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冰桶挑战”背后的互联网赢家:被批评有作秀之嫌

“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泼了,一加手机创始人刘作虎泼了,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泼了……”互联网界的大佬们玩起了“冰桶挑战”接力,纷纷“湿身”。不过,网友们除了对大佬们大玩“冰桶挑战”围观追捧之外,也有人质疑,大佬们的行为是否有炒作多于慈善之嫌

ALS Ice Bucket Challenge(ALS冰桶挑战赛),一个原本陌生的词汇在最近火爆起来。在一位资深互联网业内人士看来,虽然互联网行业“一直很热闹”,却多以“独乐乐”或几家企业间“口水战”的形式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冰桶挑战赛”的出现,不仅将诸多大佬们彻底“捆绑”在了一起,甚至变成了互联网行业的“众乐乐”。

“除了慈善和公益项目,很难想象,这么多互联网‘大佬’能为了一件事采取同样的行动。”对于在圈内流行的“冰桶挑战”,8月27日晚,这位互联网资深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感慨称,“这么多‘大佬’密集的互动,确实有很多年没有见到了。”

8月28日,《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参与“冰桶挑战赛”的互联网“大佬”,不仅有“TABLE(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金山小米系、E是360系)”中的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公司的董事长李彦宏、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和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还包括了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蒂姆·库克这样的国外IT巨头。

ALS,即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又称卢·格里克症或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俗称为渐冻症,是一种渐进和致命的神经退行性疾病。著名科学家斯蒂芬·霍金就是“渐冻人”。

“冰桶挑战”出现的初衷,就是为了给ALS患者募捐,引起全社会对“渐冻人”的关注。至少,就目前的效果看,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及互联网等各行各业“大佬们”的参与,“渐冻人”正逐步为人熟知。

不过,这几日,市场的反思也逐步出现。有人认为,不少人参与其中是为了博眼球,为自己的产品造势;也有人认为,不必过分苛求,至少参与者确实捐助了“渐冻人”。

美IT巨头先行

按游戏规则,参加挑战的人如自浇冰水,要以上传视频为证,并有权点名另3人接力。如被挑战者不愿被冰水淋湿,便要向ALS协会捐款100美元。

“冰桶挑战”这项活动如果进行追溯,最初可能来源于7月4日新西兰一个癌症协会发起的活动,即通过向自己头上“淋冰水”,显示对身患癌症的病人及其家属的关怀和支持。7月15日,美国职业高尔夫运动员Chris Kennedy决定接受挑战,并指定他的表姐接力此活动,因为,他表姐的丈夫得“渐冻症”已有11年。

但《华尔街日报》的说法是,“冰桶挑战”来自高尔夫球场,“几位球员间相互召唤,是这项挑战的最初来源”。

“或许,无须考证‘冰桶挑战’来源于哪个项目。反过来,我们真的要感谢互联网,是它让全球的人们都知道了‘渐冻人’和‘冰桶挑战’。”科技发烧友包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有统计显示,短短两周内,这个“游戏”就从美国蔓延至欧洲、亚洲,乃至整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特别是在中国,这个活动尤为火爆,其火爆程度远超它的发起国,一时间,商政、演艺界名人都开始向自己泼水。

从传播的角度看,最初是从美国新泽西州州长点名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开始的。据美国《赫芬顿邮报》8月15日报道,扎克伯格在完成挑战后点名了3个人,其中就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

外媒称,盖茨在网上贴出了视频,“他先是观看了扎克伯格往自己头上倒冰水的视频,然后对着摄像镜头说,自己打算提升一下这个活动的水准”。“我接受这个挑战,但是我想以更好的、非常规的方式做这件事。”盖茨说。

随后,除了盖茨和扎克伯格,苹果CEO蒂姆·库克、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等美国科技界“大佬”都加入了该活动。据称,蒂姆·库克是接受了来自苹果全球市场营销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发出的挑战,并让著名音乐人迈克尔·弗兰迪帮忙往自己头上浇冰水。

中国“接力棒”

对于中国互联网从业者来说,参与到“冰桶挑战”,或要感谢盖茨。当时,他点了俄罗斯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Limited(下称“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的名。

“从‘点名’的情况看,你能看出中国互联网行业与国际接轨的路径。”上述互联网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DST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渊源其实很深。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俄罗斯互联网巨头,不仅是微博鼻祖Twitter、团购鼻祖Groupon和Facebook的投资者,还与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腾讯及京东商城有关联。其中,DST协同银湖投资,早在2011年就购买过阿里巴巴的员工股,更早前,腾讯则以3亿美元的代价反向投资了DST。

同样是在2011年,他曾以“个人投资”的方式,对小米进行了投资。本次“冰桶挑战”中,正是尤里·米尔纳点了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的名。

雷军之后,“接力棒”就到了百度CEO李彦宏手中。完成挑战后,为了证明没有弄虚作假,百度公司就在微博账号中发布了自己挑战冰桶的信息。微博这一渠道,随后也成了不少名人公布“战果”的主要渠道。因此,亦有互联网人士直言,“微博是本次‘冰桶挑战’的互联网赢家之一。”

不过,也有人提出,在雷军之前,实际上已有中国的互联网从业者进行了冰桶挑战。一加科技创始人、原OPPO副总经理刘作虎是真正意义上国内“冰桶挑战”的第一人,他点名的人中包括周鸿祎、华为荣耀CEO刘江峰和锤子手机CEO罗永浩。

还有人认为,除了微博收益之外,国内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同样在这一轮挑战赛中有所受益。一位原互联网视频从业人员8月27日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点击量的提升,带来的不仅是流量,更有广告效益,“因此,互联网视频企业或该感谢一下冰桶挑战”。

事实上,视频企业的负责人也参与到了挑战赛中。8月18日晚,《国际金融报》记者曾在土豆映象节现场亲眼见证了优酷土豆CEO古永锵和土豆网总裁杨伟东接受“冰桶挑战”的一幕。

有接受挑战的,但也有婉言拒绝的。比如,魅族手机创始人黄章就在魅族论坛中表示,“由于在家办公无法适应抛头露面的场面,最终选择捐款100美元。”而忙于和载乐网络科技创始人王自如骂战的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选择的也是直接捐款。

莫忘初衷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冰桶挑战”的还有手机产品。防水的三星手机在完成冰桶挑战后,就有意点了苹果手机的名,但并没有得到苹果方面的应战。

对此,有人质疑,公益背后的推广意识太浓。早前,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选择在星巴克西雅图总部的Coffee Workshop Nine工作坊门前身着带星巴克LOGO的T-shirt及星巴克围裙,让两位同样穿着星巴克围裙的员工用印有星巴克LOGO的水桶将自己浇得湿透——这也被视为推广痕迹太浓的案例之一。

针对全球出现的“冰桶挑战”现象,《纽约时报》发表评论:“冰桶活动到了现在发展成了参加人的自我狂欢,这个是利用为他人谋福利的幌子去享受自己的影响力的活动。”

中国媒体也发表评论称,“冰桶挑战”到今天已不折不扣成为了“病毒式营销”的手段,“起码它成为了一个载体,巧妙地被舆论领袖、公益声势、产品特性等多种元素有机结合到了一起”。这应该是“冰桶挑战”发起者始料未及的。

甚至,这个带有狂欢气氛的募款活动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亦被批评有作秀之嫌,且是“另一种形式的逼捐”。美国环保主义者更称,在像加州这样干旱缺水的地方玩这个,“是对水资源的公然浪费”。

“但你又怎么能否认传播效应带来的好处,又怎么能否认科技大佬们切切实实的捐助呢?”上述互联网人士发问,“总的来说,还是要平衡地看待问题。”

至少从美国ALS协会提供的数据看,名人效应确实有所显现。据称,今年7月29日到8月18日,“冰桶挑战”活动已为其带来1560万美元的捐款,远高于去年同期的180万美元。“在ALS历史上,我们从来也没有见过类似这样的事。人们在冰桶挑战中所体现的同情心、慷慨及幽默感让我们无比地激动。”美国ALS协会首席执行官Barbara Newhouse称。

中国民政部新闻办官方微博“民政微语”8月21日称,随着目前社会关注度的提高,建议活动的组织者更加注重活动的实效,避免娱乐化、商业化的倾向。“民政微语”同时称,“冰桶挑战”活动以轻松有趣的方式宣传关爱罕见病患者的理念和相关的医疗知识,“带动了社会各界许多有影响力的人士参与,起到了很好效果”。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张强对媒体说,“冰桶”捐款引发的争议是全社会的一场“公益挑战”,同时也是促进中国公益行业发展的“好机会”。

他直言,大家认为关注和资源好像是汹涌而来,但当一阵风过去,恐怕真正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杯水车薪”,“希望借由这次争议,让社会更多地思考公益行动之后,如何完善中国罕见病的公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