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里,点开朋微信友圈,微信满屏都是卖东西的内容”。近段时间,这样“吐槽”的人越来越多,同时,关于微信朋友圈创业的美丽传说也开始流传——坐在家里发发微信,就能月入上万。

通过朋友圈创业真的那么美么?

朋友圈成了生意圈?

“从不联系的学姐莫名其妙加了我微信,还打电话说要来看我。第一感觉是她被卷入传销组织了或者开始卖保险了?”一位网友在微博中抱怨。

不少人质疑,“微信朋友圈怎么跟传销窝子似的?”

“微信里的东西,我一般都只看不买”,30岁的张丽生活在成都,是一个2岁男孩的妈妈。她告诉记者,她从怀孕开始就喜欢在网上为孩子淘各种生活用品,是个离不开网购的80后妈妈。然而,面对这种利用微信朋友圈推荐商品的新商业形式——微商,她却变得很谨慎。

“近一年,感觉朋友圈中的妈妈们做微商的特别多,商品也大多是婴儿奶粉、尿不湿或者女性化妆品之类的。朋友圈像超市大卖场一样,什么都有,有些产品看起来很假”,张丽觉得自己的朋友圈越来越被无用的信息占据了,有时卖家还会群发商品信息,她干脆把他们都拉入黑名单。

对微商如此排斥,张丽有她的理由。首先,她认为朋友圈里这些所谓的“朋友”也不是特别的熟,不知道她们是否真的可信。其次,好多商品的牌子在市面上闻所未闻,光靠几张照片不知真假和质量如何。

“即使是网购,也会选择产品质量相对有保证和售后服务有条件的大型电商,或者是通过熟悉的人从国外代购,不会轻易选择朋友圈里的商家。”她认为即使是淘宝上的小商家,还是可以选择7天退货之类的方法,而一旦与微商发生不快,对方轻易可以“拉黑”自己,维权就无从谈起了。

刷刷微信,就能日进斗金?

“也许真的可以日进斗金,但自己还是放弃了。”28岁的穆艺研究生毕业后在长春一家政府单位当公务员。今年年初,一位多年不联系的高中同学联系她,邀请她和自己一起做微商,代理国内某不知名厂商的化妆品。

“她说自己已经做到了地区一级的代理,每个月收入是我的四五倍。”穆艺开始动心了,她照着同学的指导,试探性地把产品广告图片发到自己的朋友圈。

一天天过去了,没有顾客上门询问。打听她近况的人倒是多了起来。“有同事揶揄说,打开微信就都是你发的卖东西的图片,看得眼睛都花了。”

穆艺感到沮丧,一位朋友的警告更让她心中生畏,最终放弃这次“创业”。“朋友提醒我,这些产品的厂家没有任何的知名度,只是通过微信在推广。质量好坏没有办法做出判断。一旦出现问题,可能承担的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以想做微商代理为名,联系了几位从业者。“很简单,刚开始你就先转发我发的微信,有人向你下单了,就让买家把货款汇给你,你再汇给我,我负责发货,你从中提成。”一位微商告诉记者。当记者对她朋友圈中的商品都没有价格表示奇怪时,她谨慎解释,有人问价时再来问她就可以,她会24小时在线。

据一位微商透露,她们有一个全国代理的微信群,会定期举办交流会。当记者询问能否加入时,被对方婉拒。对此,穆艺说:“那种交流会听朋友说过,感觉像传销讲座一样给参加的人洗脑,鼓舞士气之类的。不轻易让外人参加也是能理解的,毕竟容易让大家与臭名昭著的传销联系起来。”

微信购物,还需擦亮眼睛

“微信营销和传销是换汤不换药,所不同的是后者集结一班人在一起洗脑,前者培训一班讲师,经常性地组建百人以上的微信大群给大家灌输理念。”在不少网友眼里,微信营销就是“传销”。

那么,微商到底是不是传销?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答案:“传销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但仅在朋友圈转发营销帖还不是传销。微商发展下级代理是为了赚差价,这不属于传销,但是微商号称产品是‘厂家直销,原版正品’,实际卖的是假冒伪劣产品,就构成了虚假广告,是可以被追究责任的。”

微信上的真与假,正是广大消费者所担心的问题。如果打着高端海外代购的名义以假乱真,就不是小事了。

据了解,2013年以来,腾讯公司已通过一些技术手段对微商进行监管,封杀了部分存在问题的微商,但如今微信在全球已发展到4亿用户,不管如何监管,都很难做到“天衣无缝”。

采访中记者发现,微商发营销帖的手法更为含蓄,例如只放图不放文字,不放产品价格。还会提醒在聊天过程中不要出现敏感词,如支付宝、转账、银行、汇款等,聊天中出现数字必须用汉字而不是阿拉伯数字。

微商让不少人心存忧虑的另一原因,在于如何维权。电商卖家大多要与电商签订一定的法律协议,买家可通过一定的程序进行索赔或追溯。

“有的电商可以货到付款,有的可以收货后再确认付款,一定程度上对买家起保护作用。微商都是直接网银或支付宝转账,缺乏保障。”作为资深买家,张丽分析。正是这些原因,让穆艺最终决定打消做微商的念头:“新闻曾报道一些微商代理收钱后就消失了,还有一些消费者发现假货或不合格产品后没办法退货和赔偿,不知该找微商,还是直接找厂商。我也不想因此卷入任何纠纷中。”