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部分五星酒店纷纷“摘星”称只为节省成本

近日,有媒体登出题为“公务会议拒五星北京现‘摘星’酒店”的报道。对此,记者从当事酒店——北京锦江富园大酒店及市旅游委相关处室核实后了解到,酒店“弃星”是因节省成本,并非为接政府会议。但与此同时,记者经过对北京多家酒店的调查后发现,以往的一些传统“接会大户”目前确已纷纷转型,以应对“五星禁令”。

□探访

1 无星酒店定价高仍不符政府标准

按照中央八项规定和北京市委市政府要求,今年起,在市级行政事业单位2014年-2015年度会议定点政府采购的318家会议定点单位中,只有四星级以下的饭店或会议场所进入了政府采购范围。而记者昨天在北京市政府采购会议定点综合查询系统中发现,除了一星至四星级的饭店外,“无星级”酒店也有很多,其中不乏一些如凯迪克格兰云天大酒店、歌华开元大酒店等设施高端的酒店。

张裕爱斐堡国际会议中心也位列采购名单中的“无星级”范畴内。张裕爱斐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酒店是按五星级标准建造的,想主要服务于高端客户,当初也考虑过挂星的问题,但是也有对政府采购这方面的顾虑就一直没挂。“虽然在采购名单内,但是我们因为运营成本的原因,定价还是比较高,所以也不符合政府会议的费用标准,现在还是接不到政府的单子。所以我们目前只能多接一些企业的会议,还有就是和旅游电商合作,带动一部分散客市场。”

2 以往接会大户改变经营策略

由于今年起北京市政府采购的会议定点场所不再纳入五星级酒店,这令以往的一些“接会大户”不得不开始考虑政府会议以外的经营增长点。

例如九华国际会展中心作为原先五星级酒店中的“接会大户”,现在散客生意、专业会议却成了它的主攻业务。九华山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会议虽然少了,但是100多间会议室,23万平方米的展场还得充分利用起来。“现在我们主要做一些学术会议和展览,还有企业培训会、订购会等,这基本上填补了政府会议减少后的真空期。”同时,该负责人还表示,散客市场也是现在营收的重要部分,比如新建的温泉主题乐园,主要就是服务老百姓,从上个月开始,每到周末市民的自驾车就能把停车场占满。

3 没有政府单子改走平民路线

对于市区内一些以往靠政府会议为主要营收来源的五星级酒店,目前由于接不到政府的“单子”,也只能开始走平民路线。记者通过调查发现,相比以往动辄千元一晚的客房价格,现在不少五星级酒店都通过团购打包套餐等形式拉低价格门槛。

如北京西苑饭店的客房团购价只需408元,北京世纪金源大饭店的特惠房是568元,北京亚洲大酒店的高级客房也不过是666元,这些售价已经比不少四星级酒店都便宜。而记者从北京新闻大厦酒店了解到,政府会议接待量锐减后,现在已经开始面向散客把酒店客房和景区门票“搭着卖”以促进销售,如商务大床房两晚,外加北海公园门票两张,一共才1188元,这相当于原先标准门市定价的1.7折。

4 放弃五星身份系因节省成本

针对为接政府会议而主动要求“弃星”的说法,北京锦江富园大酒店内部工作人员表示,主动弃星并不是为了接政府会议,而是因为酒店设施确实已经无法满足五星级酒店的复核评定标准。“当初我们首先是申请的延期复核,而由于酒店整体投入缩减的原因,在一些硬件设施上的改造就会受到影响,这使得我们考虑在复核评定时有可能过不去,因此才主动提出放弃五星级的复核评定资格。”

记者昨天登录北京市政府采购会议定点综合查询系统发现,虽然该酒店已放弃其五星身份,但在系统中四星级和无星级的宾馆供应商列表里也仍然没有北京锦江富园大酒店的名字。

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北京市市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会议费管理办法》,从今年起,一类、二类会议支出标准为每人每日550元,其中住宿费300元、伙食费150元、其他费用100元。三类会议支出标准为每人每日450元,其中住宿费240元、伙食费130元、其他费用80元。因此星级是一方面,定价也要符合标准才有可能进入采购名单。

市旅游委负责星级酒店复核的行业监督管理处处长孙健告诉记者,目前北京还没有哪一家酒店是因为想接政府会议而在自身各项指标都合格的情况下主动在复核时要求“降星”的。

□对话

世界酒店联盟顾问、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张广瑞

排除五星系因预算调整

京华时报:政府采购新政把五星级酒店排除在外,会对北京高端酒店业市场造成什么影响?

张广瑞:当前新政的实施肯定会对一些五星饭店的传统经营产生影响,对有些五星饭店的影响可能会是很大的,但是这和星级评定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应当放到一起来说。国家有星级饭店的评星定级标准,这与饭店的经营、管理和营销有着直接的关联,在一定意义上,不同星级标准的饭店对应不同的市场需求,提供相应的服务,收取与之适应的费用。而新的政府采购政策所对应的是政府部门公共开支的预算管理,属于国家财政与财务管理的范畴,而不是对市场行为的限制。但是,长期以来,一些政府或企业建造饭店的决策并非完全从满足市场需求出发,而是作为形象工程或其他目的进行决策的,饭店建成后,饭店的经营很不理想或困难重重。可想而知,政府新政策的实施,对这一部分高星级饭店的经营来说,可能会失去一些已经占有的市场,无疑是雪上加霜。

主动降星只是无奈选择

京华时报:新政的“五星禁令”是否会改变未来北京整体酒店市场的评星趋势,无星级酒店是否会越来越多,主动弃星的情况会不会真的出现?

张广瑞:我国目前的饭店星级评定标准不是强制执行的标准,饭店可以申请进行星级的评定,理性的申请应当是从市场营销来考虑,通过自己获得的星级来向目标市场传递信息,吸引消费者来选择。中国饭店星级标准中有关于评定机构定期检查各饭店执行状况的条款,不符合标准的饭店会进行警告、限期整改甚至摘星的处分。但饭店自行降级还是个新问题。虽然北京还没有因不能进入政府采购而申请降级的,不过这里需要认清的一点是,饭店的星级级别显示的是饭店设施的档次和所提供服务的标准,同样,满足这些条件就有其成本和利润要求,把一个按照五星级设计、建造、管理经营的饭店当作一个三四星饭店来经营,这显然是错位的,很可能是一种浪费。因此,五星级饭店如果用主动降星来争取纳入政府采购的范畴,不仅不是唯一的出路,也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只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已。

理性回归挑战经营能力

京华时报:对于那些传统的接会大户,在政府新政实施后,它们的出路在哪里?

张广瑞:如果说,此前一些五星饭店的业务主要靠的是政府会议采购,那么就必须面对自己目标市场的变化而采取相应的对策,这是一个企业所必须采取的经营战略。应当说,新政策的出台无论是对政府的廉政建设、勤俭办事,还是对服务业的发展所释放的都是一种正能量,对作为饭店的企业来说,既是一个理性的回归,也是对企业经营能力的一个挑战。北京的酒店业市场是多类型的,市场需求也是多元化的,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满足所有的市场需求;同样,各种不同的服务设施,无论是高档的、中档的,还是低档的,都有自己的市场,都会创造出自己的品牌,或者都应当发现和引导市场需求,从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对饭店来说,星级是一个标识,更加重要的是支撑这个级别和品牌后面的设施、服务和诚信。无论是什么类型的饭店,都要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好自己的目标市场,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而调整自己的经营与服务。投机取巧只能盈利一时,不能成为永远的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