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静钧

据报道,运行14年后,“全国假日办”(全名为“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于15日正式撤销,其全部职能并入新设机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全国假日办”职能单一,甚至被人们认为其主要工作就是“拼假期”;而为拼凑法定假日全年不到20天的“长假”,专设这么一个常设部门,被指称有违于“精兵简政”之道。再加上“拼假期”导致工作日与休息日不协调,屡屡受到舆论的诟病。另一方面,“拼假”产生的全国性“集中休假、集中旅游”而导致的旅游品质下降,并不能持续刺激旅游业的繁荣。种种因素,已经为此次机构改革提供了必要性。

不过,从其最初存在的意义上来看,“全国假日办”在当时仍有极大的正面意义。14年前,的确需要通过行政手段来刺激和萌发人们的“休假权”与“休闲时尚”意识。而随着时代的进步,我们已从“假日旅游经济”向“全天候型旅游经济”及“休闲经济”转型,民众对旅游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固定式及间断的“假日带薪休息权”向弹性的“带薪年假权”发展已成为必然,“全国假日办就不能再发挥曾经发挥过的作用了。

从撤销“全国假日办”的角度上看,这是一种“简政”之举,符合当前政府职能转变中的“简政放权”精神。而从“全国假日办”名为“撤销”,实为“并购”的角度上看,在它被一个级别更大、职能更全的机构所“吸收”之时,这个专管“假日旅游”的机构,虽从形式上消失,但却从规模更大的联席制度中获得更多的行政支持,使其行政效率更高,所承担的职能更全面,这则符合于“精政”之道。新机构在更高级别的层次上形成跨部门工作机制,有力地支持了需要执法部门与用人单位大力保障的“年休假制”,为旅游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注入生机。

“全国假日办”的华丽变身,也给当前的机构改革、体制改革及人事工资改革等以启迪。出于历史、转型、脱节等种种原因,许多部门都多多少少留置了类似于“全国假日办”的机构。因涉及部门利益,整合撤并这类机构往往会遇到难以想象的阻力。如何对其改造,是简单地一撤了之,还是抽取有用之部分,即“优良资产”进行整合,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从“全国假日办”成功升级转型上看,在推动“精政简政”之时,呼应民众的意见,出台更有战略性的长远纲要(如《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10年)》),再辅以上下级联动,则改革之合势更易形成合力,是为可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