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网络原创内容的价值你不可想象——专访盛大总裁邱文友

邱文友现在有两个身份:盛大集团总裁和盛大文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可能有人不清楚,两年前,他还是一名在国际大型投行干了15年的投资银行高管。

在盛大网络的官方网站上,关于总裁邱文友的简介着重介绍他此前在投资银行领域的经历,如“在中国TMT行业耕耘多年,曾参与亚信、新浪、巨人网络、盛大互动娱乐、盛大游戏等首次公开招股,以及盛大互动娱乐私有化,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中移动收购香港万众电信、巴基斯坦电信、凤凰卫视少数股权……”。

从管投资和投资银行业务到管网络文学,邱文友的跨度是不是太大?面对盛大文学一家独大的网络文学版图正在被改变,以及整个媒体形态和传播方式的不断变革,“掌舵人”邱文友该怎么办?

日前,邱文友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他表示,自己的确在经历转型,在此过程中,他发现网络原创内容其实都是非常具有开发价值的项目,潜在价值甚至“不可想象”。

以下是专访文字实录:

“网络文学不能只停留在纯文字阅读”

记者:你平时有什么阅读喜好?纸质书、平板电脑、手机等,你更喜欢通过什么方式阅读?

邱文友:可能名字里头命中注定,文友,以文会友。我对于文字的东西其实一直比较有感触,阅读兴趣比较广泛。现在因为工作需求,我一年至少看四五十本小说。目前我绝大部分还是用我们自己的电子书,还有用平板,用手机看眼睛比较辛苦。

记者:你说现在媒体形态和技术的进步,给传统的文字阅读形成了很大的压力,具体是指什么压力?

邱文友:随着整个技术大环境的改善,4G时代的来临,Wifi也越来越普及,网络文学如果还只是停留在纯文字阅读的话,会受到其他更多样化、多媒体化的娱乐应用的挑战。其实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整个4G开始以后,视频对于纯文字阅读会形成一定的压力,游戏也会对于纯文字阅读娱乐造成冲击。

所以将来,我希望我们提供给用户的是优质的原创内容,但呈现给用户的形式不是只有文字,必须是多媒体化的、多元化的形式。

“所有内容都是脑子里想出来的,一千年也不会变”

记者:那么你是否认同一种观点:电子书或者多媒体的阅读,会取代传统纸质书籍?

邱文友:我觉得不会。其实以内容创作来讲,你会发现它的本质是没有改变的。古人用刀在树皮上面刻字,后来变成用毛笔在宣纸上面写,后来变成硬笔在白纸上面写,后来变成打字机,后来变成电脑。这只是媒介的不同,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我认为未来一千年也不会改变的就是,所有的内容都是从脑子里头想出来的。

从阅读行为或阅读体验来说,媒介本身未必是一种取代属性,它可能是一相互种丰富的属性,共存的属性。举个简单例子,在家里我看电子书,但在飞机上我就开始翻实体书了。

记者:从内容上说,你觉得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作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邱文友:就其本质,互联网文学,我觉得你应该把它想成一个集体创作的模式。我们网站的作家在发布他们作品的时候会采用连载的方式,而不是把整本书写完了往上放。

连载的内容好,我们再推荐它,结果就会形成一个黏性很高的社区。围绕内容,在这个社区内读者跟读者之间会互动,读者跟作家之间也会互动。比方说,看一个言情小说,眼看着情节就是A要去娶B了,这时可能会有一堆读者跳出来,说你不可以让A娶B,一定要让A娶C,原因一二三四五六七,也会有另一群读者跳出来,说就应该娶B。大家吵成一团。

为什么会有读者那么热情去参与一个别人在连载的小说?我发现,那是因为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你知道或者你还没意识到的创作欲望。每个人都想写故事,每个人都想说故事,只是每一个人写作的技巧、水平不同。当个人不足以自己去写一部小说的时候,他们就通过参与社区互动的方式,让自己觉得自己仍然是创作的一部分。

而且,这也让网络文学成了一种弹性创作方式。它不是封闭的,写完了扔给市场,而是在写作的过程中,它会有很多新的、群众的思路注入。

“一部小说年产值10亿,你能想象吗?”

记者:你之前一直强调网络文学的衍生价值,这个价值到底有多大?

邱文友:网络文学如果在网络上成功了,也就表明它具有了衍生版权开发与推广的价值。比方说去年我们最畅销的小说,卖游戏版权的价格,到今年已经差距在10倍,这是市场需求的结果。另外今年一个小说的影视版权,价格相比去年也涨了5、6倍。

尤其是,现在对娱乐内容需求越来越大,包括连视频网站都开始大量投入自制剧替代砸钱买大片,这就对原创内容的需求越来越高。而在娱乐产品竞争也日益激烈的环境下,我们这些“有大数据支撑的、经过用户验证过的、受欢迎的”原创内容,由于改编的应用性高,成功概率也高,价值自然就越来越容易得到体现了。

记者:现在盛大文学的网络作家群体中收入最高的是谁?一年收入大概多少?

邱文友:唐家三少还是最高的。我不好讲他的收入,这是个人隐私。我讲他的小说每年创造的产值,比如《斗罗大陆》这部小说,小说本身之外变成游戏产品、影视作品、漫画,一年创造的产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一部小说一年10亿,你能想象吗?

互联网创作这种模式,本身就隐含着更高的一个商业价值变现的能力。这也是我对网络文学和它的衍生价值非常看好的原因。

“企业”和“个体户”可以从版权开始联手

记者:你怎么看待盛大文学受到的业内冲击?比如说越来越多的自媒体平台?

邱文友:我觉得大家是并存的,当然互相协作是一种更好的模式,就好比个体户和做企业之间的比较。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只是类比,大家只是运作方式不一样。

其实我们也很关注目前许多经营非常好的自媒体作者、内容提供者--形象说就像网络文学的“个体户”。我们很希望他们参与到“企业”里来运营,就像以前,版权多在企业化经营一方,而我们的合作可以让他们自己拥有版权,我们则是用企业化的方式帮他经营这些版权,变现这些版权。

记者:近期网络版权话题很受关注,你如何看待?

邱文友:其实我们国家已经有一系列的版权法规制度。但我坦率讲,目前国内版权最大的问题是,支持盗版发展最大的力量,其实是一些比较大的互联网企业。所以,我们要正视版权问题,需要勇于面对助长盗版的那一股最大的力量,从根治起。

记者:如何去面对你说的这股力量?

邱文友:这么说吧,在所有的社会或国家发展历程中,应该都是先用公权力的手段去引导大家,然后大家慢慢会往正确合规的方向去走。过去,很多发达国家也曾经盗版非常猖獗,后来也是政府不断优化版权法规,取缔盗版越来越积极、手段越来越完善,取缔侵权者不分大小。再加上社会逐渐通过教育,通过法规,提升大家的版权认知,对版权的尊重,形成一种文化。现在,我们还处在一个需要从法规制度,需要从公权力的执行方面开始引导大家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