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救市”文件再引热议。

湖北省住建厅9月15日发布《关于促进全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在贷款利率和首付比例上给予优惠支持”。除此之外,在楼市权限调整的大背景下,市场关心的是“个人购房减半征收契税”等内容,究竟对房市会产生多大的效果?

“完全没必要救市,就让房价慢慢合理回归。”9月17日,独立地产评论员顾海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达了他对救市的看法。他认为,房价正处于理性回归过程中,还远没有调整到位。一家之言,显然难以说服各地救市的“激情”。

不仅如此,兰州、西安、贵阳、西宁等多个城市近期还在加码救市节奏,甚至在实行全面松绑限购。据统计,在46个限购城市中,目前仅剩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珠海、三亚、南京等7个城市限购政策未做调整。

这轮博弈还在升级。据报道,目前还有个别城市正在酝酿相关政策,包括位于长三角的宁波、无锡等城市正酝酿大尺度救市政策。为应对楼市低迷态势,第二轮救市潮到现在还不明朗的是,信贷是否会放松?

“信贷是否会松动,将成为判断今后楼市走势的最关键因素。”9月17日,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现在已有部分银行有松动的迹象,其表现为放贷“价格和时间”上有松动。

“激情”救市

“到澳海澜庭、龙湖、明发商业广场、勤诚达新界、润和紫郡、奥特莱斯、水溪上等地产项目建设工地和售楼部,了解项目建设进展和销售情况。”9月16日,长沙市望城区委书记谭小平对多个房地产项目进行实地调研时要求,稳步推进房地产项目建设,全力促推房地产业平稳健康发展。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像这样,地方政府对房地产“健康发展”给予了更多希望,尤其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现状下,书记、市长找房地产企业谈话、共谋房市健康发展的远不是个案。

8月28日,河北省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主持召开专题座谈会,邀请部分房地产企业代表面对面交流,携手推动房地产业健康发展。“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房地产业受到了较大程度影响。在这样的困难时期,我们坐在一起就是要共商对策、解决问题,重点谈谈遇到的困难和好的建议……”座谈伊始,高宏志的开场白让企业家们放心地说困难、提对策,气氛很是热烈。

记者采访得知,第二、三季度取消限购的城市可描述为“接踵而至”。从今年6月呼和浩特市首先取消房屋限购以来,国内不少城市陆续松绑限购政策;进入9月,松绑限购再升级,中西部多个城市彻底取消限购政策。

比如,杭州在7月底放松限购,主城区140平方米以上户型不再限购,萧山、余杭两区全面放开,但针对大户型和郊区。一个月后的8月29日,杭州迎来了限购全面解禁,主城区的成交量随即“蹭蹭”上升。

接着,西安也全面取消限购了。8月28日,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发布通知明确提及,自2014年9月1日起,凡在该市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的,不再申报户籍和原有住房情况。

进入9月,更多的城市宣布全面取消限购政策,包括兰州、西宁、青岛等,迄今仅有“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和珠海、三亚、南京限购政策未松绑。“当初实行限购政策的背景是房源供不应求、房价过快上涨,但目前这一前提不存在,取消限购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张大伟说,这还契合了 “分类调控”的思路,一举两得。

“地方之所以要积极取消限购,与地方经济下行压力有关,地方政府最为担心的是税源如何得到保障。”9月16日下午,四川某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对记者分析称,这几年地方的房地产和建筑业的税款占地方税收总量超过50%,有的甚至高达80%,“救房市就是拯救地方经济。”

“地方税收收入的快速增长相当一部分来自房地产及相关行业,房地产不好了其他产业跟着遭殃,相关问题也会暴露无疑,比如就业压力、支出负担加重等。”上述官员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