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两初中生暗访1月举报黑网吧 不愿让好友沉溺网游

黑网吧内部(非正常拍摄)

黑网吧内部(非正常拍摄)

疑似黑网吧老板警惕性非常高,在门外蹲点守候四处观望。

疑似黑网吧老板警惕性非常高,在门外蹲点守候四处观望。

小康(左)和小林告诉记者,发小经常到黑网吧导致学习成绩严重下降。

小康(左)和小林告诉记者,发小经常到黑网吧导致学习成绩严重下降。

前天上午,在两名初一学生的带领下,重庆晚报记者走进渝北区花园新村社区居民巷内。对他们来说,这里左弯右拐的巷道地形已不再生疏—哪里有内藏黑网吧的小卖部,哪几处花坛可隐蔽拍照,两名小男孩居然非常专业地为记者出主意。“哥哥,黑网吧就在那里……”

暑期暗访1个多月

小侦探举报黑网吧

前天11时10分,重庆晚报记者在渝北区龙山中学大门前,见到了向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打来电话的小康(化名)。记者完全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名13岁的初中生。

身着运动T恤,手里握着学生公交卡,一身学生打扮的小康目前在沙坪坝某中学读初一。他说,为了给重庆晚报打投诉电话,他已多次独自来到龙溪镇打探黑网吧情况。他说自己有个心愿:就是把这些暗藏在居民楼中的黑网吧全部取缔。

小康说,据他所知,黑网吧就藏在嘉兴苑居民区。住宅楼底楼门面开设了许多麻将馆、小卖部,里面就是一台台电脑和游戏机,给老板4元钱就可以进去上网1小时。来光顾网吧生意的,全部都是未成年学生。

他说,去年暑假,他就被同学带进过这里的一家黑网吧。他还记得,里面烟雾缭绕,上网小孩都跟他差不多大。多数人抽着烟,他觉得这些人都不像是好孩子。

“记者哥哥,等我在那个小卖部买瓶水,你走进去就可以看到网吧了。”小康和同伴小林(化名)指了指一条巷道说,自己不敢很靠近居民区,怕被黑网吧老板认出来,报复自己。

小林说,为了把这里的黑网吧调查清楚,他们暑假一个多月都在忙此事,最后鼓足勇气给重庆晚报打了电话。

好朋友沉迷网游

小伙伴调查黑网吧

对于两个刚上初中的小男孩来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冒险多次,暗访调查黑网吧呢?

小康说,早在他们读小学4年级时,这一带就兴起了黑网吧。今年他们上初中后,慢慢发现共同好朋友乐乐(化名)“变了心”—让游戏迷了心智。

“我们三个都是花园小学的同班同学,关系最好了。”小康说,他和乐乐、小林是发小,在班里也是最好的朋友。上小学时,3人天天都黏在一起。3个小伙伴的成绩在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上初中后,虽然3人分开了,但关系还是很好,周末也经常聚在一起。

小康说,初中读了一年,他和小林渐渐发现,乐乐变了不少。“反正跟我们不一样了,总觉得没有以前那么有话聊。”小康说,三人见面时,乐乐时常会聊到网络游戏的话题,而且情绪非常激动,说个不停。

“两个月前,他还邀请我们去网吧玩一种叫《穿越火线》的游戏。”小康说,因为初中的学习任务远比小学课程更加繁重,月考、中期考试让他们无心玩耍。但每当3人坐下来聊学习时,成绩不佳的乐乐总是刻意回避话题。

看到小伙伴成绩一天天下滑,无心上学,小康和小林开始为好朋友着急。“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不想让他变成坏学生。”小康告诉记者,他和小林心里都清楚,乐乐就是因为沉迷网络游戏,才让成绩直线下滑。作为好朋友,他们虽然旁敲侧击地向乐乐提过醒,但似乎都没有起到作用。

为了保持这份难得的友谊,两名小伙伴没有选择向乐乐父母告状,而是匿名拨打了重庆晚报热线电话,希望能够将黑网吧取缔,让乐乐不再沉迷于游戏。

麻将馆藏黑网吧

老板娘警惕性很高

前天下午2点,在小康和小林的带领下,记者佯装网民,走进花园新村社区嘉兴苑一家麻将馆。沿着房间里木楼梯向上走,推开一扇木门后,记者跟随两个男孩走进里屋。在这间不足20平方米、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地上有凌乱的网线,墙壁上摇摆着的风扇,满屋烟雾缭绕。一根长条凉椅上坐着几名少年,其中两人嘴里还叼着香烟,吞云吐雾地盯着电脑。房内共6台电脑,每台电脑前还站着几名少年在围观,情绪激动时还拍手叫好。

电脑显示器上闪现着暴力游戏的画面。记者向屋内中年女老板问是否有机位,女老板说:“位子已经满了,等一下。”

或许是女老板看到记者不像未成年人,瞬间提高了警惕。她站在记者身后,没再坐下。记者开始在打游戏的少年旁观察,借机询问情况。但女老板一直在记者身后紧盯,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记者也观察到,黑网吧门外还站着一名红衣中年男子。当记者从网吧出来后,步行了近千米距离,中年男子故作打电话,紧紧跟在记者身后,直到记者驱车离开。

通过重庆晚报摄影记者的暗中拍摄,记者发现,在嘉兴苑家属区附近很多底楼门面外都有一人,站在半遮掩的卷帘门下,一有小孩靠近,把门的人便四处张望一番后,将人招呼进去。

昨日上午,重庆晚报记者再次来到嘉兴苑居民区,发现暗藏在麻将馆里的黑网吧仍然在经营,立即向花园新村社区民警、龙溪工商所反映举报。但当执法部门赶往居民区不足1小时里,小区内的麻将馆、小卖部竟都拉下卷帘门,不再营业。

希望居民提供黑网吧线索

昨天中午,龙溪派出所民警、龙溪工商所执法人员,赶到涉事麻将馆敲门,但房内无人应答。

“这里很多居民都反映过黑网吧问题,我们查处难度很大。”负责花园新村社区的王警官说,早在两年前派出所就接到举报,并联合工商所多次查处黑网吧。但因为黑网吧老板警惕性极高,很多次都扑了空。“现在就是我们穿便装,他们都能把认出来。”由于黑网吧及时关门,抓不到现场,办案民警也很无奈。

龙溪工商所执法人员龚女士也表示,嘉兴苑小区居民楼暗藏黑网吧是老大难问题。前年至今,他们已对该片区黑网吧查处不下十次,并收缴电脑。但查处后,一些居民仍会重新购置电脑,悄悄在居民楼里再次营业。

龙溪派出所和工商所工作人员均表示,他们希望周边居民能积极提供线索及证据,争取早日彻底取缔暗藏在该小区内的黑网吧。

监管部门

家长双管齐下

重庆市协和心理咨询所所长谭刚强表示,有效取缔黑网吧,需要监管部门及家长双管齐下。

除监管部门加强执法外,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也不容小视。很多孩子之所以沉迷游戏,是因为与父母缺乏沟通交流,加上成绩不拔尖,很容易将注意力转移至网络,寻求减压。另外,处于青春期的未成年人好奇心强,又害怕寂寞,而在网络游戏中往往可以成为英雄、大哥,这就为生活中成绩差,与家人关系不和找到一个宣泄口。(重庆晚报记者 方向 刘润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