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7日下午,天津站,黄牛(右侧女子)发给记者和无票乘客身份证和火车票,之后派人带领进站乘车。

进站“通关”工具之身份证

黄牛发给无票旅客的身份证及用这张身份证购买的火车票,作为进站凭证。

进站“通关”工具之“爱心卡”

用黄牛提供的“爱心送站卡”无票旅客进站一路畅通。

国庆长假返程高峰,买不到火车票怎么办?火车站的黄牛们不失时机地出现了,他们不用车票就可以带旅客进站乘车。

长假最后一天,新京报记者在北京站、天津站探访发现,在客流高峰期,这些火车站有许多黄牛,通过各种途径带无票旅客上车,并收取高额手续费,日收入上万元。黄牛提供的身份证、用于接送旅客的“爱心卡”,成为了他们在检票口“通关”的工具。

针对这一现象,相关火车站称已有所关注,并联合铁路公安机关进行过打击,但同时由于长假客流量太大,使检票过程中存在“疏漏”。铁路部门表示,在加大对逃票黄牛打击力度、加强“爱心卡”监管的同时,也希望旅客不要通过黄牛进站乘车,以防上当受骗。

黄牛团伙带人上车

一小时进账3000元

10月7日下午,国庆长假返程最高峰。在天津火车站地下一层自动售票机前,购买京津城际列车返京车票的旅客排起了长队。

“100块钱一位,不用买票直接上车。”约五六名男子徘徊在队伍周围,不断询问排队的旅客。仅3分钟内,就有至少3位旅客随这些黄牛离去,还有一个10位旅客组成的团队,全部找这些黄牛进站上车。据估算,一个小时内,这些黄牛就拉到至少30位无票旅客,按每人100元计算,这些黄牛在一小时内进账至少3000元。

“最早的票也得等到8点多,之前的车连站票都没有”,一位下午4点许被黄牛带走的旅客,对自己的选择做出解释。多名被带上车的旅客也称,因为没有来得及提前购买返程火车票,到火车站购买时发现已经无票可买,“京津城际车票五六十元,带上车比买票只多花不到50元,不算太多。”

记者看到,黄牛们分工作业,大约五六名男子负责拉人,等拉到三名旅客以上时,再由另外的人将他们带上车。因为有需求的乘客较多,负责送上车的人至少有三人。“高峰期不好买票,很多人不愿意在车站等”,一名拉客的男子说,高峰期拉走的旅客不少,“有的一人100,有的80元,跟买票差不多。”

这种现象并非天津站独有,北京站也同时存在。同一天的下午,北京火车站站前广场上,一些人不断向旅客吆喝“买票退票”,经询问得知他们不但负责倒票,还可以将无票旅客带上火车。

身份证和“爱心卡”

进站“通关”工具

当天,记者分别在上述两个车站,通过黄牛顺利通过检票口和闸机,进站乘车。

在天津站,无票旅客在交了100元后,黄牛提供了一张身份证和用这张身份证购买的车票。通过车站入口人工检票口时,车站的工作人员只是核对了身份证信息和车票信息是否一致,并没有核对身份证和持证人是否一致。

进入候车室后,黄牛收走了身份证和车票,将无票旅客带到最近出发车次的检票口前。由于客流量大,进站检票口显得异常拥堵,开始检票上车后,旅客几乎拥挤着进入,“你紧跟着前面的人过去就行,出站的时候也这样出。”黄牛指示。

记者与前面的旅客保持约15厘米的距离,并在闸机关闭之前随前面的乘客进入站内。在几名无票旅客均顺利“过关”后,黄牛才离开。

在列车上,列车员只检查了特等座旅客的票,没有检查二等座和无座旅客的票,记者和无票旅客顺利到达北京。“到北京只有30分钟,没时间全部旅客都检查”,一名列车长说。

还有一些黄牛利用接送旅客的“爱心卡”带旅客进站。北京站前广场的一名黄牛先让记者在列车时刻表上确定车次,然后提供一张标有“接”字的粉色“爱心卡”,领着记者来到出站口。在向工作人员出示爱心卡后,记者换到了一张“出站卡”,过了安检,随后被黄牛带到候车站台。列车到达后,这名男子收取了100元后离开,并嘱咐记者在火车上补票。

同时,天津高铁站也有使用“爱心送站卡”,带无票旅客上车的黄牛。“车上没人检票,到北京后跟着别人出站就成。”一位提供“爱心接送卡”的黄牛称。

出站被查掏钱补票

客流量高导致“疏漏”

记者乘坐的京津城际列车到达北京后,还是有一位同行的无票旅客在出站时被工作人员查出,无奈交钱办理了补票。“刚开始我以为他们内部有人,没想到是通过这种方式骗人。”该乘客这才发觉上了黄牛的当。

昨日,天津站一位工作人员称,他们一直关注着黄牛套票的事,之前也联合铁路公安对他们打击,但由于车站工作人员本身没有执法权,打击这些黄牛还存在一定难度。“7日是国庆返京高峰期,客流量比普通周末多一倍”,该工作人员说,由于客流量太大,检票核验乘客身份的过程也受到影响,接下来将联合其他部门,加大对黄牛的打击力度。

北京铁路局相关负责人介绍,7日当天,天津站的客流量为12万人左右,而平时的周末,客流量在7万人左右,“多出将近一倍的客流量。”正因为客流量大,虽然有40名机关工作人员也参与了车站内的服务工作,但高强度的工作,使工作人员在保证票、证、人一致的检查上,出现了一些“疏漏”。

“我们之前也打击过这种现象”,该负责人称,他们没有执法权,执法必须联合铁路公安和地方公安,“有时候协调不是很容易。”

该负责人说,因为打击暴恐和打击黄牛的考虑,北京铁路局取消了站台票,对于确实需要接送的旅客,发放了“爱心卡”,却被黄牛利用于带人进站。“每次出台一个规定,这些人就会研究其中的漏洞,钻空子。”

“我们也有应对措施,比如领取爱心卡需要用身份证登记”,这位负责人指出,如果登记了身份信息的旅客,在30分钟内不归还爱心卡,就会被记入到铁路局的诚信系统,之后会对他们采取一些措施。他同时希望,在铁路部门打击黄牛的同时,旅客不要通过这些黄牛进站乘车,以防上当受骗,给自己带来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