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上海有着不解之缘。她出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她的文学生涯是在上海起步,她的电影创作是在上海发端,她的初恋也是在上海开始和结束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海成就了她。知道她的,凡她的便称为好,好得无法用语辞来形容,只能用叹词和摇头表示其好;不知道她的,一点不知,她的名字听起来普通到俗,使未闻其名其人者不由会反问,她是谁?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张爱玲

她的名字叫张爱玲,一个她母亲为她报名上学时匆匆起就的名字,却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个用刀刻过般的名字。历史就是喜欢开这样的玩笑,许多人是时间愈久,愈被遗忘,张爱玲则是愈来愈被记得。那些关于她的故事永远讲不完……

推荐线路:

中山公园—愚园路—江苏路—武定西路—万航渡路—镇宁路—延安西路—上海戏剧学院—华山路—乌鲁木齐中路—延安中路—茂名北路—南京西路—静安寺

常德公寓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常德公寓

张爱玲从香港回到上海,便搬进了爱丁顿公寓,这座建筑可能是近现代中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因为在这里张爱玲完成了两炉《沉香屑》,《倾城之恋》,《红玫瑰与白玫瑰》,还有那部被傅雷称为“我们文坛最美收获之一”的《金锁记》等一系列在我国文坛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作品。

爱丁顿公寓一如张爱玲的衣服,不是什么华贵的料子,却自有一番惊艳在里面。就是在这六楼的阳台,写下了《公寓生活记趣》。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常德公寓

同样也是在这个阳台,她曾和胡兰成肩并肩眺望着那红尘蔼蔼的上海,看那西边天上的余晖未尽,看那云隙处清林遥远,看着那赫德路两旁的梧桐树,诉说着似乎永不完结的话语。就是那曾经的阳台上,才子佳人在夕阳的倩影里,“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

美丽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美丽园

正是在这里他们第一次相遇。他的惊艳是在懂得她之前,所以张爱玲喜欢;而她的喜欢,亦是还晓得她自己的感情之前。

她和他之间的各种感情与思念只是一个好,一个不晓得,不懂得亦可是知音的好,一种“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的好。这“好”字的境界是还在感情与思念之先,但有意义,而不是什么的意义,且连喜怒哀乐都还没有名字。后来他送她到美丽园的弄堂口,他忽然对并肩前行的她说:“你的身材这样高,这怎么可以?”。只这一声便将两人说的很近,张爱玲很诧异,几乎要起反感了,但是真的非常好。从那时起,胡兰成每次回来,不到家里,却先去看张爱玲,踏进门便说:“我回来了”。

熊佛西楼

出了美丽园,右手边就是上海戏剧学院,这里原是德国侨民的乡村俱乐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熊佛西楼

这是张爱玲和胡兰成常来约会的地方,她定是来这里挑上等的英国红茶来喝,点心亦不能少,且定是那味道很重的曲奇或者是cheese cake。所以他才会说她:“爱玲喜欢喝浓茶,吃油腻热烂的食物”。她不以为怪反倒是极为喜欢摩登洋气之物。听着大西路上的树影车声,看着商店行人,她心里喜悦,便与他说:“现代的东西纵有千般不是,它到底是我们的,与我们亲。”胡兰成说因为爱玲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所以那个时代的一切自然会与她有交涉,她就如同那“花来衫里,落影池中”。

华山路

点击图片进入第一页

华山路

华山路,临街都为咖啡馆、酒吧等小型商业休闲场所,并设置着欧陆风情的白色休闲长椅和小巧精致的花架,花架里栽种着四时鲜花,使古老的街区充满了浓重的都市怀旧氛围。在上海近万条弄堂中,鲜有被称之为“胡同”的,而华山路上却有一组,名为大胜胡同。

大胜胡同是上海著名的大型新式里弄住宅群,虽与繁华的静安寺商业区仅一街之隔,却闹中取静,氛围平和。历经沧桑的大胜胡同经历了从老上海法租界的中高级住宅区到现在的普通居住区的历史变迁,整个胡同的建筑风格与北京胡同的四合院风格截然不同,它的结构属于法式新式里弄住宅,造型别致,装饰细腻,建筑风格既受到中国传统建筑影响,又糅合了西方巴洛克建筑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