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从日本高等教育700种学位谈起

最近,日本最高学术审议机构——日本学术会议发布了《关于附注学士学位的专业分类名称的理想状态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截至2010年,日本的学士学位名称已达700种。

即使在美英等教育强国,学士学位名称也不超过50种,日本700种的规模在全球是罕见的。在这些学位中,既有“高大上”的“全球研究学士”,也有“小而精”的“职业设计学士”,更有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学位,如“地球市民学士”等。

庞大的学位名称体系反映了日本高等教育的多元化、个性化,但光鲜华丽的学位背后是诸多不便:在选择高校和专业时,学生和家长面对纷繁复杂的专业名称,往往不明其意;招聘市场上,企业也在五花八门的学位专业面前不知所措;更为麻烦的是,在教育全球化背景下,个性化的学位名称无法与国际接轨,日本学位“走出去”遇到障碍。

日本学位过度细化的问题,反映了日本高等教育领域无序竞争的事实。在日本社会少子化严峻的背景下,高校生源规模不断萎缩,学校开始争抢生源,巧立名目招徕学生应运而生。在这些学校的官方网站上,往往会打出“日本首创”“世界第一”等字样,以示本校学位的个性。殊不知,这种个性学位不过是迎合生源市场的噱头。

更需要反思的是日本高等教育的管理制度。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日本第三轮教育改革浪潮兴起。在高等教育领域,日本修订了大学设置基准,不再统一规定学士学位分类,而是允许高校自主决定。日本政府对学位种类划分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弊端在当下越发显现。

事实上,当前日本高等教育遭遇的困境不止于此。一方面,学生的经济压力不断增大,打零工、做兼职已成为日本大学生的普遍必修课,超过两成的退学者是迫于经济压力而中断学业。另一方面,日本高校的国际优势维持艰难,在亚洲其他国家高等教育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日本高校的比较优势逐渐衰减。在今年发布的多项世界大学排名中,日本知名高校的位次普遍下降。

尊重教育的发展规律,是永葆教育生机与活力的应有之义。而眼盯市场的短视行为,实际上贻误了日本教育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