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

你我都只是普通人

崔进给人感觉十分朴实,没有一点架子,甚至接地气得有点过了,然而深入接触就会发觉,在那样一幅朴实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有价值的心。

崔进的父母是农民,早年间到合肥打工,崔进跟着来到了合肥,时间久了便在合肥扎了根。他坦诚自己的童年很平凡,也始终把自己当成普通人,大学毕业后很普通的他去了深圳,运用自己的专业,在通讯行业的第一线做了一年,又转到技术部门做了五年,从产品研发到制造再到销售。他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不过这个普通的过程中积累了珍贵的经验。

2005年,崔进用半年时间做一项国际贸易,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一些采购,然后对外销售。大约赚了三十万左右。那是他的第一桶金。07年也去做一些贸易,盈利尚可。

“第一次坎坷是在09年,在东南亚的国家做国际贸易,从公司最初的规划路线来讲,我们的计划是蛮大的,后来实施起来,发现差距更大。都算可以吧。”他轻描淡写地说。

“听你的话好像很顺利的样子。”

他笑着:“那些坎坷都不算坎坷,算是正常的磨练,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一些问题,需要一些时间去解决他们。”

2009年,崔进的团队计划把工厂办在印尼,把中国作为产品的源头,类似于九几年一些外国企业和香港企业到大陆做来料加工。但实际来讲当地消费水平不太乐观,自己的产品也单一化,注定着他们的销售没有办法无限制扩大。这一系列原因影响了他们的步伐,一年亏损了三百六十万。公司结束了这个项目,团队也解散了。

“那你有没有失落过?”

崔进有些犹豫,停顿了两秒,“失落过。有一段时间我处于低谷,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因为我掌握的不是高端的东西,我掌握的东西别人也有,不会比别人多多少,唯一的出路就是付出,唯有实干。当时给我的打击非常大,我很失落,在家里呆了很久,都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勇于承认自己的失败

印尼工厂投资失败后,崔进在家里调整将近一年的时间,然后重新振作,开办工厂。

“我一直接触工厂制造业这一块,因为我没有资金再投资新的企业,只能缩小自己,去降低成本和风险。”他说这话时,声音低沉平静。

崔进凭借自己的关系和渠道,一年之后工厂有了比较大的起色,甚至曾经一度做到五家工厂。可渐渐的,因为通讯器材行业的竞争,工厂的利润逐渐低下,到最后就没有饱和的业务力量满足工厂的开支。崔进就把工厂全部关闭,一波起落,宣布工厂时代告终。回到了他的故乡合肥。

“合肥毕竟是我的故乡,我就想做一些踏踏实实的事情,还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干。但两年前真的死都没想到我会再回来。”

“迄今为止你对自己最满意的成绩是什么?”

“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他笑着。

崔进说他失败的原因是没有做成一个有规模并且稳定企业,当初的工厂也没有沉淀下去的企业文化。崔进认为一个企业没有文化就像没有灵魂一样,除了去赚钱还有什么呢?他想做一个有企业文化的企业,要有精神,最起码任何人看到这个企业就能知道它的管理模式,它的经营思路、运营方式。是可以传递的,如果一个企业不能传递,没有能量,不值得人去向往,那么这个企业就是失败的。

“比如一开始它是一个很小的作坊,慢慢可以做成国际企业、上市企业。具有很浓厚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包括了方方面面,人文、管理、人力资源、产品线、风格。人们说到一个东西,就知道那个牌子做得好,这也是一种企业文化的体现。”

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

崔进如今的理想是创造一个真正的企业。他的养殖场前期投资了六百万,蛋鸡能养到八万只,土鸡这一块的土鸡能养到四万只,可以控制在十二万只左右,达到中高规模。

我问他:“为什么要办养殖场呢?”

“企业对管理着来说是相同的,不同的是技术。”他的微笑回答让我受到启发。

“关于企业的第一点,我们要做成有机的、绿色的。”崔进已经在合肥地区拿了一片上千亩的地,未来这是他的重点,他想做成一个具有自己风格的企业。

电子行业竞争大,但蛋类肉类是刚性需求,人们可以少打一点电话,但不能少吃点饭。而且人的生活水平在提高,农副产品的价格越来越高。崔进说养殖也只是他最终目标的附属行业,他们先要有初期的规模,后期要做绿色食品。

“无论什么行业,我的信念和经营模式,首先是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如果没有诚信一切都是空谈。”崔进认为一个企业的诚信就体现在产品的安全上,产品行业最重要的是安全。

“其实无论是企业文化,还是经营模式,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产品安全之上,没有安全,一切都是不牢靠。国企曾出现过很严重的问题,。每个产品都会有自己的受众面,比如说三鹿,有些老百姓吃不起几百块的进口奶粉,所以选择相对实惠的三鹿,但是它的产品保证不了质量,这不是坑老百姓吗?包括那年禽流感,说是把鸡都杀了,是,杀了没错,但都冻着呢,一两个月后重新上市。”

“对这个企业你有什么样的计划吗?”

“有!就是我之前说的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比如说我现在的想法是让自己的每一颗鸡蛋都打上属于我们自己的喷码,让鸡蛋一天上餐桌,这是很难的,只有一个十分完整的渠道才有可能实现。假如一天内我的鸡蛋没有上餐桌怎么办?我打成蛋浆,卖给像蛋糕房这些需要蛋浆的地方。如果蛋浆按时又没卖掉,那我就在最短时间内烘干,做成蛋粉。有一系列的技术可以让我的鸡蛋保鲜。”

崔进的这个计划冲击了我的思路。他说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在实施,养殖场只是一个附属业,他们们承保了上千亩的地,种树,养鱼,办成农家乐。近年来购车的人越来越多,假日人们不免开车到处游玩,而到时崔进的农家乐养殖园就是首选,在专业设计的园林里钓鱼、烧烤,树林还有鸡在吃虫子,鸡粪扔到鱼塘喂鱼,正是人们追求的纯天然。水产和蛋肉可以直接做食材,更要直接供应到市场,而供应到市场后又衍生了一定的企业文化。

农副产业前几年市场不好,因为大家发现它的价值之后做的人太多了,今年很多人都不干了,崔进把眼光放长后才去干。他说:“当所有人都干一件事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干,当没有人愿意干那一件事的时候,你去干就等于你已经成功了。”他画龙点睛般讲出了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