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微博)记者 饶颖 徐剑潇 摄影记者 鲍泰良

推销套路

电视上播出中科茶黄金戒烟产品广告

烟民拨打400开头的订购热线购买

使用后,感觉效果不太理想,身上开始出现红疹

自称“中国科学院赵保路教授”的人来电“指导用药”,建议购买者加大戒烟产品的使用量

自称“赵保路教授”的人称,购买者已经被评为“戒烟形象大使”,择日举办演讲或义诊时,将退还以往购买产品的花销

市民不断购买产品,越陷越深……

“三个月断瘾”

宣传说 中科茶黄金的广告称,可抑制大脑神经对尼古丁的依赖,三个月断瘾,效果非常好。

实际是 龙武江从去年6月底开始使用,到目前,不但没能戒烟,服药后身上多处出现红疹。

“中科院教授赵保路”

宣传说 广告称该戒烟产品为中国科学院赵保路教授发明,该产品的外包装盒上还有赵保路的头像和国际发明专利等字样。有人给他打电话,自称是赵保路教授,如果按他的指导服用“药品”,绝对有效。对于中科院教授这样的名头,龙武江深为信任。

实际是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总务处汪姓工作人员称,赵保路此前确实是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研究员,这个身份不是终身的,如果还要使用,应该加上“退休”二字。

中科院不仅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相关通告,以证明中科院与中科茶黄金没有任何关系之外,还向中科茶黄金方面发了律师函,而中科茶黄金方面也承诺更正。

“戒烟模范病例,可全额退款”

宣传说 电话中,“赵保路”告诉龙武江,2013年9月27日,他们将在成都市举行全国控烟研讨会并进行义诊,到时候,可以让龙武江担任戒烟模范病例,在会上现身说法。届时,龙武江此前购买“药品”的所有费用,可以全部报销。

实际是 会议并没有如期召开,在去年9月27日之前,对方打电话过来表示,邀请的各界人士、专家来不了,延期举行。去年10月初,自称是赵保路的助理小王称,会议还得延后。为了最后的全部报销、全额退款,龙武江又陆续买下了几万元的“药品”。

近日,成都一名老烟民向成都商报反映:他通过电视购物节目看到了中科茶黄金戒烟产品,于是拨打订购电话踏上“戒烟”之路,没想到从此深陷陷阱。截至目前,他前后购买了30万元的戒烟产品,而对方提出让他担任戒烟模范病例并全额退款、全部报销的承诺,成了泡影;他不仅没有戒掉烟瘾,反倒因此大病一场,精神几近崩溃……

让他身陷其中花钱如流水的,是对方推销中,不断提及的“中科院教授”这个让他无法抗拒的头衔。

外包装上有“中科院教授”头像

63岁的龙武江家住万年场,据他称,他10多岁就开始抽烟,40多岁时,每天要抽两三包。到近年来,由于身体抱恙,医生一直建议戒烟。

2013年6月底的一天,他通过电视购物栏目看到了一个戒烟广告,介绍一种名为“赵保路-中科茶黄金”的戒烟产品。广告称该产品为中国科学院赵保路教授发明,三个月断瘾,效果非常好。

龙武江记下了广告中一个400开头的电话,并打去电话咨询。他先后购买了两次产品,都是对方通过快递公司送上门,货款交由快递员。两次费用分别为1680元和2260元。

他购买到的中科茶黄金为一种胶囊产品,并且配有烟嘴。想抽烟时,就将胶囊放进烟嘴中,然后通过这种烟嘴吸烟。该产品介绍称,中科茶黄金采用纯天然绿茶为主要原料,富含茶氨酸、茶多酚等有效物质,随烟雾进入体内,可抑制大脑神经对尼古丁的依赖,从根源上使烟瘾得到控制。该产品的外包装盒上还有赵保路的头像和国际发明专利等字样。

但用完后,龙武江感觉没有什么效果。在与韩姓主任对话时,对方表示,可以找专家、教授对他进行专门的“指导用药”。

“中科院教授”电话指导 越买越多

龙武江称,接下来,有人用手机号码18610148×××给他打电话,对方自称是赵保路教授,如果按他的指导服用“药品”,绝对有效。

对于中科院教授这样的名头,龙武江深为信任。按照对方的指导要求,他又购买了好几次产品。这些产品除前述中科茶黄金,还有一种名为中科尚品Ⅱ型。这些产品同样是快递上门,见货付款。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些快递单据上的货款,从五六千元到一两万元不等。如此大额的付款,龙武江难道完全没起疑心?

对此,龙武江称,“赵保路”在指导他“用药”的过程中,告诉他,2013年9月27日,他们将在成都市举行全国控烟研讨会并进行义诊,到时候,可以让龙武江担任戒烟模范病例,在会上现身说法。届时,龙武江此前购买“药品”的所有费用,可以全部报销。

龙武江承认:“他们设了一个套,把我完全圈进去了。”当然,他是后来才醒悟过来。但当时在对方的这套说辞下,在“赵保路”的亲自指导下,他前后购买了16万元的“药品”。

然而会议并没有如期召开,在去年9月27日之前,对方打电话过来表示,要到国庆节了,邀请的各界人士、专家来不了,因此会议延期到去年10月18日举行,并承诺届时绝对一次性解决。

龙武江告诉对方,到目前,他不但没能戒烟,服药后身上多处出现红疹。对方则表示,需继续买药服用。他于是又购买了两万元的药品。

当不上模范病例,也不全额退款了

去年10月初,就在龙武江期待会议召开之时,有人自称是赵保路的助理小王给他打来电话,称赵保路生病住院了,因此会议还得延后。而为了这次延后召开的会议,龙还得买一次“药”。龙武江无奈之下,又掏了4.5万元。随后助理小王“失联”。18610148×××这一手机号码又发来一条短消息,称这次王院长出面解决。随后,一位自称名叫王守东院长的男子给龙武江打来电话,只要他将药补齐,将给他一个满意的交待。龙武江对此已经颇有些怨言和质疑,但为了最后的全部报销、全额退款,他又陆续买下了几万元的“药品”。到去年11月1日,龙武江已经购买了27万多元的“药品”。

然而,这个药似乎永远也补不齐。因为随后王院长打来电话表示,由于此前龙武江已有怨言和质疑,散布他们的戒烟药品是骗人等说法,因此严重破坏了中科院的名义,甚至在“国务院控烟办”留下了不良信息档案。他们正在努力为龙武江消除这一不良信息档案,为此他必须支付2.5万元。

仍然不可能完事。因为王院长又说了,要彻底消除不良信息档案,档案上必须贴上封条,因此龙武江需要支付封条费用,4万元。

截至此时,龙武江已经购买了30万元的戒烟产品。他不但掏光了自己的积蓄,还向家人、朋友要了不少钱。龙武江表示他实在没钱了,对方则表示,既然如此,龙武江肯定当不上戒烟模范病例了,研讨会肯定也是不开了。

至此,对方此前承诺的全部“药品”报销、全额退款也就成了泡影。龙武江也彻底明白过来,自己肯定是受骗上当了。去年12月底,龙武江大病一场住进医院,他称当时自己的精神也面临崩溃。

从今年1月起,龙武江再也找不到“赵保路”、王守东,也再没人跟他联系说开会、退款的事了。

记者调查

中科院:虚假宣传 中科茶黄金与我们无关

据龙武江称,自己花了30万元购买戒烟产品,除了对方让他当戒烟模范病例、全额退款的承诺诱导,还有就是该产品广告推销中,一再使用中科院的名义、赵保路教授的身份,让他一开始就深信不疑。

无法与“赵保路”取得联系

“中科茶黄金”是否与中科院存在联系?8月8日,成都商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据该所总务处汪姓工作人员称,赵保路此前确实是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研究员,但目前已经退休。这个研究员身份不是终身的,如果还要使用这个头衔,应该加上“退休”二字。而中科茶黄金这一产品与中科院并无关联,由于之前就发现中科茶黄金在广告中涉及到了中科院,因此中科院不仅在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相关通告,以证明中科院与中科茶黄金没有任何关系之外,还向中科茶黄金方面发了律师函,而中科茶黄金方面也承诺更正。

对于目前一些网站和电视购物节目中,仍然使用中科院的名义和赵保路的中科院研究员身份推广、销售中科茶黄金,汪先生表示,这是侵权行为,中科院可能会通过律师起诉。

“中国科学院本部不从事任何具体产品,包括药品、医疗用品和保健品的生产”,在中国科学院官网上列举的部分侵权产品名单中,就有中科茶黄金的名字,侵权行为表现为:在电视台和网络宣传中宣称为中科院研究报告及成果,进行虚假宣传。

另据汪先生所知,中科茶黄金只是赵保路本人做的一个专利技术转让,赵本人并未参与经营。此前,自称赵保路的男子以手机号码18610148×××与龙武江联系,但目前该号码已成空号。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有关人士提供了一个赵保路本人的手机号码,成都商报记者多次拨打,但都提示为关机状态。

无“国药准字”批号 不是药品

成都商报记者通过网络查询,发现网上有多个网站都自称是“赵保路-中科茶黄金”官方网站。但有的所谓中科茶黄金官网,一点开即被提示:“该网站推广的产品或其治疗范围属于国家明令禁止进行医疗广告的范畴,或者使用了违禁的内容和方式,请谨慎访问。”“该网站存在未经证实的信息。”

在龙武江收到的所有快递过来的产品包裹上,都有同一个电话010-83491×××,这个号码也是王守东联系他时的来电。成都商报记者昨日拨打这个电话,对方表示,他们是名为“北京中科”的一家公司,只负责给生产厂家发货,其余一概不知。通过百度查询,此电话被标记为“疑似推销”号码。

根据龙武江的说法和他提供的手机短信显示,前述“卖药”给他的人员中,都称中科茶黄金、中科尚品II型是药品。成都商报记者发现,这两种产品的包装和说明书上,都没有“国药准字”药品批准文号,按国家药品管理法规定,这些产品都不是药品。

产品生产厂家电话均无人接听

中科茶黄金外包装显示,该产品由南京一七一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并留有售后服务电话,昨日该电话无人接听。该公司网站上有客服热线和联系电话,昨日均无人接听。另一种中科尚品II型产品,外包装显示为北京市西城区三五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但售后服务电话一直处于占线状态。

(文中龙武江系化名)

同步播报

赵保路曾回应媒体:

我从来没直接向消费者推销产品

和龙武江的经历类似,去年8月,看到电视上播出的中科茶黄金戒烟产品广告,河南省新郑市烟民王先生也开始购买。在花费两三万元购买戒烟产品后,王一度拒绝再购买,但对方发来短信,称“国务院已经对你实行了监控”“我方接到由北京戒烟中心和国务院控烟办的联名起诉,意指你恶意订购国家名贵中成药……”王先生惊吓之下,前后购买了8万元戒烟产品,花光了家中积蓄,又借了高利贷,家里的生活难以为继。

据《大河报》2013年12月12日报道,大河报记者与赵保路取得电话联系,赵保路当时的说法是,他的确研究出了“茶黄金”,并在乌克兰取得国际专利号,授权南京一家厂商生产。“后来,厂家使用我的头像、影像进行宣传、推广,被我叫停和制止。没想到,后来又出现很多网站打着中科院和我的名义推销‘中科茶黄金’,这些都是假的。我从来没直接向消费者推销产品,肯定是有人在冒用我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