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广州鲍参翅价格暴跌金钩翅去年1400现在600元

广州鲍参翅价格暴跌金钩翅去年1400现在600元
   在一德路的一家海味干活市场内,门可罗雀。

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上周发布《中国鱼翅消费趋势最新报告》(下称“报告”)称,过去两年,广州的鱼翅零售价格平均下跌近一半,销量下滑逾八成。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了广州鲍参翅等高端海味品批发最集中的一德路发现,萧条的市场行情印证了这份报告。记者发现,不仅是鱼翅,几乎所有的高端海味品价格都已跳水,与去年同期相比,普遍跌价三五成。对于后市,有业内人士悲观认为,价格若想回到早些年的水平,恐怕只是一场黄粱美梦了。

行情:鲍参翅价格普降,鱼翅一度降了七成

连日来,新快报记者以顾客身份走访了位于一德路的十五家海味行进行取样调查,有十二家商行的鱼翅降了五百到一千元,普遍降幅达五六成;而鲍鱼和海参等少则降四五百元、多则降三四千元,基本都降了三到五成。

与一旁人流如织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相比,一德路上的海味干货市场却显得有些冷清。一些商行老板要么三五成群地斗地主,要么在一旁玩手机。面对日渐低迷的市场行情,商家们的一致行动就是降价。

在海中宝海味干货交易中心对面的一家店铺,听说记者要买点干货送礼,经销商李先生推销道,“这个是菊花翅,去年卖3000(每斤,下同)多的,现在2000块钱。如果你想要,给你个批发价1800!”见记者犹豫了一会儿,他又说,“你要是嫌贵,这里还有500块的,去年1200都很难买到。”

而这样的“好事”不只发生在一家店。在山海城干果海味副食商贸中心的志鑫海味行,一位潘姓老板娘对走过路过的顾客称“全都按批发价出售”。潘女士称,本来应该卖1400元的金钩翅,现在600块钱,降价近六成。“最艰难的时候甚至跌了七成,只能卖到400块。”

不仅是鱼翅,鲍鱼降价也不逊色。“去年两头鲍还能卖2200元,现在降了1000块。八头鲍更不用说啦,今年才700元,去年要卖到2000多。”面对满铺的高端货,潘女士叹了一口气,“不亏本就不错了。”

在丽生行这样的高端海鲜礼品店,由于价格动辄成千上万,随便一降也就是好几千。店主告诉记者,他们的极品鲍如今的价格只要6400元,而往年,能达到10000元。

“鲍参翅”三兄弟中的海参也难逃折价的命运。在百汇丰海味行,日本海参价格都是2500元,老板孙宏斌认为,“海参价格现在已经降到了谷底,春节时还能卖到3100元。”在群鹏海味行,一款日本产的关东参在去年同期的价格高达7000元,而今年的价格只需4000元,降了四成多。

应对:卖得多就亏得多,部分商户选择下架

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无法忍受“卖不动”所带来的损失,十五家海味店中有三家下架了鱼翅、鲍鱼等海味品。

“如果酒楼不来进货,我们一个月都很难有一单生意,问题是酒楼现在也很少来了。”山海城玉英海味行的店主表示出无奈。在走访的过程中,新快报记者发现大部分顾客的目光基本上锁定在咸鱼、虾米、公鱼仔等大众海味上。至于鲍参翅这些“高富帅”,则少有人问津。不单如此,有些商家甚至已经将一些高端海味品“下架”或“雪藏”。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山海城首层一家海味行虽然还在坚守鲍鱼生意,但店里目前仅零售150元的,批发则是120元。该店老板冯女士表示,“几千块一斤的我们早就不卖了。”

不少商家表示,由于囤货量大,销路又受阻,不得不将价格降得很低进行促销。虽然降了很多,但这毕竟是高货值商品,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多数都没有这样的消费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消费习惯。有鱼翅批发商称,量价齐跌的结果就是,很多商家已经不做鱼翅生意了。

广州市海味干果行业商会副会长伍惠汉对新快报记者表示,随着价格的暴跌,那些高端海味干货的剩余利润空间已变得逼仄,“甚至出现 卖得多就亏得多 这样的市场困局”。当蛋糕变得越来越小,甚至无利可图时,有的商行便选择放弃高端海味干货的市场。

预期:中秋有望带动销量,但现在行情或已是常态

无论是降价还是活动促销,这都无力改变高端海味品“低迷”的大行情。业内认为,这些“高富帅”过往身价高居不下的行情恐难再现了,目前的价格可能已是市场常态。

中秋将至,有商行店主认为,随着“双节”来临,送礼需求会多一些。志鑫海味行店家表示,“中秋节的需求肯定会比现在旺盛,高端海味产品价格会上涨300元到400元。”不过,玉英海味行老板则认为,现在消费习惯尚未转变,“就算送礼,也很少会选鱼翅、鲍鱼这样的贵重物,中秋节的销量和价格情况还不好说。”

伍惠汉认为,“双节”来临顶多会带来更多高端海味的销量,但是至于价格方面,短期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动。据他预计,整个高端海味市场正回归到市场常态,“恐怕很难重现前两年的高价位,今后可能会小幅振荡,短时间内不会大起大落。”

伍惠汉也透露,行业的不景气,逼迫着整个海味市场不得不转型,广州市海味干果行业商会正在牵线搭桥,筹建“一德批发网”。“一德路的海味商行将跟随时下流行的O2O销售模式,将线下的市场阵地拓展到线上,各家商户抱团发展,”伍惠汉介绍,“预计9月底或10月初就能上线。”

不过,伍惠汉坦言,O2O销售模式的上线,一方面,短时间是无法代替线下实体店的;另一方面,这对目前的市场行情会有一定的帮助,但也仅是实体店的补充。

在伍惠汉看来,如果一德批发网上线运营,加之各大商行调整销售模式,“三年内,广州的高端海味品销量有望提升五成左右。”

延伸

酒楼鱼翅降价两三成

销量大不如前

与此同时,鲍参翅的终端环节——海鲜酒楼也在经受市场变化所带来的阵痛。上述报告称,“对中国消费者的在线调查表明,85%的人表示他们过去三年以来已不再消费鱼翅菜品。新快报记者从唐苑酒家、广州酒家、鸿星海鲜酒家、海景鱼翅海鲜酒家等多家酒楼了解到,目前饭桌上的高端海味菜品也受到“多米诺效应”影响,相关菜价同比下降了两到三成,今年上半年一些海鲜酒楼的鱼翅销量不到之前的的四成。

据了解,广州酒家去年300多元/位鱼翅菜品,现在低至200元/位。唐苑酒家也打出一些“平民价”,其工作人员称,“鱼翅消费低至98元/位,比去年便宜了20元左右。”至于鸿星海鲜酒家以及海景鱼翅海鲜酒家,去年200多元的鱼翅菜品,今年平均跌了50元上下。

尽管如此,主打海鲜菜品的鸿星海鲜酒家以及海景鱼翅海鲜酒家的销量大不如前,据其工作人员透露,与上年相比大概下降了三到四成。不过,广州酒家称,由于该酒店并不以海鲜菜品为主,所以受行情影响较小。该酒店总经理助理赵利平解释称,“目前公务接待以及商务接待的订单虽然减少了,但是酒店推出的 平民价 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销量和去年基本持平。”

为了改变现状,大部分酒楼在降价的基础上进一步促销。鸿星海鲜酒家的工作人员介绍,针对海鲜消费,该酒家目前推出了会员优惠服务“充1000元送400元”。唐苑酒家则也推出了海鲜类菜品的优惠活动,“消费满300元就可以有39元的优惠券”。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公款接待减少,鱼翅等高端海鲜菜品的需求已进入疲软期。伍惠汉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酒店的高端海鲜菜品将退居二线,“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将选择自己在家里做,慢慢形成大众化消费,这也就是从酒店消费转向家庭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