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数码产品更新“压垮”卡片机相机卖家接连撤柜

摄影:董旭明

摄影:董旭明

“前几天一个在百脑汇开相机店的朋友撤柜了,这是今年以来相机类别撤柜的第五个朋友。”近日,曾在杭州百脑汇经营手机店的骆驼向钱江晚报记者爆料,称传统市场相机零售大势已去,其中卡片机更是奄奄一息。

市场难觅卡片机

卖家一月只售出两三台

有卖家总结,对于数码市场来说,每天的销售高峰是上午10点至下午两点。近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百脑汇,冷气十足的店内几乎没有顾客,冷冷清清。

“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了。”索尼品牌店的店长李智感慨。在陈列柜上,记者发现卡片机的款式并不少,正要了解销售情况,李智就自个儿说开了,“你别看柜台上款式多,其实这12个型号我们一共才存了不到100台的货,卖完就不再进了,因为根本卖不动。”他说,卡片机每周销量才1~2台,即使是网上旗舰店,每月也只能卖出11台左右。

“我们主要以批发、供货为主,一周只能出货10台。”佳能金牌店的店员也在叫苦,四年前一天能卖出70多台的卡片机,如今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二楼非品牌专柜的相机老板们更郁闷。钱江晚报记者发现,众多店铺中只有三家还在售卖卡片机。“一个月只能卖出两三台,价格都在500元左右,不仅卖不出去,还没钱可赚。”元智数码的小陈说。

而颐高数码广场、西溪数码广场里的商家,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因为曾经的销售主力卡片机遭受市场冷遇,大部分的相机店都关了。”小陈曾经的东家中恒数码,去年开始就陆续撤离了杭州市场里的8家店铺。

数码产品更新神速

卡片机出货量下滑48%

向来只有新人笑,谁管旧人哭。尤其是更新换代“神速”的数码产品。

根据日本相机与影像产品协会CIPA此前公布的数据,全球卡片机今年5月出货量同比下滑了48%,去年较前一年就有很大程度的下滑。而摄影器材商城“锐意网”的销售数据也显示,卡片机销量已连续3年下降30%。

销量的连续下跌,使得厂家对卡片机也不再看好。尽管品牌们看似固执地坚持每年至少推出一款卡片机,做了多年数码产品销售的小陈表示,此前佳能的卡片机系列,一个系列有6个款式,现在不仅缩减到了4款,还有持续被“打压”的趋势。市场反应也是依旧不冷不热。

“新推的卡片机一般都走高端路线,只有极少数发烧友会购买。”李智说。

智能手机和微单热卖

重创卡片机市场

是什么让卡片机变得如此落寞?或许,就像常说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一样,只不过,拍它的浪多了些,在接连遭遇三波猛浪后,终于毫无反抗能力地晕倒在沙滩上。

“智能手机的出现,是卡片机遭受重创的主要原因,首先冲击卡片机的无疑是iPhone 4。”业内人士告诉钱江晚报记者,2010年iPhone 4面世,500万像素镜头,能够拍摄720p的短片,支持高分辨率拍摄。“最关键的是,它可以被天天携带,握在手上可比卡片机洋气多了。”

卡片机的用户群对成像质量本就没太高的要求,尤其对“数码白痴”——女性用户而言,什么是感光元器件、什么叫广角,都不在关心范围内。2011年,随着iPhone 4S(800万像素)的推出,卡片机销售更是明显下降。

除了拿在手上的小巧手机,以单反、微单为代表的专业相机也抢夺了卡片机的市场。

微单以年轻时尚人士为主要用户,单反则拉拢了专业人士和有钱有闲的老年人。由于这两款相机性价比极高,卡片机的存在就成了鸡肋。功能不及单反,时尚感不及微单。加上2012年开始,不少单反掀起降价潮,卡片机在价格上更是没有优势。

拿前两年热卖的机型尼康D7000来说,含镜头的上市价是1万多元,去年下降到7700元,而今年上半年已经跌至6500元,目前的促销价更是只要5800元。一个热卖机型如此,普通单反就更不用说了,低至3000元的机型比比皆是。拿2000元买一个卡片机,和花3000元买一个更专业的单反,消费者对哪个更买账也就不言而喻了。

自拍神器、作图软件出炉

彻底压垮了卡片机

“自拍神器”一炮而红,成了压在卡片机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所谓“自拍神器”指的是具有自动美颜功能的相机,例如卡西欧TR系列数码相机,ZR系列数码相机等。

这些“神器”由于开拓了相机的另一种功能——自拍,而成为相机中的销售黑马。相继的,三星、索尼都推出了带自拍功能的美颜相机,并占了又一部分市场。

而图片处理APP的不断升级,又抹杀了卡片机的最后一丝生机。照片无需专业相机成像,曝光、锐化、饱和度等PS功能齐全,更牛的是,拍完手机立即就能处理,一按就能发上社交平台。比起用卡片机拍,拍完传电脑PS,再传到手机发朋友圈,要省力多了。

关键是,即使省了那么多步骤,还是人人都能成为摄影师。何必还要再多花费钱去买个卡片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