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选机构有讲究、内容有规定 研学旅游如何学游兼得

暑期本应是师生们休息放松的时间,但是,如今提起暑期生活,不少师生却喜忧参半。今年的暑期已过大半,师生们的暑假生活过得怎样?游学是否如有些人描绘的那样已沦为“牟利游戏”?这些年越来越火爆的培训班是否依然如故?体育场馆开放是否还需加把力?从今天起,本报推出“聚焦师生暑期生活系列报道”,重点分析报道这些热点问题,敬请关注。

“求推荐适合初中生参加的研学团。”今年暑假期间,家住北京的学生家长李女士到处请人为孩子推荐合适的境外研学团。经过挑选,李女士最终为孩子选择了一个收费1万多元的赴日本研学旅行团。

眼下,正值暑期外出旅游的高峰。既能到境外参观游玩,又能在玩中“充电”,参加研学旅行成为时下不少中小学生的首选。那么,家长如何为孩子选择合适的研学旅行组织机构和路线?研学旅行和一般的旅游区别在哪里?参加研学旅行要注意些什么?在研学旅行过程中应主要学什么?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动辄好几万,选什么样的机构有讲究

“想让孩子走出国门长长见识,但是现在中介机构和旅行社太多了,都不知道该信哪个。”暑假已经过半,南京市民王先生还在为孩子到国外研学旅行的事纠结。

随着人们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像王先生一样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走出去,体验和感受异国风土人情,这也催热了研学旅行市场。

记者在百度输入关键词“游学”,立即跳出各种充斥着“爱学澳洲经典体验游学营”、“名流之都纽约英语寄宿营”、“美国顶尖名校圆梦亲子游学营”等字眼的网页,两周左右的行程报价达三四万元。

重庆市民王女士的孩子参加一趟美国夏令营就花去了4.5万元,而这是她自己半年的工资。王女士说,作为消费者,虽然觉得游学机构定价虚高,但无法确切了解游学价格的形成,只能“认宰”。

对此,北京世纪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世纪明德”)副总裁黎明分析说,从国际上来看,研学旅行在美国、日本等国是非常成熟的产业,在这些国家,几乎每个中小学生每年都要参加研学旅行或夏令营活动,而中国的研学旅行行业刚刚起步,需求旺盛,提供研学旅行服务的机构却参差不齐、鱼龙混杂。

黎明建议家长尽量选择教育机构特别是专业的夏令营机构组织的研学旅行。“研学旅行作为教育与旅游的交叉产品,应该由教育机构来主导设计和执行,旅行社可与教育机构合作,承接部分旅行的职能。”黎明说。

江苏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简称“苏教国际”)主任贺兴初提醒家长要做到“四看”:一看资质,看有没有向主管单位缴纳质量保证金等;二看举办机构的经验;三看游学组织的信誉和口碑;四看在应对突发事件时,游学组织能够调动的资源和能力等。

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看来,定位不明、重利轻教是造成目前国内研学旅行市场混乱的根本原因。研学旅行的本质特征是体验教育,尽管这种教育的宗旨可能是隐蔽的、了无痕迹的,但它是研学旅行的灵魂。教育的本质决定研学旅行具有公益性,因此,研学旅行组织机构不能以营利为主要目标,必须坚持育人第一和公益至上。

是游还是学?思考体悟是关键

7月21日,一架由苏教国际组织的赴英研学旅行团搭乘的航班因技术原因,临时紧急降落在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城市伊尔库茨克机场。

事情发生后,苏教国际立即启动响应机制,一系列及时、有效和透明的应对举措,让团队师生的情绪平稳了下来,也让身在国内的家长悬着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

参加这次研学旅行的南京学生周子高(化名)从小学六年级起,就开始参加研学旅行,到过美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周子高告诉记者:“在研学旅行过程中,总是能碰到一些新鲜事,这些宝贵经历能让自己逐渐变得成熟。在国外,参观国外中小学和著名高校,走进他们的课堂;到外国人家里寄宿,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欣赏国外的自然风光、城市和乡村美景等,整个过程感觉很有收获。”

周子高的父亲周先生说,几乎每年一次的研学旅行,着实让孩子变化许多。“从整理衣服到规划作息时间,孩子的独立自主意识提高了,外语水平也有明显进步。我相信当孩子长大成人后,回过头看这一段经历,会觉得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周先生说。

在世纪明德总裁王勇看来,研学旅行与一般的旅游存在本质上的区别。王勇认为,研学旅行属于教育活动的范畴,它以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为最终目的,而一般的旅游很难具备教育活动的功能和意义。从行程安排上来说,研学旅行是学习和观光并重,即便是普通的景点参观,研学旅行也是带着问题和思考进行参观考察,关注青少年的成长贯穿研学旅行全程。

贺兴初表示,在远离父母的情况下,一次独立随团的游学之旅,能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能力,增强其团队协作的意识。境外研学旅行重要的不仅在于学,更在于悟,学生所听到的、看到的都可能会对其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从研学旅行在国内外的发展历史和现状来看,它不是单纯的校外活动,因具有团体性、丰富性、体验性和娱乐性而成为学校和家庭教育的有益补充,是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载体。”孙云晓说。

规范境外研学,学习内容不少于行程一半

贺兴初说,从苏教国际组织的赴境外研学旅行情况看,今年的规模较上年有所下降,去年5521人,今年3500人左右。而近几年,参加世纪明德组织的赴境外研学旅行团的人数相比苏教国际略少,但该机构今年组织的国内夏令营参营师生数高达10万人。

近年来,教育部、各省教育部门纷纷下发文件对研学旅行进行规范,对主办、承办单位资质要求给予明确,对项目的设计和活动安排提出更高要求。教育部今年7月颁布的《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试行)》规定,举办者要为赴境外研学旅行团组配备随团带队教师,并指定1名带队教师为领队。团组的带队教师与学生的比例一般不低于110。学生年龄结构偏小的团组,需酌情增派带队教师。

“今年暑假共有3000余名学生报名参加我们组织的赴境外研学旅行项目,而随团教师、境外营地的领队以及苏教国际的工作人员达到了587人,师生比15.4,尽管安全成本增加了,但是安全系数提高了。”贺兴初说。

《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试行)》规定,境外研学旅行的教育教学内容和学习时长所占比例一般不少于在境外全部行程计划的1/2。要注重活动特色,丰富教育内容,可以选择或者包含环保、科技、人文、自然、历史、文学、艺术、体育等主题活动。

今年4月,江苏省教育厅联合七厅局发布境外修学旅行新规,其中也明确要求教育内容不能少于2/3。贺兴初分析说,在这样的背景下,该省以往存在的一些国内外机构和个人“跑学校”推广线路的情况,今年得到了明显遏制。

孙云晓认为,除学校以外,应鼓励更多主体参与研学旅行,特别是应充分发挥群众团体、公益组织等的积极性,利用各自的优势来举办形式多样、各具特色的研学旅行活动,努力形成优势互补、功能完备的研学旅行教育体系。(记者 王强 沈大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