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一款名为“优步(Uber)”的叫车软件,你可按略高于出租车的收费标准,叫来一辆“高级轿车”或“普通轿车”,“优步”将这种服务称之为“你的专属司机”。

据称,这些车辆来源于正规的汽车租赁企业,而这种实时叫车服务方式,被一些汽车租赁企业称之为“带驾短租”或曰“短租代驾”。

叫法虽然不同,可仔细想想,这样的运营方式,和出租车几乎一样。那么,对于车辆,是否有资质上的要求?没有任何运营资质的“黑车”,会不会藏身于汽车租赁公司,以“带驾租车”的名义从事“黑车”营生?

做叫车生意月入近5万

李先生(化名)曾是“苏宝汽车租赁”的司机。据他称,苏宝公司有近10辆租赁车,他的工作就是驾着租赁车在“优步”上跑“实时叫车”的生意,以及少量公司承接的活。他开过一辆牌照为“沪AHH358”的黑色轿车,型号为“奔驰E300L”。在“优步”中,这辆车被归类为“高级轿车”,收费价格为20元起步价、每公里4.12元,等待时则为每分钟0.80元。如车程在10公里左右,车费相比普通出租车要贵近60%。车费直接从用户信用卡中扣除,不支持现金交易。

根据李先生提供的线索,8月5日下午,记者在谈家渡路东侧的一家旅馆门口,找到了这辆奔驰车,司机王师傅正在旅馆中午休。据称,短暂休息后,当天的运营要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3点才会结束。

记者佯称想叫车,与王师傅聊了一番。他告诉记者,和一般出租车一样,这辆车有两名司机师傅分两班、每天一班轮着开。通过“优步”,一般情况下,每天可接到10单左右的生意,营业额在1000多元;每位司机每月需完成24000元的营业额。这意味着,这辆奔驰车,每个月的收入近5万元。记者简单算了笔账,刨去司机的工资、车辆运营的开销,租车公司每月仍可以进账近3万元。

不过,这辆车看起来和普通社会车辆并无二异,牌照也非租赁车常见的含“Y”的牌照。并且,据李先生称,车上看不到任何运营执照,行驶证使用性质亦为“非营运”。

无营运资质确系“高端黑车”

租赁车辆可否从事类似的“带驾短租”经营行为?资质上有什么要求?记者咨询了市交通执法部门。

据了解,2011年市交港局发布的《关于规范汽车租赁行业管理的若干意见》中有细致规定,即从事汽车租赁服务的车辆应该取得《上海市租赁汽车营运证》;车辆租赁服务不配备驾驶员,客户确有需求的,汽车租赁企业可代为客户与第三方劳务公司签订劳务代理合约,由劳务公司向客户提供驾驶员。

记者向交通执法部门查询“沪AHH358”牌照的车辆。反馈称该车查无记录,即既无出租车营运资质、也无租赁车营运资质。也就是说,这辆车用于租赁已属违规,利用软件接客更属“非法营运”无疑。另据记者了解,这辆车也并非为“苏宝汽车租赁”所有,行驶证注册人为一家名为“融辉”的企业。

市交通执法总队重申:第三方打车软件公司不得提供社会非营运车辆从事第三方客运业务;车辆租赁公司也不得提供虚假车辆挂靠证明,将社会车辆作为租赁服务车辆提供给他人。以上行为一经查实,将按照《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有关规定,以未经许可擅自从事客运服务的违法行为,对相关当事人处以最高不超过5万元的罚款。

租车市场“黑车”不少

“沪AHH358”仅仅是活跃于“优步”上的一辆车,据李先生介绍,仅在苏宝租车,无资质的社会车辆就有4辆,公司计划未来还将添置数量奥迪。而活跃在“优步”上的,不仅有奔驰这样“高级轿车”,更多的是归类为“UberX”的普通车。

不仅仅在短租市场,长租市场一样“黑车”充斥。今年4月,本报曾收到某日本银行在沪代表处员工的举报信,举报其服务的公司使用一辆牌照为“沪MS0590”的商务车是从市场上租赁来的“黑车”。记者随后从市交通执法部门了解到,该车确实没有营运证。据称,租用没有营运资质的黑车,是日资企业用车的“潜规则”;相比到合法的租车企业租赁正规车再招聘一名司机,直接租用自带司机的“黑车”实惠多了。

带有司机的租车方式,行业也称其“湿租”。而“黑车”正混杂在“湿租”的租赁车里。由于汽车租赁市场的车辆资源本身有限,加之上海给汽车租赁行业设定了较高门槛,为了能扩大市场和牟利,部分公司违规开展了“加盟模式”,允许社会车辆、甚至私家车挂靠在其公司名下;或者自行购买并无资质的普通车辆用于运营。

不过,相比大马路上跑的“黑车”,藏匿于租车市场的黑车打击难度颇大。由于乘客与司机之间没有直接的付费行为,给执法部门在认定非法客运行为上带来了难度,目前只能依赖举报查处。

记者手记

从打击“黑车掮客”入手

眼下,申城正处于“黑车”的集中整治阶段。随着“黑车”整治的深入,如果一部分司机放弃改行的话,则必然会寻找“黑车”生意的新出路。8月5日,本报《警惕“黑车”司机“翻新招”》一文,报道了一些“黑车”司机选择“流动运营”应对整治;而这一次的采访,则揭示了“黑车”司机们可能会选择的另一条“转型”之路。

相比东逃西躲,挂靠租车企业、利用软件接活这样的“转型”,让非法营运行为更显隐蔽,但市场空间却更为“广阔”。执法部门应该关注到这一动向。并且,据记者了解,易到用车、PP租车、友友租车、宝驾租车等一批租车叫车软件相继冒了出来,个别软件甚至明目张胆地鼓励私家车参与运营,主动给私家车寻找挂靠的租车企业,给“黑车”充当“掮客”,为非法营运大开方便之门。

整治“黑车”,必须扫清“黑车”可能藏匿的角角落落。杜绝“黑车”转型,首先必须从叫停叫车软件、打击违规租车企业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