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司令

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

这种鸡尾酒是20世纪初调酒师Ngiam Tong Boon在新加坡莱佛士酒店的Long酒吧工作时发明的。这种红色的甜味为主的酒是由菠萝汁、杜松子酒、君度甜酒和其他成分调制而成。

在新加坡莱佛士酒店的Long酒吧,游客可以坐在殖民地时期的酒吧吧台上边吃花生米,边在光滑的吧台上投掷贝壳来享受这样的鸡尾酒。

马提尼酒

马提尼酒(Martini)

这种极富盛名的酒是在美国发明的,通过传统的方法用金酒、干苦艾酒和点缀其上的橄榄调制而成,它的声名远扬恐怕要感谢伊恩弗莱明笔下的詹姆士-邦德,从而在鸡尾酒中获得了不可撼动的经典地位。

纽约市的地标建筑阿尔冈昆酒店(Algonquin Hotel)提供世界上最昂贵的马提尼酒。

这种1000美元的马提尼酒严格意义上讲是专供那些有钱人和疯狂的人享用的。那里的马提尼酒还算是常规的马提尼酒,只是将点缀的橄榄换成了半克拉的钻石。如果你去那里,一定要看看纽约最老的调酒师Hoy Wong。最近的消息是他已经94岁了还在那里为游客调制饮品。

 

ThePi-a Colada

ThePi-a Colada

传说这种酒是加勒比希尔顿的调酒师Ramón“Monchito” Romero经过三个月的试验发明的。原始的酿造配方包括白朗姆酒、菠萝汁和奶油椰子汁。波多黎各政府在1978年向世界宣布这是波多黎各的国酒以显示其在发明这种酒上的贡献。

在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的加勒比希尔顿酒店的绿洲酒吧,那里有逝去的50年的古典魅力以及别致的好时光,那里是Pi-a Colada的发源地。

冻唇蜜酒

冻唇蜜酒(The Daiquiri)

不输波多黎各,古巴也有自己的甜味鸡尾酒。和其他富有传奇色彩的鸡尾酒一样,冻唇蜜酒的起源也充满争论,并且笼罩着神话般的的奇幻色彩。一种说法是在20世纪一些在圣地亚哥工作的美国矿业工程师发明了这种酒,虽然由朗姆酒、柠檬汁和糖浆构成的配方似乎在18世纪就已经存在。肯尼迪和海明威都是这种特殊的烈酒的挚爱者。

到发源地古巴的El Floradita酒吧去品尝经典的冻唇蜜酒吧。曾经海明威常在此处徘徊,如今这座酒吧仍然提供冻唇蜜酒,而且多了一个身边放着一本书、倚在吧台上的海明威的青铜塑像。

 

清酒

清酒(Sake)

清酒,也叫米酒,是日本的国酒。它有着多重等级、丰富的口味并且它的起源极富色彩。也许很多到日本的游客本认为到东京会喝到一杯热热的清酒(特别是在寒冷的夜晚),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喝高档清酒会让人感到寒冷。清酒的网站有一系列简洁但全面的针对不同类型的清酒的说明。

有趣的是,清酒少了年青一代的热爱,但shōchū(从谷物和地瓜中蒸馏出的白酒)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