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预算单上很明显可以看到“799”改成“999”。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王女士希望快点完成装修。

“7”字加个半圆弧,就变成了“9”,仅此一加,一个799元/平方米的套餐,就成了999元/平方米的套餐。日前,市民王女士向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投诉称,她请上海荣欣装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欣装潢”)装修房子时遭遇“数字游戏”。8月20日,记者现场采访后,荣欣装潢已于8月21日与王女士补签变更协议,王女士也接受了荣欣装潢善后处理。律师则认为,装修公司擅改数字套餐行为系典型合同欺诈。

设计师不到场施工进展慢

今年6月27日,市民王女士与荣欣装潢签约,约定以包工包料形式,装修位于场中路阳曲路一套68.5平方米的房子,装修价格为62670元,装修工期自7月3日至9月3日,逾期一天违约金为30元。

王女士说,这套房子是家里的老房子,正式准备装修时,荣欣装潢在东方购物频道推出999装潢套餐广告,“就是999元/平方米,想想这个价格可以接受,就打电话到东方购物购买这个套餐。”

套餐购好后,她就联系荣欣装潢设计。“设计师不到场测量,怎么设计?”王女士告诉记者,最先到场的两人不是设计师,她多次催促并许诺“不会亏待”后,那位林(音,下同)姓设计师才上门测量,并在测量后拿走了200元“好处费”。而在签完装修合同后,对方又要她在《东方“999”套餐装潢预算》和以“补差价”名义出现的《增减项目单》上一一签字。

王女士说,由于信任东方购物频道,荣欣装潢也是她眼中颇有名气的老品牌公司,她没有多想,也没有细看,就一一照办。

然而,7月3日正式施工后,她又发现装修工人“三天打鱼两天撒网”,多次向荣欣装潢反映后,工程仍进展缓慢,“45天里只来了15天”,眼看装修竣工日期即将来临,她向东方购物反映,由东方购物向荣欣装潢“施压”后,装修工程才步入正轨。

“7”改“9”得999套餐

就在此时,她进一步发现实际施工情况与原来所说有出入,比如,《增减项目单》上说卫生间墙壁有上、下腰带各23片,厨房间墙壁有腰带30片,但实际施工中,厨房间墙壁没有贴腰带,卫生间墙壁也只贴26片腰带,按照《增减项目单》所列50元/片价格计算,少贴50片就相当于“省”了2500元。

进一步查询中,王女士还发现,荣欣装潢999套餐没有“补差价”一说,而且,虽然她向东方购物所买的是999装潢套餐,但荣欣装潢与她所签《东方999套餐装潢预算》中的第一个“9”,是在打印好的“7”上划了一个弧形后“演变”而来,也就是说这个《东方999套餐装潢预算》,实际是一个《东方799套餐装潢预算》。

想到自己购买的999元/平方米装修套餐被799元/平方米装修套餐替代后,还被以“补差价”名义签《增减项目单》,王女士怀疑自己在荣欣装潢“数字游戏”中被欺诈:一方面,原来约定的装修标准被“缩水”,另一方面,还要为“补差价”买单,如此一“缩”一“补”中,她多付的钱款有几万元。

[调查]

附件合同“补”出几万元

8月20日,记者来到王女士家装潢现场发现,如王女士所说,卫生间墙壁确实只贴一条腰带,厨房间墙壁则没有贴腰带。虽然距合同约定竣工日期只有10余天,但涂料还没有刷,门也没有装,王女士丈夫担心工程不能如期竣工。

王女士出示了她向东方购物买的这个装修套餐,套餐标注有“豪华”字样,装修合同主合同装修总价为62670元,这62670元也是《东方999套餐装潢预算》上所列总价。

不过,这份《东方999套餐装潢预算》上,“999”中的第一个“9”,一眼就能看出是在印刷基础上,人工画一道弧后“演变”而来。

而《增减项目单》则有两份,一份《增减项目单》上,大多数项目后确实有“补差价”说明,总价25672元;另一份《增减项目单》总价为23236元,包括新粉墙面、拆旧项目等项目,均被注明“以甲方(即王女士,记者注)签字为准作为合同附件三”,“如有增减,按实结算”。

王女士解释,这两份《增减项目单》中,那份总标价为23236元的《增减项目单》主要为原有装修拆除费用,虽然标价为23236元,但荣欣装潢已同意优惠至18000元,她的疑问集中在那份总标价为25672元的《增减项目单》上。

[最新进展]

双方经协调 补签变更协议

记者与荣欣装潢联系后,对方有关方面负责人杨先生回复记者确认,王女士当初通过东方购物购买的确是999套餐,该999套餐是一个“模板”性质套餐,每平方米装修价格为999元,具体装修内容、使用材料都作了具体说明,承接顾客装修业务时,装修总价格就是装修面积乘以999的结果,不存在“补差价”概念。

8月21日下午,荣欣装潢杨先生与林姓设计师一起来到王女士家装修现场。现场,杨先生批评了林姓设计师后,王女士与荣欣装潢有关工作人员补签了变更协议,协议约定,双方原来所签合同中增加项目无效,具体装修价格还是以王女士原来所购的999套餐为准。

对于被指欺诈一说,杨先生给予否认,“客户也认为是沟通存在认识上的误解”,他说当初顾客虽认购买的是999套餐,但实际签约时,又觉得价格贵了,才改用799套餐,“第一次的合同上客户也签过字的,今天她说她不懂、看也没看就签了。我们暂且不谈法律效应,我们今天的合同变更是原合同的延续。”

不过,记者将杨先生的话转述给王女士后,她否认“沟通存在认识上的误解”,也从没有认为999套餐价格贵,不能接受,更没有说过要将999套餐变更为799套餐一事,她坚持认为自己被欺诈,但因为杨先生昨天态度真诚,自己除了按999套餐装修好房子外,没有其它“想法”,就“顺从”杨先生意思,补签了变更协议。

[律师说法]

有意涂改套餐是典型欺诈

上海力帆律师事务所龙陈律师认为,消费者购买999套餐后,装修公司应该按999套餐与其签约,若装修公司在消费者没有同意情况下,就擅自将“7”涂改成“9”,以成本更低的799套餐替代999套餐,利用消费者对有关专业知识不了解之局限,让其签字确认,是一种典型的合同欺诈,按照《消法》要求,应该以其不当利益为标准值“退一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