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潜在水源地”锑超标 苏州吴江印染企业停、限产

“太浦河”,因连接太湖与黄浦江而得名。这条西起东太湖之滨苏州市吴江区、东与西泖河相接而入上海市境的河流,被认为系上海境内黄浦江上游水源地水质最好的区域。在经历了“金山水污染”、“黄浦江死猪”事件之后,在太浦河开辟新的水源湖,已被视为解决上海饮水之困的可行方案之一。

不过,流经江、浙、沪3省市15个乡镇的太浦河,在抵御沿途两岸众多工业企业污染的路上,仍面临着诸多难题。

据记者了解,这一次,太浦河面对的是外界鲜有听闻的“锑元素”含量超标。

吴江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提供的数字显示,7月12日,浙江方面通报于饮用水源地水样中检测出锑含量5.02微克/升,略高于限量标准5微克/升。

随后,在尚无法完全确定锑元素来源,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手段解决问题之时,吴江当地只能暂时对印染企业停产、限产,以减少废水排放量来达成降低浓度的目的。

“7月18日通知全面停产,7月24日通知限产50%,至于何时才能恢复全部产能,目前还不得而知。”8月4日,有位于苏州市吴江区的印染企业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有行业专家认为,治理太浦河水质,既需江、浙、沪三地联防联控,保证省界水质达到标准,也需要鼓励纺织业上下游企业研究降低锑元素含量的方法和工艺。

印染企业遭停产、限产

*ST新民(5.83, 0.04, 0.69%) (002127,SZ)7月22日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苏州新民印染有限公司接到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的吴政办 【2014】112号《关于对全区涉锑企业实施停产的通知》,由于近期江浙断面水质出现波动,部分指标出现异常,为全力确保下游饮用水安全,按省应急处置小组相关工作要求,决定即日起对全区印染企业实施暂时停产措施。

吴江区环保局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事件起源于7月12日。当日,该局接到通报,称太浦河下游的浙江于饮用水水源地水样中检测出锑含量为5.02微克/升,“限量应在5微克/升以下。”该负责人称。

根据国家标准委和卫生部联合发布的 《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锑元素含量应为5微克/升以下。此外,根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特定项目标准限值》,锑含量也应低于5微克/升。

有要求匿名的专家向记者介绍,7月13日至17日,太浦河饮用水源地相继检测到锑含量升至5.09微克~5.96微克/升,实地检测中,进入集中污水处理厂时锑含量为210微克/升,出水时含量为80微克/升。但此说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不可能有这么高,这应该不是水源地数字。”上述吴江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另外,检测数字也可能受到仪器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接到通报后,吴江区随即成立了包括环保、水利等部门的工作小组,对污染来源展开排查。“7月13日,我们就召集了纺丝、织布、印染和涂层等企业的专业技术人员开了一个座谈会。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生产过程中有没有使用锑,二是有没有排放锑。”

由于暂时无法拿出立竿见影的办法来降低废水中的锑含量,吴江区最终采取了被不少当地印染企业称为“一刀切”的方法:停产、限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到的文件显示,吴江区政府办公室于7月18日发出通知,称“由于近期江浙断面水质出现波动,部分指标出现异常,为全力确保下游饮用水安全,按省应急处置小组相关工作要求,现决定,于即日起对全区印染企业实施暂时停产措施”。同时,江苏省环保厅、苏州市环保局、吴江区环保局监察人员还将“逐家检查,一经发现有擅自生产的企业,将依法对其法人代表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并对所在辖区的行政负责人实施问责”。

《吴江日报》的报道称,当地“很多企业订单没有完成,就被强制关停了”。

下游的嘉善县环保局也在同日发出 《关于责令全县喷水织机企业(户)实施停产的紧急通知》,称近期该县交界断面水质部分指标出现异常。经调查,确定与喷水织机行业废水有关,为了确保交界断面水质好转,按照上级紧急通知要求,责令相关公司立即停止生产。

至7月24日,吴江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又下发了吴政办 【2014】115号《关于对全区涉锑企业有条件恢复生产的通知》,称针对当前水质稳定趋好的态势,结合专家论证和企业呼声,经研究,并向上级部门报备,现决定对涉锑企业有条件地恢复生产,对全区涉锑企业按50%产能恢复生产,可以采取开二停二的轮产措施,具体轮产限产方案由各区镇自行制定,并报区环保局备案。

*ST新民称,新民印染会从7月24日中午12时起恢复50%产能,后续将根据相关主管部门的通知确定恢复全面生产的时间。*ST新民同时表示,鉴于目前尚无法确定恢复全面生产的具体时间,此次停产对公司2014年度业绩的影响情况尚无法预测。该公司亦并未回复记者询问详细情况的采访要求。

各方显然对于锑污染了解并不多。“我们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吴江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样表示。

其中的原因之一或许在于标准的缺失,根据《纺织染整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在对纺织染整工业企业或生产设施水污染物排放限值、监测和监控的要求中,并未涉及锑元素检测。当地在对企业及污水处理厂排放的废水中,也未对锑含量进行检测。“我们认为印染环节中并不产生锑,这事应该从源头上解决,而不是仅仅对染厂限产。”王超认为。

“另一方面,也可能和前期夏季本地降雨量较少,太浦河水位相对较低有关,浓度自然就高了。”有吴江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认为。

地区经济影响或将显现

显然,停产、限产措施对本就景况不佳的印染企业而言,算不上利好消息。

*ST新民于2013年年报中称,随着全社会环保意识的增强、国家以及地方节能环保政策越来越严格具体、国家排放标准进一步提高,社会层面的舆论和国际环保组织的压力不断增加,印染业正面对着巨大的压力。

当地一印染企业负责人王超(化名)告诉记者,一般来说,6、7、8月份为行业淡季,限产对企业影响不大,“但今年7月的接单相对往年突然多了,所以限产影响还是很大,目前至少要延迟一个星期,有些老客户的单子我们还能接,有些比较小的订单、或者不熟悉的客户我们根本就不敢接了。”

王超告诉记者:“虽然限产50%,一半的工人不能上班,但工人的工资还是照发,这也是很大一笔成本。听说有些规模比较小的染厂,打算开始向客户收取加急费,这样一来,对于下单的企业来说,又损失了不少利润。”

吴江一纺织企业负责人李玉(化名)告诉记者:“织造也会产生锑,织造和染色环节停产,基本相当于整个产业链停顿。而且限产以后,订单出货时间都挤到一起,必然导致订单延误和客户转移,原本能够按时完成的订单现在无法交付,客户也显然不可能接受一个既要延期交付又还要涨价的供应商。还有一些是国外客户,更涉及到空运的问题,损失非常大。”

吴江区盛泽镇建设和环境保护局副局长宋雄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了复工条件,其中之一是所有复工的企业必须做到污水中锑的纳管排放浓度小于0.1毫克/升(即100微克/升),污水厂排出去的浓度限值是0.05毫克/升,此外还要把印染生产环节中可能会产生锑排放超标的高浓度环节分解出来,单独处理。

印染企业遭限产对吴江乃至苏州地区经济的影响,也将逐步显现。有券商曾于研究报告中透露,目前江苏地区印染企业产量占全国约9%,其中吴江地区近30亿米,在江苏占比60%,在全国占比5.5%。对吴江区而言,作为当地的两大千亿级产业之一,丝绸纺织行业于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吴江区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3850亿元,增长1.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产值3090.55亿元,增长1.0%,而其中丝绸纺织产业就实现产值976.44亿元。

江浙沪联动机制现雏形

“此前,纺织行业和助剂行业曾面临‘壬基酚事件’,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如今又面临锑含量超标的情形,对这类污染事件如何应对,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程序。”有行业专家认为。

吴江地处江苏“南大门”,与浙江紧密相连,自2001年江浙交界地区发生水污染纠纷和水事矛盾之后,吴江即全方位加强了对地区水环境的综合整治。例如与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两地政府即定期召开治污联席会议,确定了“联合监督、联合办公”的工作机制。

2012年,双方又共同建立省级边界环境联合交叉执法工作机制,在发生跨界污染纠纷和环境污染事故时,两地首先做好本辖区内的调查工作和应急处置工作,并及时向对方通报有关情况,同时组织开展交叉联合执法,共同开展相关调查和应急处置工作,对环境违法企业按属地管理原则立案查处,并通报处理结果。

此次在浙江方面检测出锑含量超标,迅速通报,江浙两地联动反应的做法,即被认为是得益于上述联席会议制度、水环境污染预警机制和应急管理体系。

另外,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囊括江、浙、沪三地的环境联动机制也正在形成。

吴江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青浦、嘉善、吴江三地环境联防联控联动工作实施方案》已发布征求意见稿。这份实施方案将以“保障太浦河水环境安全”为重点,原则上把太浦河沿岸两边纵深5公里区域作为联合防控区域,“通过建立三地跨省界区域环境监管、污染防治、应急处置联动工作机制”,以此“加大对跨省界区域环境污染隐患的排查整治力度,严厉打击各种环境违法行为”。

根据应急监测联动机制,当一方区域内发生环境突发事件并有影响另一方区域环境安全的趋势时 (如太浦河水源地水质安全受到影响),应第一时间向另一方发出事故预警,并启动联合监测方案,及时通报监测结果。

对于下游的上海,青浦区太浦河省界断面水质自动站也已于日前通过验收。该水质自动站可通过对太浦河饮用水源地上游来水水质的实时连续监测和远程监控,及时监控上游来水水质变化,预警预报重大或流域性水质污染事故,解决跨行政区域的水污染事故纠纷。同时配合水文监测,对江浙来水的主要污染物通量进行实时监测,为污染物总量控制提供科学依据。

《《《

记者观察

印染行业治理风暴倒逼产业升级

每经记者 孙嘉夏 发自上海

印染、造纸企业被视为威胁浙江水资源安全的主要污染源,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当前,江浙一带掀起了一轮针对印染等行业的环保风暴。

7月18日,吴江发布通知,所有印染企业全部关停,在关停一周后才允许有条件复工。

在浙江印染行业重地之一的萧山,截至7月17日,全区63家印染企业中已确定取缔、淘汰、关停和退二进三的就有12家,有1家放弃整治的企业于6月底关停。至此,萧山区印染整治企业已缩减至50家。“COD(化学需氧量)排放达不到200毫克/升以下,印染类企业必须停产整治。”萧山区环保局工作人员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

在另一印染重地绍兴柯桥,当地印染企业212家中,除停产整治的6家,还有80家企业因超排被限产。

在浙江当地政府部门看来,对于目前正在实施的“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的“五水共治”工程中,如能抓好产业升级工作,无疑会是事半功倍的一步。

柯桥宏福印花有限公司负责人也表示,公司为了生存下去,正在进行技改,预计投入上千万元。

在记者拿到的《青浦、嘉善、吴江三地环境联防联控联动工作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中也提到,将实行环境优先政策,综合运用政策、法律法规、行政、经济、技术等手段,促进产业结构优化调整、淘汰落后产能、严控“两高一资”项目,从源头控制污染。

有环保行业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印染行业而言,应借此契机查明真相,以此从源头上控制并解决问题,为印染行业“提标升级”服务,并且组织制定地方规范,限定印染厂和集中污水处理厂锑含量的排放限值,保证省界达到标准。对于吴江当地的印染企业,目前的情况下则可给予一定时间的缓冲期,政府应鼓励和支持研究印染厂、污水处理厂处理锑的方法、工艺,并进行试点和全面推广,缓冲期满后,则严格依照地方规范限制来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