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杂牌军猖獗 加盟制或成家装业解毒剂

上世纪90年代起,房地产业的崛起带动了一个全新的行业——家装业的兴起。经过20多年的发展,整个家装市场容量迅速扩张,大大小小的家装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尖来,争抢这日渐膨胀的市场蛋糕。家装业的火热从刚落下帷幕的第五届室内装饰博览会上可见一斑。然而记者发现,虽然前来探店询价的消费者络绎不绝,但很多人在多方对比之后并没有立刻签约,而是选择继续实地“考察”。

上海市装修协会副秘书长丛国梁告诉记者,由于家装业入门门槛较低,整个市场目前尚未完全摆脱混乱无序的刻板印象,拖延工期、装修质量、马路游击队等业内乱象依然不同程度地存在。协会今后或将鼓励“加盟制”,即一些小企业可通过加盟的形式成为大企业的旗下一员,这样既保证小单子有企业愿意接,也同时净化了市场。

盛宴当前,消费者先考虑再动筷

今年五一期间,上海第五届室内装饰博览会拉开帷幕,数十家上海知名家装品牌企业,以及国际国内的著名建材产品亮相,一道内涵丰美的家装业盛宴俨然摆在了消费者眼前。但记者通过观察发现,盛宴虽美,但不少来逛展的消费者却不买账,“想回去后再比较一下,设计上都大同小异,但不知道装修队伍怎么样。”来逛展的市民王小姐告诉记者,虽然逛得眼花缭乱,但自己还没有同任何一家企业签约,因为企业的施工队到底素质有多高,往往是令不少装修过的家庭想来心痛又不得不说的话题。

近日,市民庄先生开始装修才一个多月,就已被装修公司列了一张“增项”表,前前后后加起来共有19项之多。为了让工程尽快完成,庄先生只好又向装修公司交了8000多元的费用。此外,装修公司没有按照规定让庄先生验收材料,水电隐蔽工程验收不合格等问题也让庄先生头痛不已,最终延误了工期不说,还惹得一身不痛快。

其实,消费者如此犹豫不决的心态正是反映出了家装业的一个老问题,家装行业由于入门门槛较低,装修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部分家装工程从一开始的报价单,到中途的施工过程,再到最后的验收结算都存在着不少“猫腻”,而当问题棘手解决不了时,甚至有些“装修游击队”还会选择“走为上计”,消费者维权无门,只得暗中自己“吃进”。

质保金制度,管得住君子管不了小人

事实上,为了更大程度地保障消费者权益,行业协会并非不用心。市家装行业先是在去年推出了地方标准《住宅装饰装修服务规范》,又在今年新消法实施前夕推出了质保金制度。所谓质保金制度,就是装修企业将先期交给行业协会20万元质保金,如果市民对装修质量不满意,可以向行业协会提出,协会将组织3位专家去现场勘察,如确认是装修质量问题,会立即要求装修企业解决,如果协会发出了两次敦促后企业还无行动,协会将动用企业质保金赔付给消费者,目前全市进入质量保证金管理委员会的装饰装修企业已经有37家。

相对于数千家协会会员单位的总量来看,加入质保金委员会的企业仅是一个零头,“有的企业考虑到资金流转,也有企业并不太愿意将自己的钱交给别人保管。”市装饰装修行业协会家装委主任徐国俭坦言,但他认为,质保金制度的设立,旨在对装饰企业产生门槛,没有加入质保金体系的企业,说明企业实力和诚信度还存在一定不足,不能坦诚面对消费者。

有业内人士表示,质保金制度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究竟能不能管束住企业,还有待商榷,因为消费者找家装企业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而不是理赔。事实上,目前家装业仍是三分天下,即具备市场影响力和品牌的企业占市场份额三分之一,其他杂牌、不正规的企业占三分之一,剩下的就是那些所谓的马路游击队。市场乱象主要由后两者引发,但行业协会对此几乎无法插手监管。

杂牌变正牌,加盟制或成乱象解毒剂?

业内人士认为,家装企业之所以猫腻众多、风气不正的根本原因即是消费者与商家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严重,一些杂牌、无牌军往往利用自身的先天优势或明或暗地侵害消费者的利益,而消费者也缺乏有效保护自身利益的手段。

同时,随着人们对品质生活的追求,越来越多的以高端住宅为目标客户的家装企业也开始涌现,这些企业通常只接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大单”。企业追求利润固然无可厚非,但从整个市场需求来看,二三十万以下的中低端市场仍是主流需求,企业如果一窝蜂只向高大上看齐,势必就会将这部分市场留给了那些杂牌、无牌家装军团。

对于业内的这一现状,丛国梁形象化地提出了“收编”的概念,即通过加盟的模式,让小公司和马路游击队能挂靠在大公司旗下,服从大公司的管理方式,接受大公司的专业培训,从杂牌、无牌军变为正牌军,这样既净化了整个家装市场,又能够让中低端市场需求得到合理消化,“事实上,一些大公司已经开始成立分公司了,专接小单子,市场上闲散的劳动力也得到了利用。

“企业只有先做强才能做大。”丛国梁认为,加盟制能更好地帮助企业树立品牌和口碑,督促通过更好的服务来吸引消费者,而近年来协会接到的投诉量也从以往的数千起下降至一两百起,可见行业的净化脚步仍在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