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80年代,云南产的黑节草(铁皮石斛)加工生产的“广南西枫斗”、“黑节西枫斗”等枫斗中的上品,在广交会上与外商的成交价为每千克3600美元。20世纪90年代,广州清平市场铁皮石斛每500g的价格高达1000元。时至今日,铁皮石斛的价格也是一路飙升、居高不下,只见攀高之势,未见丝毫回落。铁皮石斛在市场上有如此高的身价究竟为何?“千金”之说又何以见得?

首先,从铁皮石斛的生长习性来说,真可谓是“娇生惯养”。气候、温度、湿度、位置等一系列的因素都可以决定它的生存质量和成活率。石斛属兰科植物,附生性和气生性对气候环境要求十分苛刻。不喜冷不喜热,唯独偏爱湿润阴凉的地方,上有可以遮阴的树丛,下有潺流的小溪河流,若稍有干旱便遭到致命的摧残,娇嫩的叶片香消殆尽,只有待到温暖的季节才可以再获新生。

其次,从铁皮石斛的繁殖能力来说,真可谓是“厚积薄发”。介于铁皮石斛此类的结构和生长制约,自身繁殖能力极低,每个果实空有数万粒种子,子孙后代却屈指可数。因为铁皮石斛的种子极小,没有胚乳,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条件下需要与一些特定的真菌共生才能萌发。这种“借力”就决定了石斛微乎其微的繁殖能力。

再则,从铁皮石斛的中药药理来说,真可谓是“奇中之齐”。大多数人都知道人参、冬虫夏草,却罕见铁皮石斛。石斛在名贵药材中被称为“滋阴圣品”,以铁皮石斛提炼的枫斗更有“千金草”、“软黄金”的美称。《本草再新》:“理胃气,清胃火,除心中烦渴,疗肾经虚热,安神定惊,解盗汗,能散署。”石斛之所以既能养阴又能补养,有增强代谢、抗衰老等作用,在于它的性味和归经。味甘、入脾,脾肾同源、平者双补,又因其无毒,可以长久服用,从而奠定了其养生中的重要作用。

最后,从铁皮石斛整体来说,由于野生资源极其稀少,濒临灭绝。因而滋生出一种新的培养模式——人工栽培。在铁皮石斛人工培养上结合生长习性和各方面因素不断实验,人工种植的铁皮石斛拥有和野生石斛相同的功效,不仅延续了铁皮石斛这一名贵物种,而且解决了市场日益扩增的急切需求。北京绿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就是铁皮石斛行业的代表性企业。其全产链的运营模式,专业化的研发团队,成熟的研发技术,打造了铁皮石斛研发领域的优越地位,绿象旗下云南云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铁皮石斛行业仅几个拥有“GMP”认证、“药品生产许可证”资质的企业之一;目前拥有配方专利、发明专利、包装专利近20项。 “云尚”品牌5A级铁皮石斛系产品以纯正铁皮石斛为原料,产品形态从原生态铁皮石斛鲜条、枫斗、花饮深加工的铁皮石斛超微粉、纯粉含片及复方的铁皮石斛养咽冲剂、铁石斛抗氧化清脂胶囊、铁皮石斛浸膏产品一应俱全。

结合铁皮石斛独特的药性,在日益重视养生和生活质量的今天,铁皮石斛身价“千金”也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