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唯品会称正申请支付牌照 拟用大数据优化特卖

8月14日,唯品会公布了2014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唯品会第二季度总净营收同比增长136.1%至8.294亿美元,超过之前预期的7.8亿美元至7.9亿美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2640万美元,同比增长192.1%。

8月18日,唯品会首席财务官杨东皓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利润的增长主要原因是由于唯品会的规模不断扩大,与品牌商的议价能力提高;另外在品类也做了优化,比如服装的毛利率高于其他品类,占比达到60%的水平。

连续七个季度盈利的成绩,唯品会当属国内电商领域的第一家。

不过,数据显示,唯品会二季度运营利润环比下降21.5%,净利润环比下降1%。杨东皓表示,环比利润下降是受到乐蜂网的影响,目前乐蜂网仍在亏损当中。

2012年3月,唯品会以每股5.6美元的价格在纽交所“流血上市”,但随着该公司作为在国内B2C电商中首家实现盈利,股价节节高升。唯品会一直受到资本市场追捧,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已经上涨了近50倍,2013年以来就上涨了近10倍。

乐蜂的协同效应

除了同比高增长的净利润,唯品会的活跃用户数和订单量也都同比得到了显著的增长:2014年第二季度,活跃用户数量较去年同期350万人增长了167.9%,至930万人;本季度订单数由上年同期的1100万份增长了138.4%,至2630万份。

今年2月,唯品会斥资1.125亿美元收购了化妆品电商乐蜂网75%的股权。对于乐蜂网与唯品会所产生的协同效应,唯品会董事长沈亚在财报分析师会上透露,今年第二季度乐蜂网创造了200万张订单,并吸纳了130万的新活跃用户。

杨东皓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收购乐蜂以后驱动了唯品会化妆品业务销售额的增长:一季度是1.67亿美元,二季度是1.77亿美元。“按品类算,唯品会已经是目前线上化妆品行业第二大电商。”杨东皓说。

事实上,目前电商领域化妆品质量问题频发。对此,唯品会品牌及公关副总裁冯佳路对记者说,进口的水货化妆品价格便宜,但是“水货必掺假”是业内皆知的事情,在唯品会和乐蜂上经过海关检验的行货正品,并且采取自营的模式,不做第三方平台,杜绝假货问题。

“入仓模式,以盈利能力很强的服装作为核心业务来支撑,加上化妆品和服装有天然的共同消费群体,这是我们进军化妆品行业的底气。”杨东皓对记者说。

杨东皓认为,品牌的精选、800多人组成的专业买手团、规模效应、特卖专属物流体系,这些都是唯品会的核心竞争力。

据了解,在仓储方面,唯品会为自营模式,而在配送上则是“干线+落地配”模式。杨东皓表示,未来唯品会还会尝试自建落地配,入股、参股物流体系。

唯品会的未来战略

近期,艾瑞咨询发布的首份《中国网络限时特卖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自2008年起,国内特卖市场连续六年实现三位数增长,2013年该市场规模达378亿元,同比增长100.5%,唯品会以38.1%的市场份额领跑。艾瑞预计,2016年中国网络限时特卖市场规模或将突破1800亿元。

唯品会成功于它的特卖模式,而杨东皓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目前唯品会还未在尾货特卖市场占据绝对领先的地位,因此未来还会继续专注于该模式,暂未过多地考虑其他商业模式。

“中国的特卖市场本身体量大,自身的增长也很快,市场本身的潜力还远远没有发掘,在未来五到十年我们都要专注于特卖市场,现在特别担心的是管理层过早盲目地多元化。”杨东皓说。

而在移动端上,唯品会也有了一定的增长:今年第二季度唯品会移动端销售占比46%,而去年同期这个数据仅为12%,到了今年7月,唯品会移动端销售已经达到52%的占比。

杨东皓对记者说,为了拓展移动端业务,唯品会单独成立了移动事业部,直接向COO汇报,并且通过一些促销政策来推动移动端的发展。“这是因为移动电商大势所趋,但是如果没有这个环境,在移动端进行促销之后用户还是会回到PC上进行购买。”

截至2014年6月30日,唯品会所持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6.355亿美元。虽然说要专注于特卖模式,但依靠强大的现金流,唯品会也在进行优化商业模式的探索。

唯品会近期在美国硅谷圣何塞成立了首个海外研发中心,旨在利用硅谷在移动端及数据挖掘领域的精英人才,不断提升唯品会在大数据、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等领域的技术能力。 “数据是电商区别于传统零售的一个主要特点,电商的数据自然而然地保存,把这些数据收集起来并加以挖掘和分析就会发现规律性的东西,因此我们对大数据抱有很大的希望。”杨东皓说。

事实上,目前包括阿里巴巴(滚动资讯)、京东等各大电商都已经上线了互联网金融业务,而这方面唯品会还尚未向外界透露过多的细节。杨东皓表示,其实唯品会在互联网金融也已经有所布局,包括分别在上海和广州拿到的两个小额贷款牌照。“去年我们在上海也拿到了一个保理的牌照,并有一个独立的支付团队在申请第三方支付的牌照。”杨东皓对记者说。(编辑 卢爱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