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年,我国无论是沿海还是内地,工厂集中的地区频频出现“招工难”,工厂招不到足够的工人,一些企业没办法开工。工厂的老板猛然发现,要想招到足够的工人,就必须大幅度提高工资水平,因为,这时候他需要和其他工厂争抢工人,而不是只给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工资就可以了。对工资水平从停滞不动到陡然上升的转折点,一些学者惊呼,“刘易斯拐点”已经来临。

“刘易斯拐点”

“刘易斯拐点”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劳动力从剩余向短缺变化的转折点。

在“刘易斯拐点”之前,是人求工作,不涨工资也会有源源不断的劳动力;在“刘易斯拐点”之后,是工作求人,不把工资涨到足够高的水平,就招不到合适的员工。

如果中国经济的“刘易斯拐点”正在来临,那么对于找工作的人来说,特别是对即将进入就业市场的应届大学毕业生们应该是个好消息,实际情况怎么样呢?

2014年高校应届毕业生达到727万人,约占全年新进入市场的劳动者数量的一半,再创历史新高,其中约有300万人找不到工作,或者只能从事薪水较低、自己不满意的工作。为何大学毕业生并没有因为“刘易斯拐点”来临而好找工作?

回答上面的问题,我们要从两个层面来看待“刘易斯拐点”:一个是普通的制造业劳动力的层面;另一个是高学历劳动力的层面。

中国号称“世界工厂”,目前正处于工业化的中期阶段,工业以服装、机械设备等制造业为主,需要的工人主要是学历、技术不太高的劳动力,其用人比重一直维持在六成以上。由于教育体制改革滞后导致人才培养与市场需求不适应,占新生劳动力近一半的大学生根本无法与市场六成以上的中低端需求相对接,80、90后新生代农民工就业需求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因而这部分劳动力的供给的确出现了“刘易斯拐点”,从剩余转变成缺乏的状态。

应对 “刘易斯拐点”的挑战

要应对 “刘易斯拐点”的挑战,中国的制造业企业要么提高工资待遇,吸引工人来自己的工厂;要么把工厂的业务搬迁到劳动力供给充足的地区,那些地方的工人工资还比较低,工厂可以支付得起。我国沿海地区的许多工厂选择了这个方式,把业务搬迁到劳动力成本更加低廉的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去做,业界把这种趋势戏称为“MADE IN CHINA+1”,意思是把工厂开到中国以外的国家,这样可能更赚钱。这样做,对中国国内的就业市场会有什么影响呢?很显然,最大的影响就是工作岗位,尤其是中高层职位无形之中减少了。工厂搬迁到国外,和工厂相关的一些中层乃至高层职位,自然有一部分会由国外的当地人来供职,适应大学生工作的机会也就减少了。

由于连年扩招,从2003年至2014年,12年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累计接近1亿人,总数翻了一番还要多,因而高学历劳动力供给十分充足。从“刘易斯拐点”的角度看,高学历劳动力还处于“刘易斯拐点”之前的工资平稳期,他们与老板议价的空间并不大,体面就业更难。

另外中国经济正面临转型,一方面,在大力调整夕阳产业和淘汰落后产能时,传统的就业岗位将大量消失。另一方面,由于科技进步、有机构成变化、劳动生产率提高等因素,传统工作岗位将大量摧毁。

这其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互联网技术,它的突飞猛进,在创造出了许多新的工作机会同时,也摧毁了大量的传统工作岗位。如网购的兴起让大量的路边商铺无人问津,甚至一些大商场的销售额、利润都大幅度下降,商铺的工作岗位因此减少;电子出版物的出现让纸质的报纸、杂志、书籍卖不动了,传统媒体的工作岗位也相应减少,大量的传统类型公司也将会被推毁,这些公司从低层到高层的工作岗位可能全部消失,许多原来薪水不错的员工被迫去从事一些低端工种。这样一来,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社会上的工作机会可能不仅没有增加,还会有所减少,中高薪职位也相应减少。无形之中,社会上的岗位薪金出现了两极分化,少数人赚取高薪,大部分人仅仅赚取维持生计的低薪。

再就是大学生的就业观念问题以及选人用人配套措施不完善使得人才不能合理流动。每年上百万的公务员考试大军、国企招聘火爆、民企乏人问津、一线城市扎堆儿求职、西部城市人才缺乏等现象,既反映出大学生的就业观念亟须更新,也说明我们的选人用人配套措施尚不完善,人才不能在不同行业、不同地区间合理流动,造成大学毕业生体面就业机制不畅通。

就业的曙光

那么,大学生要体面就业的曙光在哪里呢?应该在不久的将来。

一方面,由于中国正逐渐迈入老龄化社会,每年加入到就业队伍的年轻人总量在经历近些年的巅峰后,必然会出现减少的趋势,高学历就业者的“刘易斯拐点”也会在不远的将来出现,到那个时候,薪金待遇会有明显的上升。

另一方面,产业转型升级、科技进步,一开始可能会摧毁大量传统工作岗位,但最终会孕育出一些伟大的企业,并带动社会经济的整体提升,进而带动工作岗位特别是中高端工作岗位的增加。比如,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微软公司和苹果公司等高科技公司创造了大量的新型工作机会,先进的技术把大量的劳动力从笨重、繁琐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使他们摇身一变成了白领阶层。

再就是,未来政府将会着力通过缩小行业间、城乡间的差距,缩小收入、待遇、保障上的差距,保障就业公平、公正,让人才在不同行业、不同地区间合理流动,把庞大的就业总量分散到广阔天地当中去,那时大学生的就业天地将会更广阔,选择体面就业的机会也会增多。

所以,总的来说前途是光明的,只要大学生们能够不断提高自身的能力,再根据市场需求和个人能力谋划自己的职业道路,体面就业应该不难了。(湖南省委党校、湖南行政学院 副教授 王雪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