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健身5家门店资金断裂的事情令很多消费者心有余悸,2011年4月中体倍力阳光100店又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关店。一时间,预付费类消费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礼品、折扣诱惑冲动消费

不久前,南先生在志新桥附近的云川台球俱乐部办理了一张1000元的预付费会员卡。办卡时店员告诉南先生,这张卡可在北京联网的云川台球店直接用卡内金额消费,台费打8折。在未联网的云川台球店,以8.5折的价格现金消费。

2011年5月10日,南先生到丰台区寻找云川台球俱乐部打球,连问了几家店,店员均表示未联网不能刷卡。于是南先生按照会员卡后面提供的各家店铺的电话挨个询问,令他意外的是,所有的店铺均没有联网,换句话说,他卡里的千元钱只能在办卡的云川台球俱乐部使用。

商家服务偷偷打折

办理权金城会员卡的李先生也有种被忽悠了的感觉。去年他在权金城牡丹园办理了一张2000元的洗浴会员卡,店员告诉他这张卡可以在北京权金城的其他店铺使用,可李先生发现,其他店铺的门票价格都不一样。

王女士在一家美容院办理了一张2000元的预付费会员卡,在消费近900元后,店方突然将店内的服务价格提高,王女士提出将会员卡退费,但却未得到答复。

有自营店也有加盟商

满女士从事美容美体行业多年,她表示,所谓连锁店,服务质量、水平、标准参差不齐。“如果是自营店,服务标准、收费标准可能会和总店一样,但有些品牌出于扩张需求,大肆招揽加盟店,加盟店一般是按年交纳加盟费,有的甚至仅仅是租一个‘牌子’用。你在总店办的预付费卡,加盟商没拿到钱,人家也不愿意让你用。同理,你在加盟店办的会员卡,自营店也不愿意让你用。”

门槛低缺乏监管

笔者咨询了中关村附近的一些磁卡系统销售商,普通的预付费充值销售系统价格基本都在万元上下,卡本身的成本也只有几元钱。相对低的成本让预付费会员卡四处泛滥。

法律学者认为,消费者的预付费在产生消费之前仍归消费者所有,公司企业无权对其进行处置。但由于有关部门对预付费卡内的资金缺乏监管,一些公司通过销售预付费消费卡进行融资,一旦投资失败,消费者的权益自然无法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