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参加“中国好歌曲”并夺得冠军,霍尊和他的作品《卷珠帘》因此广为人知。而相比其他选秀歌手,霍尊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对作品的创作诉求,以及创作、编曲和演唱相结合这一点上要更为强烈。而霍尊和《卷珠帘》在“中国好歌曲”这个节目上里,最具争议的一次话题,恰恰就是在年度盛典上,因为刘欢校改、捞仔执行的新编曲,从而引来的褒贬不一的争议。对于很多以前听歌只关注歌手演唱实力的歌迷来讲,这次争议其实更是一次很好的音乐体验课,可以告诉他们,编曲究竟能影响一首歌曲的气质到什么样的程度!

如果说编曲是对歌曲最好的化妆,那么不插电则是对一首歌曲创作初心和本质最好的还原。在没有效果器、没有音效的情况下,一首歌曲势必会因为更接近纯质的音乐氛围影响,而向着更质朴、感性的创作第一现场方向发展。如果是情歌,它就会变得更情真意切;如果是民歌,那么就能够听到山谷回响;而如果是“中国风”,那就必然是窗纱微亮、珠帘轻卷的意境扑面而来。

10月25日的红牛不插电南京站,霍尊就将以不插电的方式,诠释自己的“中国风”作品,以及比“中国风”这个曲风标签更久远、更经典的那些古老华夏民歌。那个时代没有电灯、电话,更没有电吉他和电脑编程,想要把歌唱得好,你只有利用山谷的回响,你只有靠自己对音乐的把握,去驾驭歌曲,而不是搭着编曲、乐队和调音室的顺风车张张嘴。一句话,不插电的时代,歌手都需要自食其力。

不是商演,也不是拼盘演唱会,霍尊这次的南京红牛不插电,是一次地道又纯粹的专场音乐秀。它有一个非常统一的主题,即用传统和自创的方式,诠释源远流长的“中国风”音乐,表现出它的经典,以及它的变化。比如霍尊最为经典的创作作品《卷珠帘》,本身就是凯尔特民谣与中国五音旋律融合的成果。而除此之外,这次演唱会同时选唱的《花心》、《天涯歌女》、《套马杆》和《月亮代表我的心》等作品,同样也是将各个时代“中国风”韵味的经典作品,进行一次很好地梳理。在这种统一的概念下,也让这场演唱会因为对某个音乐体系的专注,而因此显得更有专业度和技术含量。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用“不插电”这种形式进行诠释。虽然用现代的音乐形式,尤其是电子、舞曲这种编曲进行跨界演绎,已经成了一种非常时髦的方式。但在初期的新颖和新鲜劲过去后,很多歌迷慢慢也发现,这种时髦的表现方式,固然能让这些传统韵律,更具现代的动感,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丢掉了真正五音音阶那种悠扬、淡然的回味感。而这次霍尊的南京红牛不插电演唱会,既是一种初心的回归,其实也可以说是一种反实验,用回到最初的形式,让这些“中国风”在没有音效的同时,呈现出更多东方音乐应该有的细节韵味。

不插电的简洁形式,并不代表简单。胡琴加钢琴,以及大量民乐器的运用,也让霍尊的这场南京不插电演出,依然不离东西跨界的开放性。只不过用了一种最接近原始和纯粹的角度,进行音乐的融合实验,这其实对霍尊本人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毕竟作为新生代的歌手,大多都已经习惯了在电子设备的环绕中演出,而在这种回归本质的舞台上,无疑也对歌手的演唱技术、舞台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这一点上来讲,成立多年的红牛不插电,确实已经超越了一般商业品牌对音乐简单的冠名并宣传的推广目的。既结合本品牌的企业文化,又在尊重音乐规律的基础上,挖掘出“不插电”这种形式,真正能给予音乐带来的牛劲和动力,做到了很多音乐同行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并且由此形成一种全新的音乐理念,让歌手不仅仅只是利用自己的人气进行商业开发,同样能把舞台当成自己不断实践、不断提高的地方。尤其对霍尊这样以“中国风”为特长的歌手来讲,在不插电的环境中,也能够更多带动出音乐中真正东方中国的原味。

而今年的“红牛不插电”系列演唱会,还有一个非常接地气的概念,即每场演出都会要求歌手完成一首“命题作文”,即演唱一首演出当地的民谣。比如霍尊这次的南京红牛不插电演唱会,就会演绎起源于南京六合地区的经典民歌《茉莉花》。在这个讲究个性自由,凡事独立的时代,实际上很多时候却在过于注重个性的同时,让人忽视了很多的基本功。不会走、先学跳,不懂乐理也要当唱作歌手,这种没有限制的自由,也导致了这个时代很多歌手专业实力的不过关。而“红牛不插电”这次用演唱当地民歌这样的规定动作形式,其实既是对演出举办地歌迷与文化的尊重,其实也是歌手学习当地音乐文化的好机会,更是在民歌的韵律中,汲取传统音乐精华,提升自己音乐领悟力和眼界的机会。

红牛不插电微信新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