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简杰 摄影:黄士峰

武汉台北一路一栋居民楼顶,被人建起数百平米的“空中花园”。此事经本报连续报道后引起各方关注,在网络形成了一场拆留之争的大讨论。

昨日,记者从江岸区城管委获悉,城管部门已经启动对空中花园的查处程序,确认当事人没有规划部门审批的手续,可以初步认定为违建。待联合规划部门认定其违建事实后,将依法对其违建部分进行拆除。

官方、建筑专家和社会学者均认为,这个空中花园的违建部分必然应被拆除。只是,它从建到拆的过程,留给人们诸多思考,也给更多人一些警示。

【心声】

花费50万和6年心血 希望移交社区管理

昨日,唐先生再次邀请记者来到“空中花园”,表达想把这里移交给社区管理的意愿。

走上天台,通道地面都铺着木板,两侧是木制花架,四面均围满了各种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人工池塘里还有水生植物和观赏鱼。与欧式园林相得益彰的是围绕电梯房而建的欧式木屋。连房顶上的三个水箱,也被木板精心包裹。

走进木屋,是一间20平方米左右的客厅,摆有沙发桌椅,左侧有一玻璃房,放有一张乒乓球台。循着右侧约2米宽的过道往里走,可以通往最大的休息间,里面吧台、桌椅,电视、空调、冰箱一应俱全。再往后就是卫生间和厨房。木屋的二楼有两间小房,同样无人居住。

唐先生称,当时为解决房屋漏水问题跑了很多部门,因为这种老居民楼,没有房屋维修基金,又找不到开发商,谁都不愿意管,也没有部门给他指导,他才自己动手进行了这样的改造,造成如今尴尬的局面。

唐先生的朋友介绍,除了花费50万元建造这里,6年来,他为了养护这些花草树木,也付出了不少心血,“很少人愿意帮他,五六百平方米的花园要打理,浇水都要花几个小时。”

唐先生也承认,小木屋没有经过审批,可能是违建物,但他认为自己的初衷是利己利人的。唐先生说,虽然他决定将此处移交出去,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表态愿意接收,他还在为保住花园四处奔波寻找途径。“我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唐先生叹了口气说。

【调查】城管初步认定为违建 走完程序将拆除

记者了解到,此前,江岸区城管委工作人员曾上门查看过该花园,唐先生出具了盖有物业管理委员会和居委会印章的平改坡申请报告,当时也无法获知其建筑原貌,一时没有认定其为违建物。

近日,江岸区城管委正式启动对该空中花园的查处程序,派出区、街两级工作人员再次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并对唐先生进行了约谈。经查,该空中花园中,除去绿化部分,其环电梯房的两层木屋及部分构筑物,总面积达到200余平方米,当事人无法出示规划部门的审批材料,可基本认定为违建。城管部门已与规划部门取得联系,调阅该处房屋竣工验收原始图纸,对楼顶搭建物情况进行最终认定。

对于唐先生想将自己出资改造的部分全部移交社区,以避免被拆除的想法。江岸区城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走完法定程序,最终认定木屋是违建物,无论其建造、管理者是单位还是个人,都要依法进行拆除,但绿化部分应该不会受影响。

【热议】

网友有人喊拆有人喊留 邻居观点不一

自本报报道以来,“空中花园”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对这样美丽的空中违建,网友也是众说纷纭。

有网友表示,这种危害公开共安全的违建应当立即被拆除,不管其有何冠冕堂皇的借口,违建就是违建,不容半点说辞。

也有不少网友说,这样做其实挺好的,一则解决了顶楼业主的防漏防晒问题,二则美化了楼顶,只要愿意提供给所有业主休闲娱乐,不失为一桩美事,“花了50万元就这样拆掉太可惜了。”

记者昨日见到该栋住宅八楼的一位金姓小伙子,他称自己偶尔会上楼休闲,也会帮唐先生维护绿化。“唐先生给了我们一把钥匙,我们随时可以上来玩。”小金坦陈,毕竟这里大部分都是租户,互相很少交流,一般也不会上来,只有一些老业主会上来玩。听闻这里可能被拆掉,小金叹惜:“唐先生为这里付出了6年的心血,电梯维护费也是他一个人交的,没想到到头来是这个下场。”

记者随机问了几名业主,有人持保留态度,称违建多少可能对房屋安全有影响;有人称无所谓;也有人也说拆了可惜。

【热议】网友有人喊拆有人喊留 邻居观点不一

【反思】

控违要抓第一时间 屋顶改造中政府不应缺位

“有些违建确实很美观,虽不忍心,但必须依法执行。”记者咨询了武汉市一些基层城管执法人员,他们均表示,在实际执法过程中,也会遇到像唐先生一样情况的人,在楼顶做改造和绿化,初衷是为了防漏,但结果构成了违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