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卡宴洗车钥匙搞丢了洗车老板吓傻了:要赔七万多

卡宴车钥匙掉了,洗车老板吓傻了

9月7日,沙坪坝区天星桥一家洗车店老板江先生可谓经历了惊魂3小时———他洗车时将顾客保时捷车钥匙弄丢了,面临将近7万多元的天价赔偿,他的店又刚刚开业。还好,钥匙最后还是被人送回来了。

卡宴洗车钥匙搞丢了

江先生很年轻,几个月前在天星桥转盘附近开了家洗车场。洗车场是别人转让的,他花了10多万元转让费。刚开了一个月,生意还可以。中秋放假这几天,生意也还不错。

7日傍晚,店里先后来了一辆白色雷克萨斯轿车和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越野车。卡宴司机说,洗完车后他回来取。雷克萨斯车主是一名孕妇,她等在洗车场。

半小时后,雷克萨斯洗好了,孕妇将车开走。将近7点钟,卡宴司机来了,找江老板要钥匙。“马上、马上。”江老板摸遍全身,找遍前台,都没看到钥匙。“你不会开玩笑哟!”来取车的年轻男子有些紧张。江老板确认钥匙不见了。

10分钟后,一名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来到洗车店,他是卡宴车主王先生。王先生称自己到西南医院看病,叫司机到附近洗车。听说钥匙不见了,王先生住院床位还没安排下来,就直奔洗车场。

一把钥匙要赔七万多

“这个钥匙贵得很哦!”王先生咨询了保时捷专卖店,由于这把钥匙加装了安全锁车系统,保时捷又是全进口车,钥匙需去德国配,至少一个月才能配好。全部加起来,要花7万多元。

王先生这一说,把江老板吓得全身瘫软。“我这个店才开了一个多月,转让费都花了10多万元……”江老板事后说,一听到要赔这么多钱,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江老板打起精神,开始寻找车钥匙的线索。这辆保时捷是他亲自洗的,此外,之前开走的雷克萨斯也是他洗的。“想起来了,钥匙在那辆车上。”江老板找到了一丝线索———原来,他清洗卡宴内饰时,顺手将钥匙放在旁边雷克萨斯副驾驶座上。

疯狂寻找雷克萨斯

雷克萨斯是过路散客,没有手机号码,连车牌都没记。江老板自称快急疯了,无奈之下只好报警。5分钟后,110快处队民警胡振育、张涛赶到洗车场。

洗车店没监控,周边没监控,调查陷入僵局。江老板回忆,雷克萨斯应该是往西南医院老大门方向开走。

胡振育和张涛分工,一人在西南医院附近排查,一人负责调取监控。“实在不行,只有排查这个时段所有在附近活动的白色雷克萨斯了。”一时间,大伙都在疯狂寻找这辆雷克萨斯。

当晚10点过,正当江老板、卡宴司机、民警忙作一团时,一名男子走进洗车店。“你们是不是丢了一把钥匙。”男子说,“我朋友车上有一把卡宴车钥匙,她现在不方便来。”随后,男子将朋友电话留给了民警。

前天,民警赶到雷克萨斯车主家中,取到了卡宴车钥匙。“看到这把卡宴车钥匙,知道很贵,车主肯定很着急。”雷克萨斯车主说。

卡宴车钥匙掉了,洗车老板吓傻了

江先生差点要赔好几万元,他专门打电话感谢雷克萨斯女车主,并称她今后来洗车,不收钱。 

9月7日,沙坪坝区天星桥一家洗车店老板江先生可谓经历了惊魂3小时———他洗车时将顾客保时捷车钥匙弄丢了,面临将近7万多元的天价赔偿,他的店又刚刚开业。还好,钥匙最后还是被人送回来了。

卡宴洗车钥匙搞丢了

江先生很年轻,几个月前在天星桥转盘附近开了家洗车场。洗车场是别人转让的,他花了10多万元转让费。刚开了一个月,生意还可以。中秋放假这几天,生意也还不错。

7日傍晚,店里先后来了一辆白色雷克萨斯轿车和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越野车。卡宴司机说,洗完车后他回来取。雷克萨斯车主是一名孕妇,她等在洗车场。

半小时后,雷克萨斯洗好了,孕妇将车开走。将近7点钟,卡宴司机来了,找江老板要钥匙。“马上、马上。”江老板摸遍全身,找遍前台,都没看到钥匙。“你不会开玩笑哟!”来取车的年轻男子有些紧张。江老板确认钥匙不见了。

10分钟后,一名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来到洗车店,他是卡宴车主王先生。王先生称自己到西南医院看病,叫司机到附近洗车。听说钥匙不见了,王先生住院床位还没安排下来,就直奔洗车场。

一把钥匙要赔七万多

“这个钥匙贵得很哦!”王先生咨询了保时捷专卖店,由于这把钥匙加装了安全锁车系统,保时捷又是全进口车,钥匙需去德国配,至少一个月才能配好。全部加起来,要花7万多元。

王先生这一说,把江老板吓得全身瘫软。“我这个店才开了一个多月,转让费都花了10多万元……”江老板事后说,一听到要赔这么多钱,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江老板打起精神,开始寻找车钥匙的线索。这辆保时捷是他亲自洗的,此外,之前开走的雷克萨斯也是他洗的。“想起来了,钥匙在那辆车上。”江老板找到了一丝线索———原来,他清洗卡宴内饰时,顺手将钥匙放在旁边雷克萨斯副驾驶座上。

疯狂寻找雷克萨斯

雷克萨斯是过路散客,没有手机号码,连车牌都没记。江老板自称快急疯了,无奈之下只好报警。5分钟后,110快处队民警胡振育、张涛赶到洗车场。

洗车店没监控,周边没监控,调查陷入僵局。江老板回忆,雷克萨斯应该是往西南医院老大门方向开走。

胡振育和张涛分工,一人在西南医院附近排查,一人负责调取监控。“实在不行,只有排查这个时段所有在附近活动的白色雷克萨斯了。”一时间,大伙都在疯狂寻找这辆雷克萨斯。

当晚10点过,正当江老板、卡宴司机、民警忙作一团时,一名男子走进洗车店。“你们是不是丢了一把钥匙。”男子说,“我朋友车上有一把卡宴车钥匙,她现在不方便来。”随后,男子将朋友电话留给了民警。

前天,民警赶到雷克萨斯车主家中,取到了卡宴车钥匙。“看到这把卡宴车钥匙,知道很贵,车主肯定很着急。”雷克萨斯车主说。

江先生差点要赔好几万元,他专门打电话感谢雷克萨斯女车主,并称她今后来洗车,不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