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的陈志在参加战友聚会时,中途悄然打车离开,自叹混得不如人,他在高速路上弃车狂奔3公里。此事经成都商报报道后,引发了网友热议。

昨日,超过3000名网友接受了成都商报官方微博、腾讯大成网开展的名为《你还愿意参加同学、战友聚会吗?》的调查。截至昨日20时许,数据显示,30岁~40岁这个阶段的参加聚会最多;约八成网友不愿意参加同学、战友聚会;对于不愿参加的理由,自称混得不好、无脸前去参加同学会的网友超过五成。

不光是陈志,现实生活中,像他一样的人也比比皆是,有人因工作不好被冷落后,之后的11次同学聚会都没去。而有人条件好去参加同学会,也会遭到同学“洗刷”,“哎呀,你混得好哦。”

成都商报记者 梁梁 罗敏 蒋麟

核心提示

数据背后的无奈

昨日,超过3000人参与了成都商报官方微博以及腾讯大成网开展的“你愿意参加同学、战友聚会吗”的网络调查,其中2524人表示不愿参加,约占总人数的八成。对于不愿参加的理由,有1693名网友选择“自己混得不好,无脸前去”,超过总人数一半。

故事背后的心酸

数据是枯燥的,但生活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同学会上,当雷伟说出自己在干摩托车销售后,遭到同学冷落,“受伤”的他此后拒绝了11次同学会;杨波经济条件不错,但他也不愿参加同学会,因为自己总被洗刷,“我建议吃火锅,就有一些同学阴阳怪气地说,哎呀,你混得好哦。”

伤心

同学会战友会变味了

工作不好遭冷落

后来11次同学会都没去

20多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担任摩托车销售员的雷伟被一群同学冷落后,面对后来11次同学会邀请,他都拒绝了。

雷伟毕业于内江师专中文系,1992年10月,班上举行第一次同学会,席间,同学们推杯换盏,非常热闹。当一位同学敬酒时,微醺的雷伟站起来说,“大家以后要买摩托车都来找我。”顿时,房间里安静下来,同学们齐刷刷地望向了他,眼里有惊讶,有奚落,也有失望。当年班上的同学,除他外,都在学校或政府部门工作。此后,聚会的氛围变了,许多同学前来敬酒时,没了拥抱和大声欢笑,反而会意味深长地打量他。同学们三五成群,不时举杯共饮,他想上去说几句,但没人招呼他,后来,前来敬酒的同学也越来越少。2003年,雷伟回到眉山。每年国庆,同学们都会聚会,身为汽车销售店经理的他也受邀了,但他都选择了拒绝。在他看来,自己依旧承受不了同学的眼神。

同学聚会吃串串

他提议吃火锅遭“洗刷”

不愿参加同学聚会的,还有在成都某企业上班的杨波(化名),在同学们看来,熊先生经济条件不错,又娶了当年的班花。然而,这就是杨波的郁闷之处:同学聚会吃串串,我提议吃火锅,结果被大家“洗刷”,说我“混得好。”

杨波中学读完就跟着亲戚做生意,在同学们还在埋头苦读时,他就经常请同学“打保龄球,吃酒楼。”说起同学会,杨波很感慨。平时三五同学也偶尔在聚,但一到同学聚会,情况就变了。“我开了个稍微好点的车去,他们立马对我态度冷淡。”杨波说,“他们说吃串串,我建议吃火锅,就有一些同学阴阳怪气地说,哎呀,你混得好哦,以后跟到你混了。”

参加过那次同学聚会后,杨波多次拒绝人数较多的同学聚会,但即便如此,他仍然没有躲过被洗刷的悲哀。“哎呀,是不是害怕把老婆带出来被我们抢了嘛。”

租住的房子太小

他死活不让战友去做客

8月初的这次山东战友聚会后,42岁的老赵在微信朋友圈上放了一张照片,照片中20多名战友举杯共饮,看上去和睦而美好,但老赵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战友会,自己印象最深的并不是这些,而是20多年没见,一个战友死活不愿让战友们到距饭馆200米远的家中做客。

老赵的很多战友现在都有了不错的工作和收入,众人从全国各地赶到山东。而当地战友王鹏的家,距大家聚餐的饭店不过200米,但当战友提出到王鹏家做客时,王鹏却死活不肯。

最后,当年和王鹏关系最好的老赵,表示单独去王鹏家做客时,王鹏几番犹豫,终于同意了。

去了王鹏的家,老赵才理解。王鹏的房子很小,而且是租来的,房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临行时,老赵给王鹏的女儿悄悄塞了600元见面礼,王鹏没有推辞,但表情看起来很难受。

让同学会回归本初:避免攀比 郊外聚会 统一坐大巴

在成都某媒体从业的杨为为等人为了避免同学会攀比,将今年年初的同学会选择在了郊外。“邀请函上写清楚了:压力大,不希望攀比。同学会时,除了工作用车外,其余都统一乘坐大巴车来回。”杨为为说,席间大家追忆往昔,只谈同学情谊,不谈工作,饭后又去母校请老师重上一堂课。“即便是联络本上,也只有姓名、电话和所在城市。”

寒心

小学毕业照还在手 她被同学结伙抢劫了

16岁女孩小徐深夜骑车回家,遭遇团伙抢劫,其中有一人竟是她小学同班同学小杰。昨日,据乐山市夹江县警方介绍,在抢劫过程中,小杰曾对同伴说,女孩是他同学“算了吧”,但被同伴否决,小徐最终仍被抢。翻看着尚未泛黄的小学毕业照,小徐表示“很寒心”。

7月29日22时许,小徐从夹江县新场镇普益村的亲戚家出来,急匆匆骑电瓶车往家里赶,行至一个上坡路段时,她被4名男子拦下,其中一人还拿着刀。随后,4人将她围住,一名男子从她兜里搜出35元和一部手机。随后,其中两名男子骑着她的电瓶车逃走,另外两人分散跑开。小徐见他们走了,马上跑回家让母亲报警。接到报警后,新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随后在距现场不远的路边,发现了小徐被抢的电瓶车。民警随即在周边展开搜捕,一小时后在找到电瓶车的地方,发现一名少年正从田里钻出来。民警立即对其展开盘查,经讯问,该男子名叫小宏,16岁,马边人,当天和同学小超来新场找朋友小波玩,参与了抢劫。事发后,他和同学骑车逃走,看到警车后连忙弃车逃窜。因不熟悉道路,他转回了原地,结果与民警相遇。 次日,民警将小波、小超、小杰先后抓获。据民警调查,事发当晚,4人在路上闲逛时,说到未来很迷茫,身上也都没什么钱。其中一人说了一句,“没钱就抢”,4人便谋划抢劫。目前,4人涉嫌抢劫已被刑拘。

7月30日中午,当小徐在派出所做笔录时,民警将小杰等3名嫌疑人带回派出所。“啊?小杰?他是我小学同学!”小徐惊得目瞪口呆。 事实上,在当晚抢劫时,小杰便认出了同学小徐。据小杰供述,当时他将同伴拉到了一边,说“她是我同学,算了吧”,但被同伴否决。昨日,小徐也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当时确实听到有人说“算了吧”,觉得声音很熟悉,但不知道是谁。小徐说,她跟小杰是同村人,小学同班6年,没想到毕业几年后,居然被同学抢劫了。翻看着手机里的小学毕业照,小徐表示“真的很寒心”。林海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