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社会资本办医遭歧视 政策落地频撞“玻璃门”

北京9月3日电 :为什么政策利好在众多民营医疗机构负责人的眼里仍是“天花板”、“玻璃门”?政策无法落地究竟“卡”在了哪里?近日,在人民网举办的“民营医院座谈会”上,多家民营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和行业代表、专家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和建议。

“我们对于民营医院对每个文件出台都抱着极大的热情和信心。”座谈会上,北京北亚骨科医院院长肖正权指出,民营医疗机构的负责人们非常关心这些利好的政策落实需要多长时间,怎么落实,各级主管部门的态度是什么。“从落实的角度来说,我作为一个民营医院的代表,认为不理想。应该说是迟迟没有落实。”

政策落实究竟卡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好的政策在现实中却被称为“天花板”、“玻璃门”?有些业内人士认为,这与政策落实过程中某些部门对民营医疗机构尚存在一些偏见甚至是歧视有关。

设备配置准入几乎成了悖论

“政策无法落实就像设置了一个个小门槛,正确但是不合理。”肖正权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在大型医疗设备准入政策上,需要医院有一定的门诊量才可以配置,但是民营医院由于成立晚等客观原因,无法在短时期内拥有足够的门诊量。

这几乎成为一个悖论,像鸡与蛋的问题。

“你没有这么多的门诊量批给你大型设备不是浪费吗?这样说合情合理。”肖正权认为,但是如果没有大型医疗设备,谁会相信医院有良好的医疗水平?哪个专家会来一个连CT都没有的医疗机构?没有大型的设备,没有专家,又如何吸引患者?这让民营医院的发展壮大陷入了死循环。

“政策的落地需要相关机构进一步简政放权。”对此问题,人民日报高级记者白剑峰认为,国务院鼓励社会资本办医这个文件的出台,确实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但政策出完之后落地遇到了问题,落地太慢。

“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过程就是政府自我革命的过程,简政放权的过程,过去很多权利,不该有的权利也在用,而且用的不太得当。”白剑峰说,这种权利的应用没有促进整个医疗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而是变成一个增大寻租的空间,导致了今天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状态不理想,所以需要简政放权。这是一个艰难而痛苦,并且漫长的过程。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进步,政府也在不断的放权利,只保留了一些大型的社会审批权利。”白剑锋补充道。

医保审批是“拿着放大镜挑刺”

在很多民营医院看来,偏见或歧视来自方方面面。以医保为例,很少有民营医院可以顺利拿到医保资格。对此,肖正权认为“标准是一视同仁,但执行不是一视同仁。找民营医院的不足时甚至是在拿放大镜‘挑刺’。发现有一点点问题,就会红牌拿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肖正权眼里,相关机构在审查公立医院的资格时似乎放弃了“放大镜”,有问题也看不到。

“我们喊了多少年的医保落地,医保虽然落了地,但是对于医保管理者,却要拿出万倍放大镜,专门找出一点点问题,拿下。”谈到这里,肖正权有些激动,“中国民营医院当中有几个有医保?天天喊着发展民营机构,这不是一句空话吗?政策根本就不落地,说辞很多。”

除了医保的资格,医保的额度也要平等对待。“不管是什么性质,治病救人是这个行业基本,不能根据所有制的形式确定医保额度。”白剑锋指出,医保的保障程度越来越高,医保的收入已经占到医院收入的50%以上,杠杆作用已经开始发挥,可以用医保来制约医疗行为,但额度也能卡死一家医院。

政府在医保审批及额度限定上一定要转换角色,一视同仁管所有人。准入门槛可以降低,但是监管绝对不能降低,而且是要要求更高。

民营医院会出现欺诈,一方面是办医理念不正确,另一方面则是监管不到位。没有全过程的监管,处理问题简单粗暴,要么开着,要么关掉,浪费社会资源,也不符合监管体制。在市场准入等方面一视同仁,在医疗质量监管更要一视同仁,以保证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院长不放人多点执业无法实现

在医疗行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人才,对于民营医疗机构而言,最缺的也是人才,多点执业在政策上的放开给民营医疗机构带来了曙光。但在诸多医生和民营医院的院长看来,多点执业仅仅是“看起来很美好”,因为目前的政策限制,一位公立医院的医生想要真正实现多点执业,还要获得所在医院院长的同意。

医生更像是医院的“私产”,公立医院院长不放人可以理解。“我现在是民营医院院长,如果明天我坐到公立医院的院长的位置,也绝不签字。”对此,肖正权表示理解,“我是民营医院院长,期盼能够让这个政策落地。如果我是公立医院院长,怎么能让专家到民营医院那去?到别人家去我都不干,因为核心竞争力就是专家。”

民营医院没有好的人才,很难发展好品质;没有好品质也吸引不来好人才。解放医生,这又是个死结。

“民营社会资本办医要想发展起来,最核心的问题就是医生问题,公立医院垄断了最优秀的人才,数量上、质量上占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优秀的医生,社会资本办医是绝对不会发展起来的,现在必须为他释放人才。”白剑锋认为,释放人才方面政策已经有进步了,从单位人已经开始允许多点执业,迈向社会人的第一步,但是还远远不够,这不是一种彻底的革命,只是过渡期。

最终的目标应该是实现医生成为自由人,和国际接轨。国际上,所有的国家医生都是自由人,跟律师、会计师是一样的,他们不会隶属于某一个单位,不是某个单位公立医院的私有产品,而是一个公共资源。

实现医生成为自由人的目标要打开人才流动的通道,将公立医院去行政化。去掉行政化以后公立医院还是公立医院,私立还是私立,但是人员是流动的,可以聘任何医生来。这样有一个好处是,医生可以兼职,可以到私立医院半天,也可以在公立医院半天,也可以自己开诊所,可以合伙人,也可以医生团队一起,解放医生的生产力。为人才打开一条通道,最后让社会的医疗资源更加丰富,让他们更有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