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南山热电厂员工韩立棠介绍,并入南山之前,他邻村有位70多岁的老太太,2006年时,由于腰椎管内长瘤,压迫下肢神经导致不能下地,一度心灰意冷失去了生活信心。2007年当听说即将纳入南山的消息后,她急切地问,“老韩啊,你说句心里话,我还能活几年?我还能赶上去南山住楼享福吗?”纳入南山后,老太太做了治疗手术,身体康复以后还亲自去参加了2009年的长寿文化节。“手术花了几万,但除去合作医疗报销的,除去居委会报销的,自己连吃带喝才花了不到一万块钱。前几年心想不如早早死了好,现在托南山的福,怎么说也得再多活几年享享福!”

九十多岁的李耀国老人是原韩家洞村的村民,有五儿两女,其中一个六十多岁儿子有些智障,他曾担忧自己百年之后没人照顾这儿子。并入南山后,其他六个儿女都住进了新楼房。按照南山规定,他那有些智障的儿子可以住进南山敬老院,但老人愿意给公司添麻烦,也不舍得和儿子分开,于是爷俩一起住进了老年楼。对于现在的幸福生活,李耀国老人很是感慨,“这样的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

现住南山怡乐小区的王玉文,原来南张家村的一位普通村民。在南山成立老年协会的时候,有些文艺天赋的她踊跃报了名。在参加广场演出时,她经常表演秧歌《王二小赶脚》中的“小毛驴”。虽然演出排练很辛苦,但她却很享受其中的快乐,“相比过去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干活,这点苦算什么?以前庄户人哪有时间和心思干这事?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南山成立老年大学后,王玉文又报名参加了民族舞蹈班。

南山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范广祝表示,目前社会上的老年大学一般都是国有企业或者政府财政拨款性质,民营企业独立投资办学的几乎没有。拿南山老年大学来说,大多数专业课每学期的学费是120元,电子琴、二胡、琵琶等专业每学期150元,学费最贵的扬琴、古筝、钢琴专业也不过是300元。学员学费甚至都不够班车运行费用,更不用说教师工资等其他费用开支了。从企业追求经济效益的角度来说,办老年大学是亏本买卖,但南山集团考虑的更多是社会效益,目的是为了满足南山居民和南山业主的精神文化需求,带有社会福利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