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民主决策问题,规划设计要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奇怪建筑产生的原因,基本可以归结为“权”和“钱”。

习总书记讲话提到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于是,各地那些我们走过路过吐槽过的奇怪建筑,近日又被拉出来“示众”。媒体总结发现,这些被公众认为奇怪的建筑,普遍存在拙劣山寨、贪大求洋甚至短命的现象,有不少是权力意志和个人喜好的体现。

建筑设计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有其自身规律和专业门槛。我们似乎不能仅凭建筑的外观,就判断其是经典还是败笔。所谓“奇奇怪怪的建筑”,既是基于公众的观感,也点出了当前国内建筑规划领域存在普遍误区。

从媒体盘点的这些“反面典型”看,虽然不排除其中有一些是设计精品甚至是大师作品,但放在特定的环境下,就显得与周围环境不协调,或者刻意求新求异,或者缺乏实用性。而更多的奇葩建筑,则显得十分粗糙拙劣,不伦不类,甚至是刚建好就拆的短命建筑。

这些奇怪建筑产生的原因,基本可以归结为“权”和“钱”,有人借建筑显示权力、展示政绩,有人借此大拆大建、趁机牟利。不管哪种情况,都是权力之手伸得太长,不尊重科学规律和民主程序的结果。

建筑设计,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民主决策问题,规划设计要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尽可能尊重专业主义,保护艺术创新。但是,城市公共建筑的设计规划,又是重要的公共事务,需要遵循民主决策、公开决策的原则,通过制度化的渠道,听取吸纳公众尤其是当地民众的意见。这是城市规划的基本要义。

有科学规划,是现代城市文明的重要标志。城乡规划是地方重大公共事务,有专门的规划法作为遵循依据,有专业的规划部门负责监督落实。规划一旦通过,就有了法律效力,维护规划的权威性和统一性,才能防止建筑规划被权力干扰,甚至换一个主要领导就换一种建筑风格。

政府主导的公共建筑,安全实用是第一要求,同时还要考虑历史和地域特征,与周围环境协调统一。对于花财政钱的建筑,还有勤俭节约的要求和财政预算的约束,更不应该攀比奢华、贪大求洋;即便是民间自建或者企业行为,也要符合规划要求,达到国家规定的建筑安全等标准,不能一味求新求怪,只为满足自己低俗的恶趣味。

领导人说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并不是简单以外观来判断建筑优劣,也不是要以权力干预规划,而恰恰是提醒地方和一些人,防止权力之手伸得太长,要维护法律的尊严和规划的权威性,不能以个人好恶决定城市建成什么样子。只有这样,那些粗陋拙劣、劳民伤财的奇怪建筑,才可能越来越少,直至绝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