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00平米两居室租住20人“求职公寓”群租生意火爆

“求职公寓”挤满上下铺,空间狭小,安全隐患大。

小区民宅放进去几张上下铺,就成了为毕业生提供短租服务的“求职公寓”,100平方米两居室住进20人,电磁炉、电热水壶就堆放在床边,十多个插线板上密密麻麻插着电子设备。记者近日发现,群租房改头换面,又出现在东三环CBD各小区中,而且,这种“求职公寓”不收取中介押金,可短租甚至日租,生意十分火爆。

每张床月租数百元,一铺难求

“原以为政府出台法规不允许打隔断群租了,谁知刚拆完群租房,‘求职公寓’又来了,大半夜都能听到楼上的吵闹声。”家住双井九龙花园小区的程女士对自家楼上前两个月新开的一家“求职公寓”头疼不已,“群租房至少住户相对固定一点,现在的这种房子,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搬进搬出,治安一点保证都没有。”

打开一家租房网站,输入“求职公寓”后搜到信息1.1万条。吸引人的,除了“拎包入住、俯瞰国贸、日租亦可”等字眼外,还有低廉的租金。这些由普通民宅改造而成的“求职公寓”里,单张床位的每月租金仅需六七百元,这在动辄数千元租金的东三环附近的确有着很大的诱惑力。

记者找到一条出租信息,以租房者身份与发布信息的郭女士取得联系。电话那头的郭女士说,不管记者想住双井周边哪个小区,都有房出租,当天就能拎包入住。

当天下午,郭女士带记者来到首城国际小区内的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两居室。记者看到,客厅里放了5张上下铺,两间卧室分别有4到6张床,整套房子住20个人。局促的空间内,电磁炉、电热水壶就堆放在床边,每个床铺上都拉扯着一根电源插座。

“下铺要比上铺贵50元,水电网全都包,但是不包括空调,空调要另收费。每月押金200元,退租时还给租客。”见记者有些犹豫,郭女士指着墙角处一张上铺催促道,“这张床你不住可能晚上就没了,现在正是暑假,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北京旅游的都住我这种房子。”

无需签合同,现场开收据

记者以房间人太多为由,让郭女士再介绍附近一处房间,打了五六个电话后,郭女士在九龙花园小区联系了一套一居室。

10分钟后,郭女士带记者来到这套一居室。环顾房间,每个床铺下都被租客的皮箱、脸盆鞋子等杂物塞得满满当当,沿墙根摆放一溜儿带锁箱柜,每位租户可以存放贵重物品。

房间里正巧有两位从外地来京的大三学生,因暑假实习住两三个月。她们告诉记者,刚来时找了一个单间,近两千元的房租承受不起。偶然的机会看到这里有铺位出租,价格便宜,虽然人多点,但是同住者都是和自己年龄相当的大学生,便搬了过来。“每天洗澡得排队,听说以后房间里还要加床,现在只希望实习早点结束。”

郭女士不停催促记者快做决定,记者询问是否需要签合同,她表示现场写收据就行,“短租就跟住旅馆一样,你见过住宾馆还签合同吗?”

“不签合同,丢了东西谁负责?”对于此问题,房东不屑一顾。“不可能丢,我天天也住在这里。不过这儿本来就人来人往的,贵重物品自己看好,丢了没人能说得清。”

“二房东”私自改房,获取暴利

记者在几天的走访了解到,经营“求职公寓”的所谓中介、房东基本上都是“二房东”。一个经营者就说:“房子都是我们租的,自己的房子谁舍得这么用?”

从居民或中介那里把房子租来后,放上20多张床铺,简单布置便开始对外出租。以九龙花园一套104平方米的两居室为例,记者从链家、我爱我家等网站查询,出租价格是每月6500元,这些“二房东”们承租后,在房间内最少会摆放10个上下铺,一共20张床位,每张床位每月700元的租金,如果租客是日租,租金收益会更多。

既不是正规的旅馆、酒店,也没有营业执照,“求职公寓”是否合规?记者致电九龙花园物业管理处,询问是否会查处“求职公寓”,接电话的女士表示,“我们有那么多户居民,挨家挨户查不现实。”

随后,记者就此问题向一家律师事务所咨询,负责接待的于律师说:“经营旅馆有非常严格的准入机制,包括工商、消防、卫生等多部门的行政许可。这些打着‘求职公寓’旗号的群租房虽然没有宾馆执照,但其实性质类似旅馆的经营模式,属非法经营。另外,不论签不签订正规的租房合同,房东对租客的人身、财产都要有安全担保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