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6月10日北京市调整出租车价格已过去两周。面对涨价之后引发的一连串议论,出租车司机、乘客表现出不同的反应。出租车司机关心的是涨价后能多挣多少钱;而乘客问得最多的是,出租车价格涨了,“打车难”缓解了吗?

6月24日早8点,北京北三环安贞桥辅路上排起了长长的车龙。10分钟内,22辆出租车缓慢驶过,无一空车可打。路边等待的乘客却越聚越多。

15分钟之后,记者拦住一辆空车。这辆首汽公司的出租车已经更换了计价器,司机朱小林边开车边接受采访。“早就该涨价了,毕竟上次出租车调价已经是7年前了,这期间钱也‘毛’了不少。”

根据北京市发改委关于出租车价格调整的规定,出租车新的价格标准为3公里以内13元,基本单价每公里2.3元,燃油附加费标准调整为每运次1元。这样,乘客每次打车的费用平均增长3.3元,收益全部归出租车司机所有。有关部门希望借此提升出租车司机出车积极性,缓解北京日益严重的“打车难”。

“也就是多挣点钱了。”朱小林说:“跑这一上午多挣出一顿午饭钱。但靠着涨价解决‘打车难’这事,悬!”

“不是所有的时间和地点都存在打车难,不堵车的地方打车比较容易,堵车的地方肯定难。即便是提高了缓行等待费用,出租车也不愿意往拥堵的地方扎。早晚高峰的时候,我就选择吃饭或者在路边趴活儿。”朱小林说。涨价14天,出租车出车率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有所攀升,“打车难”依然没得到有效缓解。

北京金建出租车公司张海师傅在出租车行业里干了快15年,当初进入这行是因为收入比较稳定,但现在每月三四千元的进项实在和劳动强度无法成正比。张海说:“我是双班,一天20多个活儿,起步价涨到13元的话,能多挣60多元钱。但要靠增加出车时间多挣钱,身体吃不消,我不干!”

从6月10日到现在,记者采访过10余位出租车司机,大部分表示不会因为提高价格而改变出车习惯。北京市交通委对调价前后的监控数据也显示,出租车客运量与上月同期持平,并未因调价产生新的变化。

在北京北三环太阳宫桥,记者采访了有着打车“刚需”的上班族凌慧,她说不会因为涨价放弃打车。凌慧每天要从太阳宫打车到宣武门上班,不堵车的情况下,从家到公司一般是45元。涨价后,价格涨到了55元,赶上堵车可能超过60元。按照上下班两次打车的平均值计算,每天打车成本增加30多元。

“我不反对出租车涨价,但关键是服务没有提升。每天多花30元,早晚高峰依然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打到车。出租车也没有变得更舒适,大热天打车,上车还是不开空调。很多时候出租车司机还‘挑活儿’,总能赶上被拒载。”凌慧说。

端午节假期最后一天,从老家回到北京的楼丽丽,在北京站等了40分钟才打到车,回到在东四环的家,比原来多付了十几元的打车费,这让她有些不理解,“多掏钱也要等那么长时间,让人怎能接受?”

只有价格涨了,其他一切照旧——这是楼丽丽对出租车涨价10多天来的评价。

这样的结果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对于消费者而言,大多数不满意现有的出租车行业服务水平。打车难、服务质量不高等问题依然迫切需要解决。

更有甚者,一些不良出租车公司借机变相涨了“份子钱”。这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更让提升服务水平无从谈起。改变北京出租车现状,需要从根上下功夫。不但要依靠提高打车价格、提升出租车保有量这样的简单手段,还要动点“真格的”,从现有体制上着手改革,改变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让出租车运营更加市场化,让政府、企业、乘客、司机四方逐步形成共赢的局面。

北京市发改委在出租车调价方案中提出,还将推出多项政策配套,以推进出租车服务水平的提高,期待着早些看到更多的改革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