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就近入学,“想说爱你不容易”

9月1日,全国中小学迎来开学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地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政策落实情况总体良好,但不少家长对学区房看涨、名校被弱化、生源师资难融合等问题又有新忧虑。这项旨在遏止“择校”痼疾的教育改革举措,依然期待更多的体制创新和政策保障。

    学区房看涨:从“择校”转向“择学区”?

    开学第一天,不少房产中介在北京市一些小学门口搭起了售房招牌。今年,“就近入学”政策让不少地方的“学区房”再火一把。

    记者走访北京市一些房产中介发现,不少老旧小区的房价因为“在片内”一夜飙升。如,青年湖小学和第171中学(优质资源校)结成“九年一贯制”对子后,青年湖小学学区房两个月内每平方米上涨了6000元。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为了让儿子顺利就读第40中学,范先生购买了学校附近一处高价楼盘。他告诉记者,“就近入学”政策收紧后,很多缺关系、少门路的家长都把“学区房”当成名正言顺的择校渠道。记者在第40中学附近看到,一处名为“帝王国际”的楼盘就在学校东北角,每平方米价格在一万二三,前来看楼询问学区房政策的家长络绎不绝。邻近打着学区房旗号的楼盘,一平方米均能多卖2000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政府推行“划片就近入学”的初衷很好,家长期待孩子上好学的心态更无可厚非,但在校际间差距依旧较大的前提下,新的“划片”政策有可能使“择校热”转向“择学区热”。

    但在山东省济南市,一些热门的学区房成交价上涨并不明显,主要原因是从去年开始,济南市中考政策进行了重大改革,明确到2016年中考时,普通高中要把招生计划全部分配到初中学校,择校生不能享受指标生待遇,升入优质高中的机会大大缩小,这让不少购买学区房或者准备择校的家长变得犹豫起来。也有不少家长在采访中表示唯恐划片政策“年年有变”。

    北京、石家庄等地教委负责人均表示,今后将充分考虑适龄学生人数和分布状况、学校规模、招生计划、交通状况等因素以及新建小区、廉租房等难点问题,依据街道、路段、门牌号、村组等为辖区内每一所公办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都划定招生范围,尽可能实现“无缝隙”、“全覆盖”。“如果确需调整,我们将邀请人大、政协、纪检、监察、教育督导等相关部门和家长代表参与,进行审慎论证。”石家庄市教委负责人说。

    名校集团化:分校冲淡名校这杯茶?

    作为北京市名校集团化办学的代表,东城区史家小学目前下辖500多名教师和5000多名小学生,校长王欢是6个小学的法人。

    “我的当务之急是做出‘史家标准’,让‘史家小学’的品牌和质量在6所学校均得以实现,不能让学生和家长失望。”王欢说。

    作为“划片就近入学”的配套支撑措施,各地都在大力推进名校集团化办学,即以名校与弱校“结对子”的方式,促进名校的优质教育资源向弱校流动。然而,记者在北京、河北等一些地方走访时发现,不少家长对结对子后的“弱校”实力依然心存疑虑,甚至仍在想方设法送子女入读名校本校。

    “分校过多是否会冲淡名校这杯茶,已经引起了很多家长的注意。”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各地名校大规模新建分校及合并普通校,如果仅是挂上优质校分校的牌子或是简单照搬名校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未必能把原来的普通校办成各方面水平与名校一样的分校。而家长一旦看明白其中的端倪,依然会挤破头抢优质校,择校问题就会卷土重来。

    熊丙奇认为,名校集团化对于促进义务教育均衡确有一定积极作用,但也要防止出现校中校、重点班、快班、慢班以及变相的择校、择班现象。

    生源大融合:师资流动跟不上?

    北京市东城区织染局小学是一所普通小学,以往每年入读该校的京籍孩子也就三、四个,其余90%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弟,而今年由于市里严格落实划片就近入学政策,片区内35名适龄京籍儿童全部入校。

    “生源的大变化带来了家长阵容的大变化,也对我们的师资水平提出高要求。”校长王凤岭说,近10年来,织染局小学家长受教育程度以初中文化为主,2013年一年级学生家长中只有7人为大学文化程度,而今年一下增加到20多个。

    储朝晖指出,从全国范围看,义务教育不均衡已由过去主要表现在硬件上转变为软件的差距,其中最突出表现在师资方面。不少地方为实现教育均衡建起了“漂亮”的薄弱学校,但家长不愿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要解决这类问题,必须进一步缩小优质校和普通校之间的差距,促进教师、校长资源在不同水平学校间正向流动。

    “过去五年,东城区对我们投入的力度非常大。在硬件上,我们已经和资源优质校没什么差别了,家长也看得到。在软件上,我们正在逐步发展自己的特色,比如劳动技术、知心教育等,希望家长对普通校也有新认识。”王凤岭说,织染局小学和优质校黑芝麻小学已经结成深度联盟,也将努力促进两校教师交流。

    此外,往年一些城市义务教育阶段的优质学校择校生比例超过50%。今年“就近入学”严格贯彻后,部分择校生被“挤走”,新老生源和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如何融合发展,也成为优质学校面临的新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当前不少大城市加速推进的“教育均衡”也在加剧城乡教育生态失衡,一些城市学校面向全国招聘特级教师,造成师资队伍“乡村空,城里挤,一级一级向上比”。

    “乡村教育的墙角被挖空了,良性的教育生态也很难真正建立起来。”储朝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