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近年来各种珠宝玉石热的兴起,琥珀蜜蜡逐渐成为了收藏市场上的主角儿。特别是由于蜜蜡矿藏的稀缺性,当下其收藏势头只增无减。但是,琥珀蜜蜡的造假情况也逐渐上升,而且造假手段还花样翻新。随着市场行情的不断走高,涌入收藏领域的不仅仅是投资者,还有赝品、次品。

中国经济网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市场,为藏友揭秘造假手段。

柯巴树脂冒充琥珀极为常见

近日有不少媒体报道称,琥珀已成为造假重灾区。的确,如今的琥珀蜜蜡已真假难辨,别说专家会“打眼”,就连专业仪器都有可能无法识别。这其中最突出的,当属柯巴树脂冒充琥珀。

柯巴树脂实际上与琥珀、蜜蜡、白蜡等都是天然的树脂化石,从成分和形成原因上讲,本质上并无明显区别。唯一的区别是在形成年代上,新鲜的树脂干涸后形成硬树脂,而硬树脂被埋藏地下后,经过几万年到几百万年的地质作用,形成半石化的树脂,也就是柯巴树脂。而真正的琥珀,是硬树脂埋在地下经过千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树脂化石。

因此,柯巴树脂存世量实际上非常多,价格也很低廉,长长也会用在装修上,把柯巴树脂融化成胶状液体后铺洒在地面上,能很好的起到防止热胀冷缩以及铺底找平的作用,而琥珀和蜜蜡因为年代久远存世量相对较少,价格也相差悬殊。

关注琥珀蜜蜡的朋友经常会听到一个词—优化。尤其是在一些净度高,颜色近似“鸡油黄”的琥珀蜜蜡上。那么什么叫优化?说的不好听一点,其实本质上一个词就可以概括,那就是以次充好。不管是提纯,还是提色,还是做旧,无非就是想提高利润,将次品卖出一个高价钱。而柯巴树脂正是这种所谓“优化”的最大原材料。

据业内人士介绍,柯巴树脂90%都做成了“老蜡”来销售,这就是为什么市面上这么多所谓的老蜜蜡的原因。第一,柯巴树脂的透明度要低于琥珀,质感较差,不管再怎么细加工,也很容易分辨出哪个是琥珀,哪个是柯巴树脂。再者,正因为质感差,因此更增添了老蜜蜡所谓的“老味”。

原矿打磨琥珀“小心玩儿”

图为琥珀原石售卖地摊

图为琥珀原石售卖地摊

近几年,各地古玩市场内、马路旁、地铁口等地,经常会出现卖矿珀原石的地摊,有些摊主提供现场打磨,有些摊主教顾客怎么“DIY”打磨。这些原石有的写着“缅甸矿珀”、“抚顺矿珀”的都有。甚至还有写“波罗的海琥珀”的。这些琥珀大多有黑黑的煤皮,用手电照可透光。这种提供现场打磨、抛光等手工制作式售卖,非常吸引消费者的眼球,而且价格相对低廉,几元一克到十几元一克不等,一块巴掌大的琥珀原石也就一二百元。

但中国经济网记者经向多位有经验的买主了解,其中大有蹊跷。有些地摊虽然可以让消费者自行挑选,但不允许顾客用水擦拭表皮。专家表示,琥珀表皮上的煤渣、灰尘等,不仅占据了本就不重的原石重量,更可隐瞒琥珀中的裂隙和杂质。而故意隐瞒琥珀原石内部细节的事情时有发生。

另外,琥珀原石使用柯巴树脂造假现象也颇为猖獗,甚至还有用塑料造假的。虽然琥珀原石造假手段不像“老蜜蜡”那样先进,但一位从事琥珀原石生意的商贩向记者介绍到,现在琥珀原石市场上一半以上都是假货,即使是比较低级的造假手段,普通顾客一般也是看不出来的。电视上讲的“闻香味”、“盐水浸泡”、“打孔”等方法,几乎都不适用于鉴定琥珀原石。

大块“虫珀”多为人工合成

图为琥珀原石售卖地摊

图为内涵多只虫子的“虫珀”

很多消费者喜欢虫珀,不仅是因为虫珀里面包裹的虫子千姿百态,而且小学语文课曾学过的《琥珀》一文,也勾起了不少成年人的回忆。而造假者抓住这个心理,用科巴树脂来造假,有时候会见到一个“虫珀”里面有非常多的虫子,或是体量的“虫珀”。

在北京多家珠宝城中,很少可以见到虫珀的身影,一位销售人员介绍说,虫珀比较珍贵并且世界上没有一块虫珀相同,所以好虫种的虫珀价格在几十万元以上,普通价位的虫珀价格也要上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