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知名奢侈品集团Armani集团宣布要进军快时尚领域。5%的富人占据50%的奢侈品消费,虽然整体奢侈品消费人口增加,但是增加的多是“追逐奢侈品”的消费人群,这部分消费人群购买力其实有限。看似风光无限的奢侈大牌们纷纷关店,这一信号也告诉我们,对各大奢侈品牌来说,中国市场最容易赚钱的年份已经过去了。

尽管,AX Armani Exchange 作为Giorgio Armani 同名低端品牌有着广泛共识,但是坚定直接地发出这个策略性计划,仍让业界为之一怔。Armani这种明目张胆地要学习Zara 和HM则让不少奢侈品忠实拥趸感到困惑,毕竟其法国同行Louis Vuitton 和Hermes 一直号称保持高端策略。Armani集团的中低端策略由集团总经理Livio Proli主导,而集团前副主席John Hooks 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公开承认不满该策略而离职;2014年一直被认为是Armani 王国继承者的Andrea Camerana 亦突然离开公司,市场传闻同样是和Livio Proli 意见不合。

非洲印度等地期望过高 零可供开拓的新市场

在经济下行、大众消费支出捉襟见肘的后金融危机时代,奢侈品消费将逐渐回归理性,80年代日本经济腾飞和2000年中国高速发展都曾让欧洲奢侈品看到广阔的国际前景,但是如今可供开拓的新市场很少,非洲和印度虽然一直被看好,实质上却是期望过高,奢侈品行业须在北美、欧洲、亚太三个固有地区继续耕耘,因此它们的眼光只能瞄向市场更深处。

一成不变的传统产品策略失去吸引力

近日,贝恩公司出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去年一年,奢侈品在华销售增长仅为2%,而这个数字在前几年高达30%。同一时间,世界三大奢侈品集团集体放缓在中国的扩张,调整经营策略。除了数据上的不乐观,实体门店的撤离则是这个行业最直观的,上海是最直接受到这一波寒流冲击的中国大都会。在外滩坚守10年的Giorgio Armani旗舰店去年停业,而相隔不远处的外滩六号Dolce Gabbana、外滩十八号百达翡丽和宝诗龙也一并撤离。看似风光无限的奢侈大牌们纷纷关店,这一信号也告诉我们,对各大奢侈品牌来说,中国市场最容易赚钱的年份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