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丽的陷阱”:细数美容院的多重消费诱饵

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白领李盼盼怎么也没有想到,月入仅过五千的自己竟然会在半年之内砸下三万元在美容院。

“美容院的营销都是让你觉得不花这钱太对不起自己了。”李盼盼感慨道,起初并没有任何消费想法的她,被一次免费体验所诱惑,然而馅饼变陷阱,先后投入上万资金后,她发现这是一场停不下来的消费。

与李盼盼一样,有相同经历的爱美之士不在少数,她们纷纷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踏入了“美丽陷阱”中。美容院不仅没有让她们变得如憧憬中的那样美丽,反而徒增许多烦恼,花了不少冤枉钱。

中国的美容院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至今走过了三十多个年头。三十年间,被视为是“有钱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场所,也开始“飞入寻常百姓家”。美容院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呈现出鱼龙混杂的景象。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我国已有专业美容企业116941个,相关从业人员544900人,2011年营业额1562亿元,2012年达1658亿元,同比增长6.20%。

然而,伴随美容院数量走高的不仅是营业额,假冒伪劣产品、消费陷阱等一系列词汇也充斥着美容服务市场。近年来,各地工商局接到的相关美容院的投诉渐渐增多,消费者频频中招。

免费、赠送、折扣多重诱饵

半年前的一次逛街经历至今都让李盼盼心有余悸。

今年三月的一个周末,李盼盼来到天津市滨江道友谊商厦内逛街。这时,一位女士递给她一张卡,热情地向她推介:“我们美容院在搞活动,拿这张卡就可以进去免费体验哦。”

李盼盼思索着不用花钱,便在半信半疑中进了美容院。随后,美容师为李盼盼涂上一种体验产品,美容师一边为她做脸一边颇为担忧地说道:“你的毛孔太粗大了,局部皮肤不干净。”正当李盼盼还以为美容师是在善意提醒时,美容师立马切入主题:“我们有一款产品,专门针对年轻女孩子,现在做活动,可以免费赠送一套产品试一试。”

听到免费,李盼盼又心动了。试用产品后,李的噩梦开始了。“谁知道她给我试用的产品是把毛孔打开的,这个步骤把脸弄得非常红,根本就没法见人。然后说需要买一个把毛孔闭起来的产品,配合美容院的仪器,才能把发红的毛孔镇定住。也就是免费为你打开毛孔,逼你花钱闭合。”李气愤地回忆。

同时李被告知,亟需购买的产品是一支小瓶的精华,售价一千,还要配合几万块一套的仪器,在该美容院才能使用半年。自此,李盼盼走上了办卡之路,面部保养项目以及配套产品一下子花掉了她一万二千元。

以为天上掉下来馅饼,原来是个陷阱。免费礼品只是个“开胃菜”,正餐是美容体验,而高额要价才是真正的“辣招”。除了免费、赠送和折扣多重诱饵外,威逼诅咒等软硬兼施也是美容院的惯用招数。

对于李盼盼的遭遇和感受,江西高校大三学生小杨也深有同感。小杨心有戚戚地说,美容院给她试用了产品后,最后却要求其交钱完成接下来的“疗程”,并恐吓她“否则脸就会烂掉”。无奈之下,小杨交了3000元,带回了一堆自己也不清楚来路的护肤品。

除了以免费吸引眼球,很多美容院推出的折扣套餐也非常诱人。今年8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上海市南京西路818广场的一家女子美容院,该美容院店长介绍,该品牌在上海有上十家连锁店,主要为中低端消费,并极力推荐体验。

价目表上显示,脸部美容项目为3980元24次。记者以价格太高,并没有带足够钱财为由拒绝。该店长立即改口表示,目前正在搞活动,活动特惠价为2000元18次,名额有限。如果同时办理背部按摩和脸部美容,将可以再打八折。如果现在办卡,可以送一个免费脸部套餐。

如果美容院打折的价格还未吸引顾客,那么自己提出一个低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丁女士曾经在一家香港知名的减肥中心里,将一个减肥项目从接近3万元港币砍成了3000元。

丁女士自从这第一次在美容院消费后,才明白原来美容院可以砍价这样狠,成本可以这么低:“很多朋友都不知道可以讲这么多,可能3万元到最后2万多就成交了。剩下的全是美容院的净利润!”

差价如此之高,只为引诱消费者加入。“这只是挖的第一个坑,只有进入美容院,才有机会引诱你消费。”多位“资深沦陷消费者”颇有经验地介绍。

根据她们的经历,一旦进了美容院就要做好花钱的准备。多位消费者告知:“美容师会不停地向你推荐美容项目、美容产品,总之目的就是忽悠客户多花钱,这样他们可以拿高回扣。”

停不下来的推销消费

以为办一张年卡、消费一次就可以“逃出”美容院了?李盼盼直言,这太天真了。用她的话说,美容院连续推销根本停不下来,消费者刷卡也停不下来。

李盼盼在做脸部美容的时候,她的美容师总是会“好心”提醒她:“白领老是坐在办公室,脊椎不太好,你要常来做做背。你是我的老客人,我这是为你好,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优惠特价的名额。”说着便推销起按摩背部项目。耳根软的李盼盼这一次刷掉了2000元。

等背部项目快要做完的时候,她的美容师又告诉她,美容院又新进了一批国外的脱毛设备,现在只要2000元就可以永久脱毛。李盼盼表示最近资金紧张,美容师提出可以分期,甚至提出她可以先垫付。讨价还价之后,李为脱毛项目又付掉了1000元。

刚做起了脱毛项目后不久,脸部美容项目就快结束了,美容师说这只是第一个疗程,要想皮肤彻底好起来,还要做第二个疗程才会有效果。自此,李盼盼也明白了,以后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以及更多的疗程。

于是,在美容院不断的推销攻势之下,李盼盼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因不同的项目而掏钱包。

除了力销不同的美容项目之外,美容院还会推销产品。

记者采访的多位消费者均有过被推销产品的经历。路小姐被伊美娜(特力时尚汇店)免费体验引上钩办了一张年卡后,每次进行脸部护理都要面对美容师不厌其烦地推销各种产品。

美容师“好心”地告诉路小姐,只有这些产品才能治好她脸上的青春痘,配合脸部项目做效果更佳。经不过软磨硬泡,路小姐先后投入了一万五千元。

推销项目和推销产品是美容院收入的主要来源。一位专业美容机构的店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醒,美容院分为正规美容院和产品美容院,其中产品美容院一般指那些服务不规范、以销售美容产品为主的美容院,消费者是不适合去这样的美容院做皮肤护理的。

该店长告诉记者:“美容师的绩效主要是靠办卡和推销产品,不论是什么级别的美容院都是一样的。”

上海一位美容顾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一位美容师做一个100元的项目赚8元,也就是提成8个点。但一位顾客同时做脸部护理、脱毛或者背部按摩等两三个项目,提成自然翻番。至于每个项目的价格,美容师有一定有自主权,所以还出现了讲价的情况。”

在绩效的刺激下,美容师们不遗余力地和客人们拉近关系、打好交道,以美容院新推名额有限的优惠项目和折扣价格引诱消费。

五花八门的加价借口

在消费的过程中,随时变动的价格也是要提防的陷阱。

李盼盼就在和美容师谈定脱毛项目价格后,遭遇美容院变脸。原先说好的分五次永久脱毛为1000元,在做了两次之后,美容师却说:“公司升级了设备,这次花了几十万从德国进口了脱毛仪器,效果比之前好,价格也高了,把我们这成本也推高了,你是不是要再加点钱?”

突然变动的价格让李盼盼无法接受,这一次她拒绝了加钱要求。

在众多美容院的官网和大众点评等信息中,美容院的简介和广告均特别提到包括先进设备在内的砝码。例如类似“采用国际先进的美容美体仪器设备及优质科学安全的美容养生产品,并有一批拥有精湛技术手法的美容顾问,结合国际专业SPA手法提供服务”等推介语在各大美容机构随处可见。

除了以高端仪器为由加大砝码外,美容院所用产品如精油如换用更高价位,也需要加价。此外,不同级别的美容师服务费用也不尽相同。

上述美容院店长告之:“美容院工作人员多分为美容技师、美容顾问、副店长,最高是店长。如需要由美容技师换成副店长服务,也是要加价的。”

打问号的效果

各种推销、手法后,当你砸下重金期待如美容师吹嘘的美容效果时,很可能得到的结果却并不那么“美”。

路小姐前后共花进去一万五千元做面部护理,结果做了七次脸后痘痘越来越严重。“我过去吵了一次,改氧疗了四次,效果甚微,现在满脸痘痘和暗粒毛孔堵塞。后来才发现这家店在大众点评网上恶评不断。”她要求退钱后不满地说。

据最新报道,今年8月仓山工商局受理了一起要求美容院退款的投诉。杨女士在芬芳丽影美容馆办理了一款祛斑美容套餐,一个疗程2.5万元,可以做8次祛斑。彼时,美容馆称其可以在任何时间来消费,并且承诺经过5次就能祛斑,另外3次是后续美白护理,

然而杨女士在做完5次后,雀斑依然没有去掉。十分失望的她不想再继续治疗,于是要求美容馆履行承诺退款。不曾想,该美容馆却以“祛斑效果因人而异”为由推卸责任,坚持不退款。后经调解才退完杨女士2.5万元。

路小姐和杨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根据消费者协会公布的2014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在服务投诉中,美容美发服务投诉量居前五位。2013年上半年美容类服务投诉量达4398件,到了2014年上半年,这一数字增至6015件,上升36.8%。

据悉,当前美容院多为民营,有资料显示,中国超过90%的美容院均为民间资本投资,且该行业多以中小企业为主。中小民营企业受规模限制,往往意图通过压缩成本或者加价来保障利润,这些都导致了美容院中存在诸多消费陷阱的现状。

南京整形医院周医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知道的一些大型美容院还都是很正规的,他们也有在积极转型。但是美容院的门槛低,参差不齐,很多小型美容院还是主要以经济利益为追求而不顾顾客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