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过国忠

9·20“爱牙日”来临之际,牙膏与口腔保健又成百姓关注的话题。扫视牙膏市场,人们会欣喜看到,在群雄逐鹿的竞争中,一批拥有科技含量、功效显著的民族品牌,正在快速占领市场。由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与江苏雪豹日化有限公司“产学研”联合攻关,研发成功的fe牙膏,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在多年前科技日报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等联合举行的“中国生物技术与牙膏工业战略发展研讨会”上,曾有专家这样说:“fe牙膏将一种生物活性酶通过生物工程‘越界’,成功应用在牙膏领域,开创了世界牙膏工业应用生物技术的先河。”

很少有人知道,fe牙膏从研发到产业化,再到今天成为一只响当当的民族品牌,已经走过20多年的艰难之路。

凝聚在牙膏中的世界难题

自1987年始,复旦大学经过多年的潜心努力,研制成功一种具有杀菌消炎、抵抗感染、帮助组织修复、提高机体免疫力等功能的纯天然功能型生物复合蛋白酶,并取复旦(Fudan)和酶(Engyme)英文单词中的第一个字母命名为“fe”。

复旦大学李致勋教授介绍,实验证明,fe对400多种细菌表现出独特的抑杀机理,尤其对目前医学临床棘手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口腔常见的厌氧菌梭杆菌以及胃幽门旋螺菌等均有明显的抑杀作用。fe产生溶菌现象,避免耐药性的产生,fe酶作为蛋白质随人体新陈代谢,无任何副作用。

“近50年来各类牙膏相继问世,有含氟类、药物类、脱敏类、中草药类等,但均没有跳出化学和中药的范畴。复旦和雪豹方面均坚信,如能将生物酶技术应用在牙膏生产中,将是一场革命。可是,牙膏主要原料是蛋白质变性剂,要让酶保持活性是世界难题。于是,双方成立了联合攻关组。”李致勋说。

“我们首先关注安全问题,将fe送至第三方的第二军医大学实验动物中心、上海市化学品毒性检定所和上海市卫生防疫站等单位进行了试验,表明fe安全无毒、无副作用。1992年12月11日,通过了上海市化学品毒性评价技术委员会审定,获《登记证》。”江苏雪豹日化总工程师、fe牙膏联合攻关组负责人童渝说。

联合攻关组进行了大量的小试和中试,找到了最佳添加剂、表面活性剂和稳定剂,筛选出理想配方和工艺,终于攻克了fe酶活性因子在膏体中保持稳定的世界性技术难题。世界著名生物学家谈家帧院士签署了“国内首创,世界领先”的鉴定结论。

2004年5月,fe生物溶菌制剂被科技部认定为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在相关部门和政府支持下,fe牙膏快速实现了产业化。

“爱牙日,不能忘记1945年是美国人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支含氟牙膏,更不能忘记1993年是中国的科学家和企业家研制成功了世界上第一支生物牙膏。”同济大学口腔医学院副研究员高志炎说。

好牙膏,中国造

说起fe牙膏,复旦大学教授陈石根告诉记者,口腔保健是研究的重点,上海口腔医学研究所曾就fe牙膏进行了儿童组和成人组临床试验表明,对防蛀防龋、抑制牙菌斑和口臭,美白及脱敏均有明显效果;对牙周炎、牙龈炎、牙周脓肿、冠周炎等也有明显疗效;对牙痛、牙龈红肿、口腔溃疡、牙龈出血和刷牙干呕等均有效果;对慢性咽喉炎和慢性扁桃腺炎也有缓解作用。尽管如今牙膏划归化妆品监管,不能再使用医疗用语,但是fe牙膏的实际疗效是客观存在的。

上海口腔病防治院主任李存荣是参与fe牙膏的研制者之一,他向记者透露,美国一家著名的跨国公司曾出资8000万美金,要求购买fe牙膏的生产技术,结果被复旦大学和雪豹日化断然拒绝。

为什么?“fe牙膏的问世,是现代生物技术划时代的产物,在这个领域研究与应用上,中国领先一步,其不含氟、非药物、安全有效等特点,为消费者提供了新的选择,尤其对于推进全民口腔健康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李存荣说。

“‘好牙膏,中国造’是我们的追求。多少年,雪豹与复旦的合作并未因fe牙膏研发成功而结束,反而逐年加强。”童渝称。

多年来,复旦大学科研团队对大量用户进行跟踪研究。近年又研制成功fe口腔喷雾剂、漱口水和以安全为诉求的fe儿童牙膏等,打造中国独特的fe生物口腔用品和个人护理系列。其中,一种以fe生物为核心技术的fe面膜即将面市,首批将在北京物美超市fe牙膏专区发布展示。

童渝还向记者介绍,2008年9月1日牙膏划归化妆品监管同一天QB2966《功效型牙膏标准》生效实施,公司根据标准规定,进行了“安全评价”和“功效验证”,已通过公司官网向全社会公开。

如今,fe牙膏先后获中国发明专利,以及行业重大科技成果奖和中国创造力产品等殊荣。这标志着我国整个民族牙膏工业的“中国梦”正在开启新的未来,她向世界昭示,好牙膏,中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