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午,高德交通发布的《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显示,在最拥堵的10个城市排位中,上海超越北京、杭州,成为第二季度全国平均交通拥堵指数最高的城市。

重庆排第四位,拥堵延时指数2.07。这一数据,引发重庆网友争议和业内人士的反对。

数据怎样采集?

统计早晚高峰主干道

昨日,晨报记者与数据发布方(高德交通)取得联系,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的统计数据全部来源于实时交通系统,全国城市拥堵道路Top10的道路选取标准统一,均为大于2km的快速路、主干道,选取早高峰7:00-9:00、晚高峰5:00-7:00时段的数据作样本。

数据从哪里来?

地图导航记录样本

实时交通数据采集,通常采用的是大量行业运营车辆(如出租车、物流车)作为浮动车,通过GPS车辆装置、无线通信设备,将车辆行驶信息,如时间、速度、坐标、方向等实时传送到浮动车信息中心,经汇总、处理后生成实时路况信息。

另一个重要数据来源于地图导航。地图导航可以详细记录车主的出发地点、目的地、旅行时间等,每天可拿到几十万份样本,然后由专业人士进行分析,并累计成一个季度的数据。

声音

市交管局秩序支队副支队长魏伟:

主城3600公里干道,拥堵路段仅103公里

就10大拥堵城市排名,市交管局秩序支队副支队长魏伟表示,选取城市部分主干道、依据早晚高峰时段的出行数据作拥堵延时指数计算,只能说明某一时段、某个路段的交通运行情况,若以此呈现整个城市的道路交通,这一说法不科学。

按照交管局的最新统计,主城区3600公里的城市干道上,拥堵路段103公里,仅占3%,堵点40余处,在国内主要城市中算是较理想的道路标准。魏伟认为,判断城市道路交通是否畅通,应将城市所有干道和整体出行时间、车速等指标纳入其中。

“老重庆人应该都清楚,主城交通最堵的除了大桥,就是特大型立交,比如新牌坊立交,它承担了5个进出口的交通压力。”魏伟说,按照畅通工程的标准,机动车通行某个路口时,若能在交通信号灯的三个周期内通过,就算正常状态。

重庆交大教授任其亮:

主城干道高峰平均车速24.5公里/小时

对于“拥堵延时指数”,重庆交大教授任其亮认为,它是判断一个城市交通的重要指标,但不能以点代面地作为唯一指标,来衡量某地交通的整体运行状态。

今年5月,市规划局、市交通规划研究院发布的《2013年重庆市都市区交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重庆机动车拥有量已达404.8万辆。其中,仅主城区去年私家车就增加了9.9万辆。

报告还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去年,主城区内环以内,干道高峰时段平均车速为24.5公里/小时。任其亮说,与国内部分直辖市、省会城市对比,重庆主城区干道平均车速、交通运行总体都处于国内较好水平。

理性看待城市交通 10大拥堵路段确实堵

针对重庆10大拥堵路段,重庆交大教授任其亮的感受是,这些路段在早晚高峰期确实比较堵,主要与两个因素有关:土地功能运用、承担交通运输功能的叠加。

以新牌坊立交为例,重庆以北的渝北、北部新区住宅区集中,其土地承担了大量的居住性功能,“居住在北边的人,工作又往往在商业、行政和就业岗位较集中的主城南部地区,每天大量的人需要通行新牌坊立交,完成居住地到就业地的交通跨度。”

再比如海峡路,它是连接南岸与九龙坡、陈家坪等地的干道,还担负着主城前往湖北、湖南、重庆渝东南等地过境车辆的压力,两者叠加,高峰期拥堵就很正常了。

中国城市 拥堵延时指数排名

上海市 2.16

杭州市 2.10

北京市 2.09

重庆市 2.07

深圳市 2.05

广州市 2.02

福州市 1.98

沈阳市 1.94

成都市 1.93

济南市 1.91

上海以平均拥堵延时指数2.16,成为二季度全国最堵的城市。重庆的平均拥堵延时指数为2.07。这意味着,市民在拥堵时段通过同一条道路花费时间是非拥堵状态时间的2倍以上。

名词解释>

拥堵延时指数

是指高峰下的旅行时间除以畅通时旅行时间的倍数。比如,早高峰你从你家去办公室上班可能需要50分钟,而通畅的情况只要20分钟,拥堵延时指数就是50/20,也就是2.5。

重庆10个

最堵路段

五童路(2.94公里)

五童立交到五里店立交桥

拥堵延时指数:3.14

高峰/平峰时速:21.36/67.00

虎头岩隧道(2.06公里)

经纬大道到华村立交桥

拥堵延时指数:2.68

高峰/平峰时速:23.19/62.00

红黄路(2.17公里)

红土地立交到红旗河沟立交桥

拥堵延时指数:3.01

高峰/平峰时速:19.58/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