮和1:1仿真货的区别。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中国到底有多少这种做“奢侈品复刻”生意的卖家,但据说,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有这样一个人。唐青开玩笑说,也许这个产业链规模比正品还要大呢。

不过,过去大张旗鼓卖假货的店主如今正变得低调起来,大概一年前,当她在淘宝以品牌名称搜索产品时,发现,淘宝一夜之间变成了“正品网站”,所有商品都自带正品代购的说明。她请教了她认识的淘宝店主,才发现原来以前浏览的淘宝卖家都对产品换了描述,例如Burberry改为B家,Dior则是D家,对于那些依靠淘宝搜索来购买A货的人,淘宝似乎一夜之间买不到假货了。但曾经,这里是贩卖假货的重灾区。

淘宝贩卖假货的恶名曾远扬海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经一直将淘宝贴上了“恶名市场名单”,直到去年才从这个名单上下榜。

而如今,淘宝正在积极配合奢侈品牌打击假货,拦截唐青这样的消费者。去年10月,路易·威登和淘宝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主要目的就在于联手打击A货,在这一备忘录签署之前,路易·威登在淘宝假货几近泛滥成灾,产品多在千元左右,与品牌实际定价相差甚远。

天猫商城同样积极地对旗下网店进行清理,在天猫2007年刚开始创建时,普通店家只需要每月交200元租金即可进驻天猫商城,后来天猫提高了门槛,要求提高到支付1万元保证金,并且能提供15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但是只要卖家可以借到营业执照,进入天猫也不是难事。

但从前年开始,面对京东、1号店等垂直电商的崛起,淘宝将天猫入驻的门槛进一步提高,改为了邀请式招商,并将押金、保证金和技术服务年费标准大幅提高,其中包括:3万或6万两档年费;品牌旗舰店、专卖店带TM商标的10万,全为R商标的5万;TM专营店15万,R专营店10万;保证金总额整体更高。开始严控品牌数量,这种提高门槛的效果立竿见影,虽然将许多中小企业挤出游戏局外,但却吸引了品牌的关注。从2012年开始,每年双十一的疯狂购物,绝大多数贡献都来自于知名品牌的贡献。

引起最大关注的新闻来自于今年4月份Burberry进驻天猫商城,在此之前的雅诗兰黛等美容品牌已经开了一个一线品牌与天猫合作的先河,但Burberry却是第一个真正意义的顶级奢侈品牌。在Burberry天猫商城首页,Burberry使用了品牌一贯的色调,对品牌故事有详细介绍,也包含了其在4月份在上海举行的时装大秀视频,单品售价万元起,应该是在淘宝上最昂贵的服饰类品牌了。

不过从销售数据来看,Burberry却得意不起来,在话题关注度最高的开店前18天仅售132件商品,其中还包含32件被顾客无条件退货,这一退货率高达26.4%,相比天猫同类商品退货率,竟然高出了7.21%!而独家定制款更是没有任何销售业绩。之所以退货率如此之高,人们的猜测很多,有人是因为不了解英国品牌尺码买错了,还有一些则是因为有网友支招让人们钻免费退货的空子,“花几千块钱买回家拍完照装X再花几十块退回去,既能炫富又能省钱,why not?”而对于那些依靠制造假货的商贩来说,免费退货更省去了过去购买真品的钱。

看上去人们已经习惯了价廉的互联网世界,对高价网购奢侈品仍持观望态度,特别是在没有价格优势的情况下。但是业界人们却认为,Burberry进入天猫,可不是真正抱着卖货的产品来的,Burberry亚太区首席执行官PascalPerrier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在2013财年其大约30%的总零售和批发收入来自于中国消费者,即使没有天猫,中国的表现也足够抢眼。其员工私下透露,Burberry进入天猫,其目标并不在于真正做销售,而是通过自己正规品牌的身份清理掉假货和代购商。

跟随大牌步伐的还包括了意大利若干时尚企业,6月份,阿里巴巴和意大利经济发展部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包括Braccialini这样的顶级意大利男装品牌也有可能进驻天猫商城。很明显,即使2011年COACH关闭了其天猫旗舰店,但和阿里巴巴进行合作仍被许多被仿冒严重的品牌所看重。

在Burberry之后,无论是唐青还是又又,都感觉到了淘宝在清理假货上变得更严格了。又又知道,即使有些卖家号称代购,但卖的也是假货。对有些卖家来说,为商品起名代购只是众多规避风险方法的一种,但更多的人选择不写名字,只以“*家”简称。

站在卖家的角度,又又觉得如今的淘宝对假货的容忍度已经越来越低,“淘宝现在后台监控很严的,如果我们打出全名,后台不会让货品上架的。当然,如果信誉度高的店家会管得松一些,你们也知道,淘宝信誉度是可以用钱刷出来的,不过一旦被发现,罚满一定分数后就要被停业整顿了。”

好在有微博与微信朋友圈这两种社交工具,特别是后者,以独特的私密性,为这种制假贩假提供了天然的屏障。又又坦诚地说,如今的生意,更多的还是依靠朋友口口相传,“我们是靠口碑来进行营销的。”而对唐青这种资深买家来说,淘宝买不到,“没办法,那以后我就还是开车跑一趟日坛吧。包嘛,总要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