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芳的“红酒阳光会所”位于东二环一座有25层高的公寓楼的顶层露台,露台被主人用玻璃墙围了起来,边角摆着许多绿植,十几把藤椅围着用整木劈成的长条木桌,靠玻璃一侧的地面还隔了一条蜿蜒的小水渠,水渠里游着几条观赏鱼……惬意的环境与红酒品牌的氛围非常搭调。吴新芳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特意准备了西点水果冷餐,邀请大家品鉴公司出品的“百利生本草干红”。 

“百利生本草干红是用枸杞子、灵芝和红花三味中药与进口干红葡萄酒配制而成的”吴新芳介绍道,为了能够保持干红原有的口感,他们采用了获得国家专利的“冰点融酿”工艺技术,将提纯后的中草药精华与进口干红基酒,在零度左右的密闭环境中浸溶28天之久,然后装入橡木桶中窖藏一年左右,使中草药的有效成分与干红中的葡萄精华充分融合后,才装瓶出厂。

        

1990年,吴新芳北大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东城区从事政研工作。两年多之后,吴新芳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辞职下海。南巡讲话后的那一年,全国公职人员在下海的据说有三十万,历史称为“92派”。

2001年的一个机遇,让他与中医中药结缘,他开始做中成药的营销代理。这期间,他突出地感受到健康养生理念在社会上的兴起,一些著名和非著名的中医西医到处宣讲健康知识,普及养生理念,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对各种健康养生充满了期待,大健康产业露出了端倪……

在这种氛围中,吴新芳看到了身边蕴藏着的巨大商机。一次,曾主持研究过清宫医案的国医大师陈可冀院士的一番话提醒了他。陈院士介绍说,清宫医案里有很多养生药方很有价值,值得开发。受此提醒,吴新芳找来一大堆资料,仔细翻查,寻找有价值的线索。突然,雍正皇帝的“扈从医师”、可以“内廷行走”的天主教传教士罗怀中,进献给雍正的“西洋葡萄药酒”的记载让他眼前一亮——中国自古以来都是用黄酒或白酒来炮制药酒的,这个与宫廷画师郎世宁一同来华的传教士用葡萄酒炮制药酒还真是闻所未闻。为什么不可以研制本草葡萄药酒呢?为什么不做出来一款既美味又有养生保健价值的现代本草葡萄酒呢?

有了这个想法,吴新芳便开始着手研究市场基础和技术条件、国外“草本配制葡萄酒”的发展历程、国内红酒市场的发展现状,其中,西方红酒和中国本草养生两种文化之间是根本冲突还是可以圆融,令吴新芳大费周章。但是,当身边一些朋友还在质疑这种“混搭”的时候,吴新芳已经坚定了做“葡萄药酒”的信心。

中国葡萄酒产业与西方比先天不足,品种、风土、种植、酿造、销售,无一不是模仿秀。目前,进口葡萄酒已经达到1000亿元的规模,占到国内红酒消费总量的30%。面对激烈的全球红酒竞争,中国红酒发展不谋求改变的话,早晚会成为一个很烂的畸形的市场。

中国红酒的发展要接上中国消费者和中国文化的地气。这个地气可能就是中国人认同红酒的健康价值。于是,吴新芳看到了跨界的“本草红酒”的东西方交融点,那就是“养生”。从这个入口,吴新芳走进了自己的红酒世界。

“在干红葡萄酒中植入养生本草,创新中西合璧的新品味。或许可以闯出一片开阔的蓝海”。

吴新芳在辞职下海的十余年里,做过国际贸易,搞过图书出版,也做过医药营销。“这些不过是一些谋生的职业而已”。已经赚到钱的他认为自己选择“本草葡萄酒”有一种使命感,北大人那种特有的清高和自信留在他骨子里。

“想干好一件事情,需要初恋般的感觉和宗教般的信仰。”吴新芳认为他找到了这种感觉。北京大学作为中国第一学府,不仅培养了大量专业人才,也“盛产”360行各类怪才:养猪的,卖肉、卖米粉的,串糖葫芦的,出家的…..吴新芳大概能算北大毕业生乃至国内本草红酒第一人吧。

  2010年年末,凝结着吴新芳和中医药专家、酿酒专家智慧的“百利生本草干红”诞生了,并获得了“国食健字”批准文号,全称为“百利生牌杞红葡萄酒”,其中的“杞红”是枸杞和红花的简称。这是国内第一个本草干红文号,在吴新芳看来,这还意味着一个新品类的诞生,这个新品类就叫做“本草干红”。

“三年多的时间,我们聘请的中医药学专家对近百个中药组方进行研究筛选。确定的灵芝、红花、枸杞子的方子非同寻常,它要体现中医养生“养五脏、补气血、通经络”根本理法,药性要平和、有效,补而不腻、通而不滞,色泽不能与红酒相冲突,还不能破坏红酒优雅的口感。”吴新芳说起这个过程如数家珍,双目闪烁着光彩,这是一种创业人的状态,很能感染在场的人。

选择红酒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进口的“火山灰土质”干红葡萄酒,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成为百利生的首选,国外完备严苛的葡萄酒种植酿造水平,又可以远离农药残留和重金属的担忧。

美味的口感绝对不是混搭能做到了。百利生本草红酒的融酿过程,就是一个无氧“微发酵”的过程。美妙柔和的百利生醇厚口感来源于这个发酵过程。“药用植物先要用制药工艺醇提出精华,再在冰点温度环境中,与干红葡萄酒沉置28天,还要再窖藏一年左右,才装瓶上市销售。”

     

“一款美味需要三个条件。”吴新芳讲起了他的食品观,“一个是食材原料,一个是制作工艺,还有一个就是用心做事。”百利生在较短的时间内,赢得了广泛的认可,吴新芳认为源于这三项原则。百利生恪守优质原料的选择,并严格质量把控。百利生的核心团队多是名校科班毕业,吴新芳说,一个好产品要能够把人性的光辉折射出去,产品才具有了生命力,这或许是食品制造行业的一条成功法则,消费者能够从产品中咂摸出百利生团队的滋味。

2013年7月,北京市药检所和北京市疾控中心的第三方抽检结果表明,百利生本草干红所含的功能性“标的物”——多糖含量指标,是国家质量标准的两倍,也就是说,百利生本草干红中含有较多的健康营养物质。同时,百利生本草干红在重金属指标和有害菌群等指标上,检测数据仅为国家限定标准的十分之一和百分之一。

百利生上市后还得到了一些国际同行的认可。在北京Top Wine红酒展上,法国罗纳河谷的酿酒师协会的Jerome  Mancosu会长将百利生带回了法国。不久,吴新芳收到了法国葡萄酒同行的邮件,他们如此评价:“法国人在品尝时深感惊讶。这款本草干红拥有非常漂亮的酒色,良好的不透明度,良好的香气,轻微的水果和植物香料的味道,回味悠长,赤霞珠的香气涵盖枸杞的香气,葡萄的味道很明显。”

来自法国葡萄酒同行的评价让吴新芳感到了欣慰,但他觉得这是好的开始。这是一类“更养生的干红”,中国的养生本草是一个宝藏,探索“美味而又养生”的本草红酒远无止境,吴新芳相信,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或许,“本草红酒”能够成为中国红酒一种未来,或许,“百利生”可能成为中国红酒的一张新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