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打击“黑车” 交通亮出组合拳

打击“黑车” 交通亮出组合拳

今年以来,主城区查获非法营运车辆3000余台,同比上升6%,整治成效虽显著,对市中心重要交通枢纽及郊区的“黑车”群体产生了威慑效应。但非法营运整治依然任重道远,破解非法营运难题除执法有力跟进外,更需举全社会之力。

新闻回放近日,一名女大学生在济南火车站误上黑车,被司机绑架囚禁4天,遭多次殴打性虐,所幸最终获救。就在不久前,20岁女大学生高渝在重庆阴差阳错搭上黑车,途中因争执被司机杀害……“黑车”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黑车”超速、宰客、车况差、交通事故频发屡见不鲜,安全隐患严重,弊端不一而足。今年以来,按照市交委关于机动车非法营运专项整治工作的统一要求和部署,各交通执法与运管部门主动出击,勇于亮剑,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全市非法营运现象得到有效遏制,道路运输秩序进一步好转。但整治非法营运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场持久的、艰难的战斗,执法部门的有力打击有效遏制了“黑车”的蔓延,但从根本上杜绝类似悲剧的发生,既需要执法部门的大力整治,更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黑车”,为何屡禁不止?

症结:利益驱动、供需矛盾

“黑车”为何屡禁不绝?究其原因,是因为“黑车”存在有现实条件的支撑。正规运力存在缺口。一是城乡结合部公交线路依然存在空白,对三级路面以下公路的车辆,特别是达不到夜间通行安全要求的夜班车,夜间22时至次日凌晨6时必须停止行车,以确保行车安全。二是部分偏远地区交通仍不发达。以城口县为例,当某个村的村民夜晚需要出门办事时,方便快捷的“黑车”成为了唯一的选择。三是城市公共交通网中还有盲点。随着城市城区范围不断延伸,公共交通的需求也急剧增加,城市客运供给出现巨大的缺口,无法做到全面覆盖,“黑车”应运而生。

“黑车”运营模式相对灵活。正规短途客运班车实行的是站对站的发班运营模式,而“黑车”推行的是点对点的接送模式,让群众尤其是赶时间、行李多的群众感觉更方便,也更愿意乘坐。

“黑车”收益较高门槛较低,具有成本低、投资少、收益快等特点,而且劳动强度、门槛相对较低,这些优势极大地吸引了大批人员其中包括众多残疾人加入非法营运行业。社会保障还需完善。从事非法营运的驾驶员大多文化程度不高、没有一技之长,在支队查处的许多“黑车”案例中,艾滋病人、残疾人、劳教出狱者数不胜数,有的还是家里的唯一劳动力,虽然拿着低保却依然难以维系全家人的生活,生活的重压让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在社会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社会救济跟进、长效帮扶机制建立已刻不容缓。

消费者安全、法律意识不强。部分群众对“黑车”缺乏正确的认知,认为高峰期打的困难,公交车缓慢拥挤,且不能点对点服务,对“黑车”经营的违法性视而不见,甚至在“黑车”查处的过程中,有意庇护车主,不配合执法部门的调查取证,增加了“黑车”治理的难度。

如何处理“黑车”猖獗问题?

手段:联合执法,斩断“蔓延枝”

虽然“黑车”存在着现实滋生的土壤,但若任其蔓延,后果不敢设想。直属支队始终将整治“黑车”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积极作为,攻坚克难,全面打响非法营运整治战役。在市级层面,交通执法总队主动加强与市公安交巡警总队、市公交总队等警种的协调联系,各交通执法机构与辖区派出所、交巡警建立了应急处置协作机制,对挑战法律底线的行为果断处置,消除了不稳定因素,先后成功处置了南岸、江北、龙头寺、北碚、云阳、奉节等地区各类非法营运暴力、“软暴力”抗法事件,对6名暴力抗法人员进行了行政拘留处理。针对非法营运跨区域、组织化、职业化新趋势,支队以机制促进协作、以重点带动全局、以主城带动主线,加强区域执法协作,整合执法资源,形成监管合力,对渝万、渝黔、渝湘、渝邻、渝武等线路非法营运团伙进行各个击破,提高了打击精确度。

支队还加强了与市、区两级法院的沟通协调,深化行政执法与司法的良性互动,有效破解行政执法程序性障碍。协调高院成功解决了《行政强制法》60天暂扣期限的程序性障碍,首次对拒不履行非诉强制执行的非法营运当事人实施司法拘留。

要有力打击,更要疏堵结合,除了对残疾人、困难群众进行劝退以外,为切实解决非法营运人员,特别是残疾人的生计问题,交通执法部门主动加强与各区县人力社保局、民政局、残联联动,建立帮扶机制。

另外,支队在各车站、商圈等窗口地区主动宣传“黑车”危害性,并注重发挥新闻媒体的引导作用,坚持正面舆论导向,主动邀请重庆电视台、《重庆日报》、《重庆晨报》、《重庆晚报》、《重庆时报》、《重庆商报》、重庆交广台、华龙网、大渝网等主流媒体参与非法营运整治等重大活动,用正面声音占领舆论阵地,积极向群众宣传非法营运危害性,引导全社会共同抵制“黑车”。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今年非法营运整治取得了显著成绩,1-8月,全市共出动执法人员16000余人次,查获非法营运车辆3370台,同比上6 %,其中四轮非法营运车辆2506台。仅主城区就行政拘留5人,司法拘留2人, 申请法院强制执行2件。能否彻底根治“黑车”毒瘤?

药方:直面矛盾,拔掉非法营运“荆棘刺”

近年来,非法营运整治力度不断增强,方式日渐多样,数量逐步增多,但“打非”的道路依然艰难险阻,困难重重,需客观正确认识。

目前,部分单位和企业对非法营运专项治理工作重视不够,未能站在全交通系统“一盘棋”的大局高度思考和开展工作,整治措施滞后,工作流于形式,治理效果不明显。部分单位和部门担心发生群体性事件,迫于维稳压力,对涉残非法营运检而不查,查而不处,致使部分涉残非法营运人员有恃无恐,甚至出现个别区县残疾人聚众滋事,要求政府认可其营运合法,造成较坏社会影响。

除部分执法单位部门不够重视,回避矛盾的原因外,道路运输法律滞后也给整治工作带来了难度和压力。检、法两院在“非法经营”罪名的适用上争议较大,致使非法营运及“羊儿客”团伙长期逍遥法外,屡打不绝,目前尚无一例因从事非法营运被定罪量刑的成功案例。因刑法适用上的争议和行政处罚手段单一(交通执法部门只有罚款处罚),造成了非法营运人员缴款后再营运的恶性循环。

非法营运行为查处难、处罚难、执行难亦让执法人员苦水难咽,执法过程中多次发生非法营运人员恶意冲关、冲撞执法队员事件;被查处后,“黑车”驾驶员邀约他人以家庭困难为由扭闹执法机关。另外,还有部分涉案人员被处罚后拒不缴纳罚款,致使涉案车辆进入繁琐的非诉执行程序。虽然今年直属支队成功申请了2件非法营运案件法院强制执行,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全支队尚有44台车辆等待执行。

另外,部分运输企业在服务群众工作中没有跟上时代要求,没有树牢服务意识,没有创新服务方式,没有提升服务水平,致使部分出行人群感觉到乘座非法营运方便快捷,给非法营运提供了生存空间和滋生的土壤。

需要看到,非法营运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已经从单一的行业问题演变为综合性社会问题。目前虽凭执法打击、运力投放等措施只能起到遏制作用,不能从根本上进行解决,完全根治还需时日,但我们相信,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社会整体素质大幅提升,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后,非法营运问题定能得以彻底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