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视频网站在天价内容下挣扎主流视频网无一盈利

视频网站让内容生产方赚得盆满钵满,自己却陷入全行业长期亏损的境地。

这样的行业现状,也让一些希望进军视频行业的大公司望而却步。华谊兄弟副总裁胡明就曾表示,华谊不会收购视频网站,因为这个行业的前景还“看不清楚”。

也有人看到了机会。

9月17日,在艺恩第五届中国文娱产业年会上,爱奇艺CEO龚宇分析,好莱坞六大娱乐集团之所以能获得良好的利润,是因为在电影、电视、主题公园等方面形成了协同效应。在这个协同效应当中,利润来源最大的是有线电视网。而在中国,有线电视网区域分割,也并没有充分市场化,这恰恰给视频网站带来了机会。

“现在省钱以后就没机会挣钱”

“优土不是不能盈利,少买几部剧,少投入一点,很快就能实现盈利了。”一位视频行业分析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但现在不投入,就会被竞争对手反超,从而丧失未来。”

摩根士丹利的一份研报说得更加直白:“优土的问题在于,它承受的来自更大竞争对手比如腾讯和百度的竞争压力太大,因此不得不持续增加开支来保持其领先地位。”

这个行业里其他玩家,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等均未实现盈利。

“爱奇艺不想省钱。”9月17日,在艺恩年会上,爱奇艺CEO龚宇表示:“现在省钱,市场规模小了,以后想挣钱都没机会了。现在视频行业还是投入期。”

激烈竞争带来“天价内容”

近年来,综艺节目、影视剧版权的“水涨船高”,是导致视频行业全行业亏损最大原因。对于优土等视频网站来说,内容成本通常占到公司应收的40%以上。

2008年,《金婚》、《士兵突击》的网络版权售价3000元一集;而如今,电视剧单集价格已经上涨到了200万元一集。最近,姜文新片《一步之遥》将电影的互联网版权价格刷新至3000万元的新高。

比影视剧价格更高的,是综艺节目。

2014年,爱奇艺最重要的一笔投入,是斥资2亿拿下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第二季、《快乐大本营》等5档节目的版权;腾讯视频则为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花了2.5亿元。

“这种情况看起来对视频网站不利,对内容生产方有利,但由于内容和渠道未能形成协同效益,注定不会持久。”龚宇说。

目前,各大视频网站已全面进军内容制作,在降低内容采购成本的同时,还能进行广告植入、栏目冠名等,增加收入来源。

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一位分析师表示,视频网站需要大量的流量,自制内容再多,占比也一定是少部分,大多数内容还是要靠购买。

无法省下的宽带成本

视频网站的另一项重要成本是宽带成本。这项成本的占比一般在20%左右,并且很难降低。据了解,中国的CDN价格是美国的8-10倍,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激烈竞争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内容成本,还是宽带成本,都无法通过规模的增长而摊薄。

在越来越高的成本之外,视频网站还必须忍受营收构成单一之苦。以优土为例,在Q2公司营收中超过95%都来自品牌广告。同行业的其他几家公司,也面临着类似的难题。

不断有新参与者涌入

在当下的竞争格局中,优土、爱奇艺、腾讯视频均处于第一阵营。此外,乐视网、搜狐视频、PPTV、迅雷等公司也虎视眈眈。

“国内视频行业的集中度还是不够。”上海一家券商的卖方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视频网站殊死拼杀的同时,这个行业还不断有新的参与者加入。

今年8月,湖南卫视提出,向芒果TV投入10亿元,重金打造互联网平台上的周播剧。

省级卫视杀入视频网站的“红海”,给竞争激烈的视频行业又增添了更多的变数。

寻找新的盈利模式

今年8月,爱奇艺与华策影视成立合资公司,致力于自制剧、综艺节目的制作。有评价说,“爱奇艺终于学会省钱了。”

在近日的一次演讲中,龚宇表示:“省钱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更希望能有一种协同效应。”

龚宇分析了迪斯尼的收入构成——电影业务影响力最大,但在利润中占6%,而广播电视利润占比超60%。“迪斯尼的协同效应,是通过有线电视网络来实现的。同一个IP(知识产权),在不同的渠道多次变现。”

龚宇认为,在中国,有线电视网区域分割,也没有充分市场化,这恰恰给视频网站带来了机会。

优土的看法与龚宇相近。在优土对于影业公司的定位中,相当强调线上与线下的协同,希望一个故事在电影、电视、手机等多个屏幕多次销售。此外,优土还希望发展视频与电商的结合。爱奇艺也在相关电影预告片的旁边,加上了电影票销售的模块。

龚宇表示,“把同一个内容IP不同的表现形式聚集起来,再通过互联网跟其他的服务连接,让他们之间产生协同效应,对于未来来讲是最大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