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生活消费)姜莱报道 国庆期间,沪上知名足浴店康骏养生会馆被媒体曝出因资金链断裂导致员工罢工、部分门店停业、停止会员卡消费等问题,引起强烈关注。中国网生活消费记者今天来到位于吴中路1169号的康骏养生会馆总部,针对媒体报道的情况进行了采访。

康骏总店门上贴的告示

一、关于康骏的现状

康骏承认公司资金链确实出现了问题,媒体报道的部分问题客观存在,公司已经成立康骏股份制改革工作小组应对解决目前的危机。股份制改革工作小组由康骏会馆总裁皮武灵担任组长,韩月高和颜辉担任副组长和皮武灵的商会同学、全国多家企业及部分热爱养生、热爱民族品牌的人士组成。

二、康骏老总皮武灵是否“携款潜逃”

没有。康骏股改组副组长韩月高和颜辉告诉记者,皮武灵并没有向网上一些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携款潜逃”,而是正在与投资商洽谈融资,借由资本运作、股权改造来筹措资金,设法度过这次危机。

记者在上海市闸北区工商局见到了传说中已经“潜逃”的康骏总裁皮武灵

三、关于拖欠员工薪水

有。因为合伙人的资金没有按期注入,在公司面临困难的情况下,康骏的高管层和部分员工为了支持公司度过难关,确实没有领取工资。据统计,高管约6个月没有发工资,普通员工约3个月没发工资。康骏股改工作小组韩月高副组长告诉记者,预计在本月15日之后陆续把拖欠的员工工资补上。

四、康骏养生会馆是否会倒闭关门

不会,但有部分亏损店会关门。康骏股改工作小组韩月高副组长介绍,康骏没出问题之前曾做过市场估值,评估价值在6个亿左右,这次的债务离估值相差甚远。他同时介绍说,上海康骏成立于2004年,目前在上海有57家直营店,且基本都处于盈利状态。这次危机的发生在于,公司向北京、南京、郑州等地规模化扩张导致的资金链紧张,在上述地区的每个店的投入最少1500万单店,平均投入达到2000万单店,因为市场铺垫不充分,导致规模店并没有及时实现造血功能、持续的亏损反而成为公司资金链的“出血点”。股改组的原则是,盈利店尽快恢复营业,对于有经营潜力的店进行评估处理,对于亏损店坚决关掉。国庆期间,南京的直营店就因为快接近赢利点而正常营业,这是南京店全体员工的坚持与坚守。

五、关于会员消费卡

这是各门店的自主行为,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形态。公司总部从未要求门店停业或停止消费者会员卡的消费,公司同时要求不要引发客户的不满。今天,记者在康骏总部大门看到的公告也印证了韩月高副组长的说法,公告称“十月十五日所有门店陆续开业迎宾!”二十五日前恢复全部营业。据了解,这份公告印发了95份,会在康骏的所有门店张贴。

韩月高同时表示,消费者持有的会员卡可以在十五日后选择退款处理,但是我们更希望消费者能够对相伴十年的康骏有信心,继续使用会员卡消费来支持康骏,支持这个本土的民营品牌。

六、康骏对危机的反思

上海康骏作为高端的足浴养生会馆,在上海就开设了57家直营店,虽然平均每每店每月的产值都达到了30万的行业高峰,公司年营业额达到4亿元,但是市场确实已经处于饱和状态。康骏里的员工普遍薪水过万,房租、物价的上涨都提高了企业的成本,让盈利逐步变得困难,后来为了拓展市场,在北京、南京等地开设规模直营店,更加剧了资金链的紧张。

成本的上升并没有带来利润的同比上升,也许就是这个行业的困局所在。全国知名足浴龙头企业大桶大的董事长陈在兴在了解康骏的危机后,也自愿来到康骏总部,愿意为康骏度过这次危机出一份力。这既是行业的“抱团取暖”,吸取康骏危机教训想来也是对大桶大的发展的借鉴,更是一种警醒。

颜辉告诉记者,康骏的问题并不仅仅只是一家企业的问题,从另一个层面上也反应足浴这个行业存在的一些状况。门店租金和人力成本的上涨,也是造成康骏资金链断裂的一个重要原因。他认为,这次事件对于康骏来说既是危机,也是机遇,以皮武灵为代表的股改组一方面在总结之前的教训,另一方面也会借这个机会对企业的制度进行改革,未来可能会向上市、IPO方向发展。

足浴是一个朝阳产业,康骏也是一家优秀的企业。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康骏经历了“顺风顺水”的发展之后,迎来了第一次的“差一点点成功”。门店的急速扩张、市场前期铺垫的不充分,导致外地开设的规模店成为了需要“抽血”的“出血点”。康骏和合作商前期没有做股权优化,规模店的负债导致合作商的观望,应该到期的资金没有按时注入,这个估值有6个亿的企业尝到了后果——资金链断裂,从而导致后续一系列问题。

“希望大家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所影响,要有一个超前的眼光和意识来支持康骏走出困境。”颜辉总结道。

关于消费者关心的会员卡预付金的问题

据记者了解,康骏在市商务委完成单用途预付卡备案,根据商务部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凡进行备案的企业必须在规定的存管银行,存管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20%的资金。这也意味着,一旦发生“倒闭、跑路”等事件,主管部门可利用这一资金对消费者进行先行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