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遭遇黑中介假房东 报警后还得自己解决

八九月份是房屋租房的旺季,求租的需求带火了房屋租赁市场,可是近期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电话12345接到不少市民电话,反映租房时遭遇黑中介、假房东的骗局。尽管被骗的租客们打电话报警,可警方却以经济纠纷,让租客们自行解决问题。“难道这些黑中介就真的没有人来管吗?”

事例1

三万定金打水漂

小郭、小辛和小苏是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三名女大学生,此前,她们之间并无交集,可是8月份的租房经历,让三个女孩成了共同的受害者。原来,女孩们被一位假房东忽悠,合租了位于望京大西洋新城内的一间两居室。从签订合同的那一刻起,她们带着三万元的定金,掉入了租房陷阱。

8月中旬,小郭和小辛在58同城上搜索到了位于朝阳区大西洋新城的这处打了隔断的两居室,这是由中天置地中介公司一位自称武凤铭的工作人员发布的租房信息。电话中,武凤鸣告诉她们,这间房已经交由他的好朋友吴连珍出租。吴连珍带两位女孩实地看房后,双方签了租赁合同。其中,小郭租房价格为2400元,押一付三后共计9600元。小辛租房价格为1550元,押一付三后共计6200元。小郭、小辛还分别向武凤鸣支付了1000元中介费。在接触中,吴连珍还以看病缺钱为由,向小郭借了1000元现金,并打下欠款字条。

当两位女孩月底搬入房中时,见到了第一位租客小苏。原来,小苏是在8月初租的房子,当时是押一付六,也支付了1万元。

8月28日,一纸来自北京满意行房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催款通知书贴在了房门上,女孩们平静的租房生活就此打破。小苏急忙致电通知书上的联系人,这才得知“满意行”是真房东,他们把房租给了吴连珍,但吴连珍交了2000元定金后,就一直以抱病为由拖欠租金24000余元。联系人获悉屋里还住了三个女孩后,他们也很惊讶,因为他们和吴签的合同中,有“不能转租”这一项。

“满意行”的工作人员告诉女孩们,他们租给吴连珍的价格是每个月6500元,而三个女孩支付的房租加起来才5300元。这时候,三个女孩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她们急忙致电当初签约的中天置地,被告知武凤鸣已经离职。

当晚,女孩们联系了吴连珍,对方表示第二天会去退钱,可是吴连珍只是补交了拖欠满意行的房租,对于女孩们缴纳的房费却迟迟不予理睬。满意行也告知女孩们赶紧清房。“刚住了一周,假房东就拿着我们的钱跑了,现在我们身无分文,往哪儿搬呢?”女孩们向南湖派出所报案。但民警认为这是经济纠纷,不予立案。几天后,满意行切断了屋内的电源,女孩们无奈借来了几台充电宝给手机充电,并将重要财物搬走。9月2日,6名满意行的工作人员清房,听着门外钝器猛砸门锁的敲击声和邻居家孩子的哭闹声,女孩们选择再次报警,但问题依然没能得到解决。为了追回欠款,女孩们还将吴连珍的丈夫约到家中,但他又趁机溜走。

9月4日晚,满意行再次上门砸门,女孩们怕出危险,前往南湖派出所报案,随后她们还向朝阳经侦大队举报,但两处的回应一致:“这是经济纠纷,不能立案,你们自己解决。”

女孩们说,大家准备将假房东告上法庭,但咨询多位律师后,律师们均表示民事纠纷讨回定金周期太长,不建议走法律途径。“为什么这么明显的欺诈都没人去管,让真正的诈骗犯拿着我们的钱逍遥法外?”

事例2

两道划痕索赔五千

“这简直是勒索!”租客赵先生在租下的新屋里刚住一晚,第二天便被房屋中介以地板上有几条“头发丝般”的划痕为由勒索五千块钱,他拒绝赔付后,中介就扣走了他“押一付三”的六千余元定金。最近,中介趁他不在家,将屋门强行撬开,致其屋中财物不翼而飞。

赵先生说,半个月前他租下了朝阳区管庄众亿嘉园一处房屋的客厅。中介人员告诉他,下午将为其打好隔断,当晚便可入住。随后,赵先生当场签约。晚上回来时赵先生看到,曾经的门厅已经变成“卧室”,地上还堆满了装修材料,不少白腻子盖在地板上,见如此脏乱,他和妹妹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他打电话让中介上门清扫。但两位售后人员冲进家中,一个人“坐标明确”的擦起地板上的白腻子,很快木板地上露出两道划痕,“怎么搞的?你得赔五千元!”赵先生一蒙,知道自己被敲诈了:“我们凭什么付钱?你要先证明这是我们弄的。而且要评估损失数额,不能任你信口开河。”听了这话,售后人员暴跳如雷:“金额我们定!你的六千定金一分不退了,再赔五千元赶紧搬走。”

赵先生向派出所报案,但警察认为这是经济纠纷,未予立案。前几天,中介公司再次打来电话催他:“你几点下班?还你定金,赶紧搬走,我们不租你了。”双方约在八点见面,可赵先生回到家中时,却发现房门被撬,行李和电子设备全部丢失。赵先生再次向属地派出所报警。目前赵先生借宿在朋友家,还未接到警方的反馈。

记者在赵先生家中看到,所谓的“划痕”就是地板上的两条约十厘米长的白道子。失去了警方的保护,记者在赵先生家采访时,他觉得“不宜久留”,因为中介公司的人神出鬼没,随时可能上门找茬。他听中介说,他们有“售后”,也就是负责强制让住户搬家的人。为此,赵先生十分愤怒:“这和盗窃有什么区别?”

和赵先生签合同的是北京晨新家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朝阳分公司,该公司在朝阳房管所并没有注册。北京晨新家园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朝阳分公司是其下属公司,但“联系不多”。事发后,赵先生曾想用法律维权,但中介公司对此有这样一段解释:“你们随便告,然后我们户头上一分钱不放,你赢了官司也拿不回钱。我们换个法人,换个地址,原公司注销了你还找谁去?”

原标题:这些事还得我们自己解决

事例3

黑中介坑完房东坑租客

刚刚给中介交完房租,却被房东告知由于欠费必须马上搬走。租客们到中介去理论,却发现中介被相同遭遇的租房者和房东们挤了个水泄不通。更令租房者们感到伤心的是,他们还在中介这边集体商量如何讨回租金,有的房东却已将房子换了锁。

这家中介公司位于北苑家园南侧易世达购物广场,名叫万家地产,十多位租房者和少数房东正商量着如何找中介负责人讨回公道。“上午来的时候,这里还有几个人在办公,但他们说,他们也找不到负责人,并且被欠薪。”一位租客小伙子说,他在几天前交了房租给中介,却被房东告知钱并没到账。趁着休息日的上午,他来到了中介公司,发现已有不少相同遭遇的人等在这里。见前来算账的人越来越多,尽管办公室里还有电脑和账本,中介的工作人员还是找借口躲了出去。

人们找到“万家地产”的营业执照,上面写着,其法人代表为“张运良”。另有租客介绍,这家店铺还有一个负责人名叫“孙万明”。事发后,大家给包括孙万明在内的业务员打电话,要么电话无法接通,要么对方称正在休假。

据其他商户介绍,这家中介公司在这里已有一年多时间。有租客说,他们曾经在附近发现过“万家地产”的连锁店,但目前其他的店都已经关张。有的租客甚至被中介公司电话催促,提前缴纳房租。“我们怀疑,他们就是骗了我们的房租之后,卷钱一跑了之。”一名租客猜测。

这些租客们已经交纳的房租,少则千元,多则万元,算起来不是一笔小数目。找不到负责人,房东和租客们都挺窝火,于是报了警,可是当民警赶到后却表示,此事非治安案件,建议大家走诉讼等法律途径。

不少租客还在店里商量解决方法,已有租客被告知,房东已经更换门锁。“今天晚上我们就得自己找地方住了。”这样的做法,让租客们感到寒心:“虽然房东也遭受了损失,但何必这么快就要将我们扫地出门呢?至少给我们个找房的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